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网游小说>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533.吃我一击虚(xian)狗(yu)炮

533.吃我一击虚(xian)狗(yu)炮

分类:网游不可名状的日记簿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直达底部

    几乎就是完全重复的走了一遍上一次的道路罢了,只是地点换了,上一次是在挪威海,这一次是在新大陆,而且还是一个自己不知道是在大陆融合之前的哪个国度,反正不是美国就是了,这里距离西海岸这么远..真不知道阿撒托斯到底是怎么重组这个世界的,明明都已经有了确定的模块,直接把世界复原不好么?为什么一定要重组世界?有什么意义么?

    这个问题就算是塔维尔也答不上来,没办法,因为阿撒托斯是他唯二无法观测的存在,如果说以前阿撒想做什么,有三个生物知道,一个是奈亚,一个是阿撒自己,一个就是昱翼了,而现在,只有阿撒了,因为昱翼把智慧石板归还了,而那原本是保存在奈亚那里的,所以在这个时间段之中,阿撒的想法只有阿撒自己知道了,虽然现在那个钥匙再一次回到了昱翼这里,不过石板并不在昱翼这里,用一句游戏的术语来说就是,昱翼的san值并不是恒定的了,可惜的是现在的昱翼已经不是人类了,san值已经没有意义了,昱翼到底是什么,就算昱翼自己都不知道,反正就是一个披着人类外皮的非人类。

    “指挥官,发现黑山羊幼崽的踪迹,数量不少,我们的人形已经遇到并且交战过了,损失惨重。”

    js-9传回来了一个并不怎么好的信息,黑山羊的幼崽?为什么这里会遇到黑山羊的幼崽?这里距离黑森林可是有一段距离呢,算了,无所谓了,毕竟有迷雾这个随机传送门在,黑山羊的幼崽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有可能的..而且黑山羊的幼崽还有这不亚于人类的智慧,对方说不定还和信标完成了一次肮脏的交易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幼崽啊,接下来的食材有着落了..啧啧,昱翼,我记得本尊曾经问过你吧。”

    塔维尔突然转移了话题。

    “是选择未来,还是选择现在?”

    这是犹格曾经对昱翼发起的疑问,而昱翼的回答也是相当的简单。

    “没有了未来的现在和咸鱼没有任何不同,但是没有了现在就等于没有未来,所以还真是奇怪的选择,虽然我认为全知全视者不应该问出这种问题的,毕竟你心中已经有数了,不过我还是回答一下你吧,当然是选择未来呢,毁掉这样的现在才是我们的目标啊。”

    这样的现在,谁想要啊?!

    “啊,记得,那个时候犹格还跟我说过选择很正确,还问我想不想要关于未来的预言,被我拒绝了。”

    “你拒绝是对的..已知的存在已经被固定,而未知的未来将会不断的改变,当未知变成已知的时候,无论是发生了还是没发生,那么都将会变成无法改变的事实..老实说,当初本尊是想坑你一把的。”

    毕竟犹格是个小心眼,而且还是个毒奶。

    这件事好像已经是公认的了。

    “我就知道..堂堂万物归一者..呼,好像有东西接近了。”昱翼手一挥,冰块组装成的长枪出现在了昱翼的手中,最近虽然在各种地方跑路,可是对于魔法的练习完全没有落下,昱翼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炮台术士了。

    轰!!

    前方的高楼忽然被撞碎了,透过了迷雾,昱翼看见了那如同黑色扭曲的绳子组合起来的巨大怪物,它的身上布满了触手,每一根触手之上都有着一张大嘴,而那褐色的裸露外表如同腐烂的枯树一般,没错,是个认识的家伙呢。而且还是个吃起来味道相当不错,血液还附带花香的奇异存在呢。

    “嚯,比起信标,这才是真正有冲击力的家伙呢。”

    手一动,握住了恋人对准了幼崽开始疯狂射击。魔力子弹在幼崽的表面炸开了花,可是对于拥有如此庞大身形的幼崽而言,这样的攻击完全不足为据,不过倒是可以轻易的激怒它。

    于是触手攻击理所当然的到来了。老实说,昱翼也算得上是个宰杀黑山羊幼崽的专业户了,死在昱翼手中的黑山羊幼崽也算不少了,可惜的是太刀没有办法使用,不然对付这种家伙显然会更加轻松,而且幼崽肯定不止一只,根据js-9的报道,这片区域发现了不少幼崽的踪迹,而且还交战了,如果不是为了寻找信标的话,估计直接让导弹部队洗地了吧。

    挥出手中的冰枪,笔直的向着幼崽飞去,利用冰雪弱化了触手的攻势,昱翼成功的闪过了攻击。不过这并不是安定的时候,身后传来的声音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冰枪笔直的刺入了幼崽的身体冰枪引发了爆炸。冰蓝色的雾气笼罩了幼崽并且迅速的在它的身上结冰,只是这冰块碎裂的声音告诉了昱翼,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对幼崽进行致命攻击。这个家伙有对魔力!

    一旁的js-9早已展开了全副武装,反重力曲翼展开,在触手堆之中环绕,同时展开攻击对昱翼进行支援,比起昱翼的魔力,js-9的武器好像更容易破坏幼崽的身躯。

    “真麻烦,一次性解决!”

    从胸口拔出了白鞘,昱翼连续后退数步,举起手中的太刀,一个魔法阵直接出现在了白鞘的剑身上,随后魔法阵一分为三,一个出现在剑柄前,一个停留在剑身上,一个出现在剑尖的位置,最后,三个魔法阵合一,恐怖的绯红色光束从魔法阵之中爆射而出,一旁的塔维尔看着昱翼的攻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家伙真是深得我之真传啊。

    遇事不决虚狗炮,这就是塔维尔的真传,只是塔维尔是张嘴射出的所以叫虚狗炮,昱翼也喜欢这么叫,最终这个名字就被命名下来了,实际上这个就是单纯的把魔力汇聚在一个点然后迅速的爆发出去造成毁灭性攻击,类似于激光炮一般的攻击。

    虚狗炮一瞬间贯穿了这只幼崽,昱翼转过剑身,虚狗炮如同激光刀一般随着剑刃而动,幼崽直接被虚狗炮拦腰斩断,花香充斥了整个区域,迷雾早已告诉了昱翼这只幼崽的弱点,而虚狗炮正好将对方的弱点一份唯二,昱翼的魔力还做不带让虚狗炮直接把敌人完全淹没,这是塔维尔的专利。

    “啧,塔维尔用叫做虚狗炮,我用的话就叫咸鱼炮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