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网游小说>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122.活人祭祀(5/10)

122.活人祭祀(5/10)

分类:网游不可名状的日记簿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直达底部

    行礼都放在了酒店,身上带着枪械,太刀,书籍还有一个手套的昱翼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的,不过至少这些东西都是可以隐瞒的,就是身上放着一个缠绕着绷带的长棍和带着露指手套的左手这样的装扮看起来有点中二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弄丢,唯独这些东西是绝对不能弄丢的。这些东西,不管是哪一样弄丢了都是要出事情的。

    枪械的无限子弹,太刀除了昱翼以外人的人,碰一下就死。书籍,启示录阅读一遍试试?时空猎犬,只要抖一下就跳转时间了..可以说,除了恋人以外,这些都麻烦到爆炸。

    “哦?一年不见,你怎么变得中二了?你今年应该21了,早就过了中二的年龄了才对。”

    等候了许久的青年看见了昱翼之后顿时笑出了声。

    “这个你别管,我们去凯司的那一家吧,这次我请你。”

    “可还行,去年去了一次之后我都有点心疼了,你还请我,你这穷鬼哪有钱哦,aa吧。”

    鄙视的看了一眼昱翼,青年叹了口气,打开了车门让昱翼坐了上去。

    “知道我是穷鬼你还aa?你怎么不全请啊?”

    毫无顾忌的坐上了车,随手关上了车门。

    “那我请你吧。”

    “算了,这点脸我还是要的,aa吧。”

    虽然打土豪是一个让所有人都很开心的事情,只是同一个土豪打久了是个正常的都会有一点不好意思的。

    驱车来到了一家人很少的餐厅,估计是还没有开始营业的缘故,这里的人目前还很少。而昱翼和青年直接上了二楼,找了一个无人的包间坐下。

    “哎,你这次怎么不在飞机上了?”

    在昱翼点菜之后青年才开口问道,毕竟这几年都是他去接飞机,没有一次迟到的,可是今年昱翼突然不见了。

    “哦..来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我那边的飞机场被恐怖分子安炸弹了,那个时候大家都跑路了,飞机自然就延迟了。我是搭别人的私人飞机来的。”

    总不可能告诉你那边的事情是我搞出来的,炸弹袭击是我口胡的吧。反正也不可能向外公开这件事情,昱翼压力不大。

    “绝了..神特么本次航班因为特殊原因延期居然是炸弹袭击..真亏你能搭上私人飞机,我们国家有私人飞机的人可不多。而且还有航线许可什么的,你运气可真不错,我还说你可能要明天才到呢。”

    青年的名字是李信,昱翼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土豪,家境优越,不是sh本土的人,虽然隐隐约约的知道sh的情况,不过本身也了解的不多,少部分的了解还是当初协助昱翼出逃的时候知道的。当初的他还以为只是单纯的叛逆期了之类的,还因为觉得很有趣开开心心的帮了昱翼一把,直到被教团的人找上门。虽然教团拿他没办法,但是找些乱子还是足够的。那个时候他才知道,总是被昱翼挂在嘴边的教团啊,教众啊,信徒啊到底有多少,势力到底有多恐怖。

    “那么这次了,和以前一样,祭拜一下你的母亲然后走人么?我说你啊,也别总是闹别扭了,你母亲不是死于意外么。”

    至少李信得到的情报是昱翼的母亲死于意外,这一点昱翼并没有表态,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圈子之外的人知道比较好,至于昱翼母亲的死亡,昱翼知道的很清楚...昱翼的母亲是作为活祭品被献祭了。

    在教团之中,被选中的成员都会被作为祭品献给邪神。这是一种残忍的献祭。断掉手脚扔进祭祀场,如果尸体不见了说明被神明享用了,是尊贵的‘食物’,因此留下的遗物会得到厚葬,而如果尸体还在,那么大部分是被饿死的。这样的死亡是不允许被埋入教团内部墓地的。

    很不幸,昱翼的母亲就是被饿死的。在遗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手里紧紧的握住了一个奇怪的项链,而那个项链现在正被昱翼当成母亲的遗物挂在脖子上。

    而这种活人祭祀并不是定时的,而是不定期的,并且祭祀会一直持续到直到有一个祭品的尸体消失为止。也就是说,如果邪神对于祭品一直都不满意的话,这种活人祭祀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神明满意。

    很快,昱翼点的菜被一一端上桌,在两人互相吐槽之后,两个人在桌子上一边喝酒一边交流着这边的事情,李信在这里一直都在帮昱翼注意着教团的动向,虽然他也基本上得不到什么信息就是了,教团的动向要是随随便便的就能够让人知道,早就被国家一锅端了,哪有可能活到现在。

    “我准备回家一趟。”

    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昱翼如此的说道。

    “哦?改邪归正了?准备回去当你的太子爷了?”李信知道昱翼肯定有其他的目的。

    “啊..太子爷多难玩啊,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估计只有教团才能解决..”

    如果是为了钱权的话,昱翼干嘛还要外逃?老老实实在家里当个乖宝宝还不是美滋滋的?

    “什么事情?重要到能够让你重新回到那个地方..这跟羊入虎口差不多啊。”对于昱翼的行动,李信表示担忧。“..如果可以的话,你找我帮忙就行了。不用回去的。”

    “不,这件事情很棘手,麻烦到只有教团出面才能搞定了,你做不到的..”昱翼摇了摇头,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朋友卷入这场漩涡之中,黑山羊的幼崽,那是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么?就算李信不是普通人,他不是自己这一行的,对那个东西的可怕程度也不了解。往小的说就是一个大屠杀机器,往大的说就是能毁灭世界的灾难起源。

    “好吧,我知道我劝不住你..那只能祝你顺利躲过这一劫了..干。”

    和昱翼碰了一下杯子,李信将被子之中的酒一饮而尽。

    在酒足饭饱之后,李信拿出了自己的钱包,虽然说他完全有能力请昱翼这一餐,可是昱翼既然说aa了,那就aa吧,这种倔驴李信是劝不动的。

    只是,当他拿出了一半的钱之后,他看见昱翼从钱包之中取出了一张五折优惠卷...发放时间是去年,截止时间是明天...这特么不还是我请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