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网游小说>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179.抓住与被抓住

179.抓住与被抓住

分类:网游不可名状的日记簿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直达底部

    越是靠近直升机停放平,周围巡逻的黄衣信徒就越多,只不过大部分黄衣信徒似乎都有些心不在焉的,而且不少人都在进行着交谈,并没有在意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个人,毕竟召唤的时候,吟唱的人越多效果就越好,因此多余这个多出来的并且显得有些怪异的人,这些黄衣的信徒根本就没有在意。

    或者说,黄衣的信奉者大部分都是精神不正常的人,这些偏执的疯子根本就不会在意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在黄衣的教团,除了主要祭司以外是没有上下之分的。

    至少昱翼得到的情报是这样的,出了一个领头羊,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上下之分导致自己异常容易的就混入了这些信徒之中,只是因为进入了这片区域之后,依附在身上的星之彩变得有些焦躁不安了。并非是因为周围有太多的食物而感觉到兴奋,而是因为它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变得想要逃离这里,如果不是昱翼在安抚它的话估计它早就已经跑路了。

    对于异星种族而言,明白了更多的它们可不是人类那般初生牛犊不怕虎,它们知道旧日支配者的恐怖,也明白外神们的存在,如同蝼蚁一般的它们对于这些至高无上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升起任何一丝的反抗之心。除了那个被kp称之为伊斯人的种族,也不知道是带着何等心情帮助kp完成了这个空间裂缝。或许自己的行动也在伊斯人的观察中也不一定。

    靠近了祭祀台之后,昱翼看着围在一起的群众,确定了这里的确就是召唤的地方,有一个特别显眼的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正站在高台上双目紧闭,似乎在在等待着什么。

    昱翼那蓝色的瞳孔看了对方一眼,确定了,这张脸,和七十年前所看见的那两张面孔十分相似,是直系后辈呢。这个教团原来还是一脉相承的啊,果然和自己家差不多。

    【把头压低,你的眼睛在黑暗之中很显眼的。】

    看着昱翼的动作,kp不由的提醒了一下他,不过并没有进行判定,毕竟刚刚的确没有人在关注他。

    “我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一直都在赶路的缘故,昱翼一次都没有关注过自己的眼睛发生了什么,只是之前和犹格相见的时候感觉到一些不适罢了,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而且还突然得到了一些看穿迷幻的能力。可是眼睛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昱翼是真的不知道。虽然知道眼睛已经变成了一副奇怪的样子,可是哪个时候也就是扫了一眼罢了,并没有过于关注。

    【emmmm,简单的来说,现在你的眼睛已经没有瞳孔了,眼球中只有眼白,而原本瞳孔的地方已经被无尽的星空取代了,在这片星空之中,有一个不断聚合又不断分裂的光辉聚合体。如果有人和你的双目注视,有很大的概率会被你的眼睛吸引,然后沉沦在无尽的星空之中失去自我。】

    或者说,直视双眼并且明确的观察到眼睛之中的星海之后就要过一个跳过灵感,成功1d10,失败1d100的sc。透过眼睛直接看见犹格什么的,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太可怕了。

    【所以你的眼睛处于发出蓝色微光的状态,这个状态在犹格的赐福结束之前会一直持续,在白天的时候微光不容易被发现,但是在晚上你的眼睛就很显眼了。】

    仔细想想,在黄色的袍子下面,本来应该是一片漆黑无法观察到面孔的兜帽之中,一双发着淡蓝色光芒的双眼在黑暗之中亮起,这样的情况会吸引人类或者生物不由自主的去观察那一对淡蓝色光芒的双眼,然后嘛...再见。

    “这到底是赐福还是直接附体啊,我很害怕啊老大。”

    听着kp那含糊其辞的描述,昱翼都感觉是不是犹格就在哪个地方呆着了。

    【放心,人家全知全视之神,可没这闲工夫陪你。与其在这里闲聊,你还不如说说一说你现在的感受。】

    看着视频中昱翼已经接近了祭坛,不知为何,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了,甚至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我压力达到天了..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越来越重,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和kp的对话不过是想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罢了,这种越来越重的压力,显然,那个冥冥之中注视着自己的神明并没有扫一眼就放弃了,而是一直都把视线停留在了自己的身上,这可不妙啊。要是人民群众都是这样的做法我还怎么展开工作啊,这个思想工作显然是没做好啊。干嘛这么在意我一只蝼蚁啊。

    而且,仔细的算算,自己好像得罪的神有点多了,虽然奈亚背刺了肿胀之女,可是肿胀之女的记恨是算在自己头上的,然后就是克苏鲁,虽然对方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现在又是黄衣之王,而且是十分关注的那种。

    【放心,在召唤开始之前,对方最多只是能够向你施加压力罢了,它甚至没有办法提醒信徒有人潜入了。】

    看着昱翼你隐藏在黄袍之下的额头布满了汗水,kp也没办法,你18的意志判定都失败了我也没办法啊,虽然只是一段时间的心理压力增加罢了,可是对于昱翼这种刁民来说,这种压力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啊。

    “那我就放心了,kp,时间。”

    自己是提前一个小时跳跃到了这个世界线,马上召唤就要开始了,自己应该先发制人的。如果一场仪式只有那个医生这么一个祭司那就好办了...为了避免对方身上出现魔法盾,直接一个子弹跳跃上去斩狗头应该是最快的。可是既然知道了对方是和自己的家一样是家族传承制的,那么要斩杀的就不只是对方一个了,估计要把这个家族上上下下全部血洗一遍。

    【还有三分钟。】

    得到了kp准确的答复,昱翼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安抚了一下星之彩,一手从黄袍之中拿出了太刀。

    “那么!我们上了!”

    【小心一点,星之彩很害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隐藏在这里。】

    “知道了,管他什么可怕的东西,杀掉召唤者就走,就算无法瓦解教团也能拖延很长的时间了!”

    这种重大的仪式可不是死了一个主持人可以找到另一个主持人顶上的。

    拔出太刀,昱翼直接向前滑铲,以极快的速度穿越了人群,并且子弹跳跃向上飞起,脚踩在了精神病院的墙壁上,直接高高的跃起出现在了直升机停放平台的上方,双手握住了太刀,直接二段跳俯冲向了仪式的主持人,对方也察觉到了昱翼的存在。而他所看见的,就是黑暗之中拿着一柄散发着迷雾的半透明刀刃的黄袍人,以及黄袍之下那一双蓝色的诡异之眼。

    太刀由上而下直接劈砍了下来。

    然而,让昱翼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太刀被对方右手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完全无法向前分毫。

    “什么?!”

    卧槽,我是遇到什么怪物了!

    “抓住了一只小老鼠。”

    主持祭祀的医生突然笑了起来,身上的白色衣服在刹那间变成了黄色的丝绸制成的黄袍,而那隐藏在黄袍之下的身体扭曲了起来,兜帽之下的黑暗之中探出了数十根触手。

    【是哈斯塔的附身者!!糟糕!!!快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