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恐怖小说> 民国盗墓往事>第六章 香火钱

第六章 香火钱

分类:恐怖民国盗墓往事作者:耳东水寿.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民国盗墓往事最新章节!

    沈连城抢他手枪的动作吓了老朗一跳,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两只手捂住了枪套,嘴里对着沈连城说道:“多大点事儿,不就是点火烧房子吗?那次出兵我不烧它个十间八间民房?看我了,都看郎某我——老家伙你还敢抢枪!”

    说到最后郎团长才明白了过来,一把将沈老爷推开。这时候,已经有后面当兵的扑过来,将我们叔侄俩按到在地。随后一顿拳打脚踢,一边的赵老蔫巴是乡下的猎户没见过什么市面,只是嘴巴动了动,愣是没敢上前找郎团长说情。

    最后还是副官上前求情,怕打坏了我们俩没人带路。靠着三棍打不出一个屁的赵老蔫巴一个人不保险,一旦有什么差池,再回沈家堡找人也来不及,当下郎团长才下令停了手。别看刚才沈连城对我喊打喊杀的,真出事的时候,我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八成的打都挨在了我这个北平大学生的身上。

    郎团长掏出手枪,在我们这叔侄俩的头上点来点去,嘴里跟着说道:“你们爷俩老老实实的带路,到了蛤蟆嘴抓到了土匪,你们一人三十块大洋。要是还敢这么闹,就当你们俩通匪,就地枪决!”

    再次听到蛤蟆嘴三个字,我的心头一动。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之后,一边搀扶着沈连城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对着朗团长这几些人说道:“长官,你们到蛤蟆嘴剿匪,就没人告诉过你蛤蟆闹鬼的事情?你去沈家堡打听打听,三岁的孩子都知道里面闹鬼的事儿。”

    姓郎的明显知道什么,听到我说蟆嘴闹鬼,他的脸色便变得难看起来,冲着我训斥起来,说道:“胡说!这世上哪有什么鬼啊怪的?现在都是民国了,你是北平洋学堂的洋学生,鬼神什么也是你信的?我说蛤蟆嘴里面有土匪就是有土匪,之前闹鬼的故事都是他们编的,就是想让你们这些老百姓不敢靠近蛤蟆嘴……”

    “老总,这个你还是听我沈炼老弟的吧。他在二两庙里长大,是正经去过蛤蟆嘴还活着的人了。”这时候,一直念头耷拉脑的赵老蔫巴怯生生的说了一句。

    虽然我一个劲的向他使眼色,示意老蔫巴不要把我的底细说出来。不过他完全不向我这里看,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敢去蛤蟆嘴的也就我兄弟和他师傅吕老道了。宣统皇帝退位那年,我追傻狍子路过蛤蟆嘴,见到白茫茫一片的人影。听到动静这些人影就来追我,要不是我兄弟和吕老道经过,我老赵那时候就交代在蛤蟆嘴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蔫巴想起来当年被人影追到满山跑的情景,还是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我在旁边心中疑惑,想想就被吓成了这个样子,赵老蔫巴怎么还有胆子来做向导?

    听了赵老蔫巴的话,朗团长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不是北平的洋学生吗?怎么还有个老道的师傅?你说清楚,到底是洋学生还是个小老道?”

    看着实在是瞒不住了,当下只能将自己的事情对着朗团长说了一遍。只是姓郎的对这些不感兴趣,没等我说完便直接打断,说道:“别整这些没用的,说蛤蟆嘴的事儿,你小子还上过蛤蟆嘴?说这个……”

    见到掩饰不住,我只得苦笑了一声,说道:“本来就是几块钱的事儿,没想到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说起来还是李寡妇去二郎观送钱的前俩月,有一次吕老道怀疑我偷了观里的香火钱。连打带吓唬了几次,都没有问出来那几块钱的下落。最后吕老道来了狠的,他让我打好了被货卷。又带了大饼子、咸菜之类的干粮,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之后,便带着我带上了嘴子山。

    上山之后,吕老道带着我直奔蛤蟆嘴,随后将他的东西都扔进了蛤蟆嘴里面的山洞里。随后恶狠狠的对着我说,什么时候将偷的香火钱还了,就什么时候放了我。

    蛤蟆嘴闹鬼的事情,在沈家堡周围几个村子里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村子里面的老人打记事的时候,就听说过山上砍柴、打猎的人时不时就在蛤蟆嘴的最近看到过模模糊糊人影的事情,祖祖辈辈的人都是听着蛤蟆嘴的鬼故事长大的。

    除了赵老蔫巴差点死掉那次,最近一次还是生我那一年发生的事情,我出生之后的第三个月,沈家堡的一个叫做沈老狗的猎户追着一只麝鹿进了蛤蟆嘴。本来见到了蛤蟆嘴便不能再往里面走了,不过沈老狗看准了麝鹿肚子上面带着老大的一块麝香。一两麝香就是五块大洋,看着麝鹿的个头少说也能割下来二两的麝香。

    看在十块大洋的份上,沈老狗也是豁出去了。他咬牙跟着麝鹿进了蛤蟆嘴,当时天色已经擦黑,等到沈老狗一鸟铳放倒了麝鹿,在鹿肚子上割下来足足有二两半的麝香之后,才反应过来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这个时侯,远处吹过来的风声听上去已经变了调,好像女人惨叫又似乎是小孩子撕心裂肺的痛哭。听的沈老狗毛骨悚然,当下他也知道怕了。哆哆嗦嗦的背上死鹿,举着自己那把喷铁砂子的鸟铳,向着蛤蟆嘴外跑去。

    沈老狗也是沈家堡的老猎户了,虽然以前没有从蛤蟆嘴走过。不过大白天的时侯路过这里也着实的看了一遍地形,蛤蟆嘴并不算太大,沿着一条路向下跑,不用多久就可以跑出去。不过当时也是邪门了,沈老狗跑了大半个时辰,竟然一直都在蛤蟆嘴的范围之内转悠。他心里明白:完了,遇到鬼打墙了……

    当沈老狗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见到地上那一滩鹿血之时,他吓得全身汗毛都树立了起来。当时正是十五月圆之夜,惨白的月光将这滩照的异常诡异。这个时侯,沈老狗甚至有了背后死鹿还在动的错觉,一阵凉风吹过来,恍惚间感觉到死鹿正在用它的舌头舔沈老狗的脖子……

    沈老狗惨叫了一声,使尽了全身的气力背着的死麝鹿扔了下来。随后先是对着前面放了一枪,枪声给自己壮了胆之后便不要命的向着蛤蟆嘴外跑去。不知道是扔了死鹿管用,还是那一枪吓住了周围的孤魂冤鬼,沈老狗竟然从蛤蟆嘴逃了出来。

    眼看着已经跑出蛤蟆嘴的范围之后,沈老狗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落到了肚子里。可能是觉得逃出升天了,当下他放慢了脚步。一边不停的喘息着,一边好死不死的回头向着蛤蟆嘴看了一眼。就这么一眼,让沈老狗的心瞬间停止了跳动……

    就见蛤蟆嘴周围的满满当当都是白花花的人影,就在沈老狗身后十几米的位置,站着一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皮肤惨白的男人。男人的上下眼皮被人用铁丝绑在了一起,顺着眼皮的缝隙正在不停的渗血。之前被沈老狗割了麝香的死鹿,这个时侯就站在这男人的身边,已经开始浑浊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好像是在找沈老狗索命一样。

    这个时候的沈老狗浑身僵硬,一动都动不了。眼睁睁看着对面的一人一鹿慢悠悠的向着自己走过来,当时沈老狗身上的血都凉了,就在他以为这次必死无疑的时侯,蛤蟆嘴里面突然响起来一阵一阵好像敲钟一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