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恐怖小说> 民国盗墓往事>第十四章 托天梁

第十四章 托天梁

分类:恐怖民国盗墓往事作者:耳东水寿.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民国盗墓往事最新章节!

    回头的一瞬间,看到死尸的心口抖动了一下。他最少死了一天,因为山洞里面干燥这才没有发臭。死了这么久,为什么他的肌肉还会跳动?

    等我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死尸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胸口那块死肉平静如水,看上起和我见过的死猪死狗也没有什么分别。

    沈连城被我的动作吸引,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边看边说道:“大侄子,你瞅啥呢,落下啥东西了?”

    我自己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花了眼,当下对着沈连城说道:“没啥,叔儿你岁数大了,我看看能不能找根柴火给你当拐棍……”

    看着我们爷俩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看押的军官直接对着我的腰眼就是一脚,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瞎瞅啥!还想着找机会跑吗?敢跑老子就一枪送你回姥姥家。马勒个巴子的,为了你俩瘪犊子,老子到手的五千大洋就这么飞了。信不信一下子把你脑浆子打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连打带踹的将我推着向前走。另外一个叫做大茂的军官还算是客气,他一拉拉住了自己的同伴,说道:“老四,别跟这个洋学生一般见识。刚才他一阵小锣就把外面的小鬼撵跑了,咱哥们都瞅真真的。说不定一会还要指望这个洋学生,咱们才能拿到里面的宝贝。”

    那个叫老四的军官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拉基巴倒吧,这小崽子真有能耐,被抓住的时候也不会那个熊德行了。再有能耐也怕枪子,鸡鸣岭的‘托天梁’怎么样?都说他是撒豆成兵的半仙,一枪打在腚上哭得也要死要活的。死之前一个劲的磕头,管谁都叫爹,结果不还是被咱们团长把脑袋劈下俩了吗……”

    听到老四说到鸡鸣岭的‘托天梁’时,沈连城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老总,你说的是不是外号土行孙的孙殿臣?前几天听说鸡鸣岭在打仗,原本是把山上的绺子剿了。鸡鸣岭的胡子年年下山借粮,都是附近老百姓的心病了。剿了好,剿了好。”

    看着两个军官不搭理自己,沈连城又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孙殿臣这家伙神叨的,早年间听说他是捻子。从大清朝到现在被剿了几十次,哪次都被他逃了。想不到最后还是死了……”

    说起这个鸡鸣岭的孙殿臣,我还真有些耳闻,当年他数次带着土匪来沈家堡借粮,我都被大人们藏在地窖里,要不也能见识一下这个远近闻名的托天梁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自打我记事的时候,就知道他是鸡鸣岭的二当家,绺子里面四梁八柱的‘托天梁’。也就是军师的角色,这些年来鸡鸣岭的大当家换了七八茬,四梁八柱也是走马灯一样,只有他这个‘托天梁’稳稳当当,一占就是几十年。

    孙殿臣在当地也算是传人物了,传说已经活了一百多岁,看着却只是五十多,一副半大老头的模样。据说他早年加入过捻军,打仗的时候救了一个老道士。这老道士为了感恩,教授了孙殿臣半套仙法。

    学会了仙法之后孙殿臣就离开了捻军,回到了老家鸡鸣岭。他独自一人上山拜见当时鸡鸣岭绺子大当家要求入伙,当着七、八号土匪的面,显露了一招仙法。招来一道天雷劈断了山上的一棵老树。

    这一手吓呆了众土匪,大当家当场就要让位。没有想到孙殿臣压根就没有挣大当家的意思,他只是做上了四梁八柱当中的‘托天梁’。也是从孙殿臣入伙鸡鸣岭开始,山上的绺子才开始真正发展起来。从一个只有七、八个人的小绺子,发展成全盛时期五六百人枪的大柜。想不到这么大的一个人物,竟然死在了姓郎的手里。

    这时候,在一旁挺热闹的赵老蔫巴突然看了我一眼,随后来了一句:“这个孙殿臣还和兄弟你师父吕老道有一腿。我打猎的时候亲眼见过,他和吕老道从这嘴子山上下来……”

    听了赵老蔫巴的话,押解我们的俩军官相互看了一眼。随后老四对着队伍前面大声喊道:“团长!这犊子说见过孙殿臣——姓孙的来过蛤蟆嘴……”

    “闭嘴!谢老四闭上你的老娘们嘴!我怎么说的?是不是让你下去陪孙殿臣,你才能把嘴巴闭上……”走在前面的郎团长停下了脚步,回头瞪了老四一眼。谢老四被吓得一哆嗦,刚才对我那跋扈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一缩脖子,躲到了沈连城的身后。

    姓郎的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赵老蔫巴的面上,说道:“你看见鸡鸣岭的孙殿臣来过蛤蟆嘴?什么时候的事,是你亲眼看见他进来,出去的时候是空着手还是拿着什么东西……说!”

    老蔫巴被郎团长最后一嗓子吓了一跳,他原本就是三棍子打不出屁的主,这一下子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都说不清楚了:“那个不是……他吧……我吧……是这么回事……不是蛤蟆嘴,是嘴子山……”

    折腾了足有七八分钟,老蔫巴终于说清楚了。那还是吕老道带着那一万大洋遁走的那一年春天,赵老蔫巴在嘴子上打猎。折腾了大半天只下套抓了两只兔子,正准备下山的时候,突然看到从山路上走下来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人是我那位视金钱如性命的师父吕万年,另外那位是个五十来岁的半大老头。赵老蔫巴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正是鸡鸣岭的‘托天梁’孙殿臣,吓得老蔫巴藏在了灌木丛中,连口大气都不干喘出来。

    由于距离二人较远,老蔫巴并没有听清吕万年和孙殿臣在说些什么。不过从这二人的动作、表情来看,那位鸡鸣岭的二当家竟然有巴结吕老道的意思。老蔫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大的鸡鸣岭‘托天梁’竟然会巴结一个小庙的老道。

    赵老蔫巴虽然蔫可不傻,他知道一旦被这两个人看见,自己会是什么下场。当下他趴在灌木丛中一动不敢动,看着孙殿臣和吕老道下山,老蔫巴又在山上待了半天,直到黄昏时分这才偷偷摸摸的下了山。

    原本赵老蔫巴以为吕老道和孙殿臣都没有发现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晚上老蔫巴睡觉的时候,竟然梦到了吕万年。吕老道就站在白天嘴子山出现的位置,看着老蔫巴藏身的灌木丛说道:“看破别说破,说错了话可是会要命的……”

    这一句话说完,老蔫巴吓得从梦中惊醒。他一身的冷汗将被褥都湿透了,缓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做了一场噩梦。就在他准备再次躺下睡觉的时候,发现枕头边上摆放了一根野草。一根自己躲在灌木丛那里生长的野草……

    看到了野草的一瞬间,老蔫巴脑袋“嗡!”的一声。刚刚睡觉之前自己扫过炕的,枕头边什么都没有。现在这根野草是从哪里来的?这时候,窗外有声音传了进来“看破别说破,说错了话可是会要命的……”

    这不像是吕老道的声音,甚至都不像是从人嘴里发出来的。赵老蔫巴吓得直哆嗦,当下眼前一黑竟然昏死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赵老蔫巴再看枕头边,空空荡荡的哪有什么野草?难不成只是一场噩梦当中的噩梦?

    赵老蔫巴虽然搞不清自己是不是作了噩梦,不过他还是管住了自己的嘴巴。这些年来和谁都没有提起过在嘴子山见过吕万年和孙殿臣的事情,这还是吕老道走了这么多年,加上今天说到孙殿臣。他这才在不经意之间说起了当年这一段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