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网游小说>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526.我想听狗叫,最好有三声

526.我想听狗叫,最好有三声

分类:网游不可名状的日记簿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直达底部

    依然是一个不怎么美妙的梦境,坐在废墟之上,昱翼仔细的思考着一个问题,嗯...原来我身上的诅咒还没有被解掉么?时隔两年,噩梦再一次袭来,可是早已习惯了噩梦的昱翼对于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并且试图恐吓自己的连自己都不认识的怪物已然视若无睹,这个家伙能够察觉到自己身上的危险,因此它只敢在外围游荡,连废墟都不敢踏入,比起当初那些在噩梦之中把自己虐杀了一次又一次的家伙怂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大概是因为太刀就放在外面太晃眼了吧?

    看着手中那已经失去了作用的华丽太刀,失去了献祭的效果,太刀唯一的用途就是打开银钥之门了,然而昱翼并没有想要打开银钥之门的打算,毕竟,那里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门后面的泡泡都见到不知道多少次了,虽然对方是个黑长直,还是个小姐姐,长得还挺漂亮的,前置装甲又大又白,可惜对方依然是泡泡啊,提不起兴趣。

    “喂,你听得懂我说话么?”

    随手打了一个响指,一道雷电直接从昱翼的手中劈出,砸在了那个怪物的前方,顿时对方一缩,直接回到了黑暗之中。

    好的,看来是无法沟通了,奇怪了,现在的我为什么还会被侵袭啊,明明我都已经不是人类了..明明已经摆脱噩梦两年多了,怎么突然又要再一次面临噩梦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从废墟之上站起来,昱翼拿着太刀向着黑暗的区域走去,以前昱翼有尝试过突破黑暗的区域,可是那里有一道空气墙,昱翼在噩梦之中的行动范围早就已经被限制的死死的,他唯一能活动的区域只有面前的这片废墟,废墟之外全部都是黑暗的区域,可以说废墟就是囚禁昱翼的地方也不为过。

    来到了废墟的边缘,对着前方伸出手,理所当然的被一层空气墙给格挡住了,试着用太刀捅了捅,空气墙不为所动,太刀连一毫米都没有办法突破,最终只能慢慢的退了回去,坐在废墟上,刀扔在一旁,双手交叉放在一张破旧的桌子上,手掌撑着下巴,现在,又是思考人生的时候了。

    啧,还不如来一个钢板把我拉去跑团呢,至少我不会这么无聊。

    现在本就是梦中,自然不可能在梦中继续睡觉了,而自己的行动又被限制死了,只能在这片废墟移动,可是这片废墟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没办法,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死等了。

    “什么东西,好冷啊。”

    好久没有做支撑下巴的动作,低下头的昱翼感觉到胸口有什么东西搁到自己了,冰凉冰凉的,把手伸进了衣服里面,一个铁质的眼睛姿态的饰品被昱翼从衣服里面拿了出来。

    “...”

    钥匙为什么会在我这里?!之前不是和石板一起还给阿撒了么?

    沉思了一会,昱翼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大概是阿撒托斯再一次陷入沉睡了吧..前面有说过,奈亚的智慧其实就是阿撒的智慧,而阿撒的智慧全部都记录在智慧石板之上的,而石板是被封死的,需要钥匙来打开,毫无疑问,昱翼手中的这个以前一直跟在昱翼身边的眼睛饰品就是打开石板的钥匙。而伸手摸了没自己的胸腔,并没有以往的那种触感,也就是说,智慧石板没有回来。

    也对,智慧石板怎么可能会回来,阿撒刚刚睡着,智慧肯定就被奈亚个拿回去了,那东西对于奈亚来说可以说是最珍视的东西,虽然是有名的二五仔,可是也是阿撒有名的忠犬,阿撒赐予的东西,如果不是为了阴人和搞事情,奈亚是绝对不可能把智慧拿出来的。

    石板不在这里,钥匙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估计已经变成纪念品之类的了吧。

    所以说..其实这个东西就是导致我发生噩梦的源头么?

    突然就回忆起,自己的噩梦是从自己逃出家族的那一刻开始的,而自己是拿到了钥匙之后当天就逃出了家族...emmmmm,难道说是我错怪了家里的那群老头子了?实际上不是他们给自己下的诅咒??而是这把钥匙给我的诅咒??

    算了,太费脑力了,不想了,算算时间,我应该要醒过来了。

    如果昱翼所预知的那样,很快他的视线就模糊了起来,随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当脑海的眩晕感消失之时,光线还没有照射进入昱翼的眼睑,一股浓郁的花香却率先的进入了昱翼的鼻孔之中,以及柔软的触感。

    “昱翼,该起床了。”

    然而,塔维尔直接破门而入打破了这一刻的梦幻。

    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自己的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有,鼻子之中的花香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被人抱住的触感也早已消失。有些遗憾的看着自己的手,刚刚的那个触感,根据大小来判断,好像是大姐姐的样子,小姐姐比我还高,不可能直着身体头还只是到我的脖子处的。如果是大姐姐的话,就不是抱着而是洗面奶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我要遭殃了的错觉。”

    看着似乎在回味着什么的昱翼,一种不安的预感环绕在他的心中。

    “你的预感是对的。”

    对着塔维尔笑了笑,昱翼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路走到了卫生间开始洗漱,而塔维尔则是看向了床上那明显不是一个人可能留下的痕迹,本体,我可能,要死了。

    “我想听狗叫,最好有三声。”

    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可是身边却空无一人,塔维尔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开口:“天气冷了,多穿衣服不然身体不好受。不要睡懒觉,也不要熬夜太久,对身体不好。我想你了。”

    “...”

    虽然没有看见对方,可是塔维尔感受到了极其恶意的视线。

    “汪汪汪!”

    恶意的视线消失了,那一瞬间,塔维尔感觉自己重回人间,好险,好险!距离暴毙就差了这么一点点!高高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鬼迷心窍的说出了莫名其妙的话语!不!我不舔的!明明是本体才对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