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网游小说>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162.骰子姬!我不当KP啦!暗骰暗骰暗骰暗骰暗骰暗骰!!(4/15)

162.骰子姬!我不当KP啦!暗骰暗骰暗骰暗骰暗骰暗骰!!(4/15)

分类:网游不可名状的日记簿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直达底部

    一瞬间,星之彩扑向了还没有进入废墟的昱翼。

    “它不是在睡觉么!!”

    毫不犹豫的拔出太刀对准了来袭的星之彩一刀挥出。刀刃在星之彩的身上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伤痕,可是伤痕瞬间就愈合了,是的,如同kp所说的那样,星之彩是无法被杀死也无法被献祭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不会魔法的昱翼而言,星之彩可是比肿胀之女还要可怕的对手,但是从另一种角度来看,星之彩对于昱翼而言,也就是充电宝罢了。

    【我怎么知道,大概嗅到了食物的气息!】

    总不能说对方侦查大成功了吧?

    【.rd=11,武道判定成功】

    【对方没有闪避】

    【无法对它造成伤害】

    【得到了暂时的属性加强,恢复了一点生命值和一点mp,脱离战斗后属性恢复!超出上限的部分将会献祭给神!】

    【.r1d3=3,它的智力降低3点,属性降低不会随着时间恢复!】

    可以,还行,看着这一段提示,kp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有既视感啊..

    “kp,怎么感觉,这个家伙好像没多大用处啊?”

    被星之彩抓住之后瞬间挣脱的昱翼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星之彩造成的伤害是持续性的,而你每一次攻击都能够恢复自己..简单的来说就是处于你杀不死它,它杀不死你反而会强化你的状态。】

    这种事情隐瞒也没有意义了,就如实说了吧。

    “可以!还行!绝了!丢人三连!山吹色波纹疾走!!!”连台词都是一样的。

    每当星之彩进行一次进攻,昱翼都能回手进行一次攻击,直接把自己被吸取的生命力又给吸回来,根本没有在害怕!而且有好几次被抓到了高空扔下去,可是自己有一个被动似乎是无论从多高的地方掉下去都绝对不会摔伤..仓鼠是不会被摔死的!!爬墙!子弹跳!二段跳!贯穿!一刀斩!!

    【我怎么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个围观的kp看着昱翼和星之彩互相续命的场景,若有所思的转过头看向了另一个kp。

    【别说了,当初他就是这么把我家星之彩拐走了,还好这一次他不知道魅惑,不然这只星之彩也要遭殃..不过看起来他似乎有其他的打算了。】

    一想起上一次的屈辱,这个kp就感觉到一阵憋屈,明明好不容易把其他人团灭了,结果昱翼不知道从那里摸出来一张技能卡,一枪射杀了星眷,还魅惑了星之彩,联合打狗。这样的刁民,根本就没有见过好么!

    另一边,喊着糟糕的台词,昱翼感觉自己身体上的疲惫感也消失了,这个充电宝..感觉很不错啊。

    “来来来!半径二十米内的绿宝石飞溅!”

    【你不要一边攻击一边喊着奇怪的台词好么?!严肃点!拯救世界呢!】

    并不是jojo厨的kp表示压力很大。绝望了,对这个全世界都是jojo厨的世界绝望了。

    连续的几刀劈砍下去,昱翼也感觉到了一些压力,如同kp所说的,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表现出受伤的迹象,虽然越大越虚弱了,可是根本就没有受伤,这个家伙的hp是无限的,无限的hp下所代表的就是无法被击杀。

    “emmm..kp,之前你说过,所有的怪物都是有着智慧的吧?”

    【当然,要知道,在这里的每一种怪物智慧都远超人类,就连之前你杀的鱼人实际上只要不是非正常死亡,都几乎是永生的。】

    眼看这么互相吸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昱翼决定和星之彩交涉一下。

    “停!朋友请停一下!”

    对着星之彩伸出手,昱翼放下了太刀以示友好。然后星之彩直接扑了上来,。把昱翼的手完全的包裹在了那透明的躯体之中。

    “敲你妈!我让你停一下听见没有!”

    一拳打在了星之彩的身上,眼看无效,拿起太刀刺入星之彩的体内,直接用力一划把对方包裹住自己手臂的那一块完全切开了,顺势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一脚踹在了星之彩的身上把它踹了出去。

    “我说,我们两个就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你奈何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你。我们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的聊一聊么?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话。”

    被昱翼踹飞的星之彩重新漂浮在了半空中,那点点星光的躯体化成了人形并且变成了半透明的形状,就这么看着昱翼,显然它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面前的这个食物和其他的食物不同,面前的这块食物绝对不是它可以吃下去的。它是有智慧的,也懂得思考。和面前的食物如此争斗下去是没有意义的。特别是那把奇怪的武器,有一种完全无法反抗的感觉。

    “ok,能够交涉就好..那么,来自群星的色彩,来做一笔交易吧。”

    如此的和星之彩交涉着,昱翼暗中向kp寻求着帮助。

    【星之彩的话,我找找资料。】过了一会,kp回来了,同时还带回来了一堆关于星之彩的资料。

    【星之彩是一种有知觉的生物,但它表现出来的样子,却像是一种纯粹的颜色。它不是气体,也根本没有物质化的实体;当它移动时,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闪闪发光的、无定形的颜色在四处流动,在它淡色遮蔽的阴影中闪闪发光。它发出的色彩与已知光谱中的任何颜色都不同;这块特殊的颜色能在地面上流动,也能像生物一样在空中飞翔。当它进食时,其猎物的皮肤与面部都会散发出和星之彩颜色相同的微光。

    虽然星之彩是无形的,但它从人体上经过时仍然能被察觉。那感觉就像是触碰了粘湿、有害的蒸汽;在盖革计量器上,它的存在表现为一种独特的辐射爆发现象。在使用20世纪90年代开发的光源强化设备监视时,它表现为一块明亮的发光体。但红外线监视器对其无效。

    顺带一提,这是一只营养匮乏的幼年期星之彩..如果想要和它进行交涉的话你需要从这一方面下手。】

    营养匮乏的幼年期星之彩么?神特么这么大居然还只是幼年期?!emmm..接下来应该怎么交涉比较好呢?

    看着面前的星之彩,昱翼轻轻的松了口气。杀不死的敌人?那就把敌人变成朋友吧,哪怕只是短时间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