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四十七章 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

第四十七章 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在烈日炎炎的盛夏去吃热气腾腾的火锅当然是不讨喜的操作了,但是要在一个冰爽的房间里陪着冰镇的冷饮大快朵颐滚烫鲜美的食物,那就真的另当别论了。

    当一切安排妥当之中,火锅浓汤也彻底炖熟,各色小盘装着清洗切片处理好了的各色食材,饮料方面,轩一和星立华自然是那瓶冰镇过的红酒,而虽然这次叶雅也表示她虽然没怎么喝过酒,但并不介意尝试。

    依然被那对姐弟坚定拒绝,除了柠檬水之外,轩一额外给她榨了鲜葡萄汁。

    于是在凉爽的木屋里,轩一在地板上铺上草席,三人席地而坐,手持竹筷不住往沸腾的铜锅里添加食材,顺便捞出来烫熟的红白肉片大快朵颐。

    叶雅小口啜饮着葡萄汁,不时捞出一两片三文鱼肉蘸上酱汁放入口中,然后被烫的稍微张嘴哈气。

    确实很好吃也很好玩,但少女在并不漫长的一生中,这样的美味尚且排不到她吃过的东西前二十之列。

    可是如果让叶雅自己挑选的话,她宁愿选择天天都吃这样的东西,也不去品尝那些近乎极致的人间美味。

    她从未尝试过这样的方式,这样毫无隔阂的相处,对方完全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并不妨碍他们很喜欢自己,以及愿意和自己分享美食。

    所以——很开心。

    ……

    ……

    当铜盆里的冰块都化为冰水的时候,这场火锅宴也慢慢落下了帷幕,炉灶被搬回了厨房,铜锅的剩余的汤水也被倾倒入了屋外的树林,轩一晃了晃那瓶红酒,然后再倒出一小杯递给星立华:“姐姐,这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酒。”

    叶雅已经困了,被星立华抱到了自己的房间睡去,只剩下这对姐弟还在面对面浅斟慢酌。

    只是喝得再节省,一瓶酒又有多少?

    哪怕价值一万星元又如何,只要愿意喝,也是十几秒便可以牛饮下肚。

    只是轩一舍不得。

    酒确实很好,哪怕轩一并不懂得好酒,但并不妨碍他感觉这瓶酒比他以往喝过的酒都要好喝。

    当然,那天椒月随手扔给他的那瓶红酒或许比现在这瓶还要好,后面他们就着虾饺喝得那几瓶清酒也称得上绝品、

    但是喝酒这件事,一方面是看你喝的酒,但最重要的是你对面坐的人。

    全天下所有人中,轩一最希望,也只希望这位姐姐可以坐到他的对面。

    尽管他快要死了,尽管他如今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一切。

    但只要姐姐在他对面,喝着他买的酒,轩一就前所未有的由衷感到开心。

    就好像他生下来就是要让眼前的女子获得幸福一样。

    星立华如今酒量早已大涨,再也不是那个一杯酒脸红,两杯酒就昏昏欲睡的豆蔻少女,她和轩一喝了大半瓶红酒,但只是脸颊微微泛红,银发的少女举杯满饮,然后看着轩一笑道:“这也是我今生喝过最好喝的酒。”

    “还有,安雅这个孩子看起来真的不错,你能不能抓住了?”

    饶是轩一,听到这句话也不由面颊微烫,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他还能勉强打个哈哈,可是对面这次可是姐姐啊,他只能看着对方,半是撒娇地说道:“姐姐,我才十五好吧。”

    “可是我十四就把你捡回家了啊。”星立华淡淡笑道:“况且十四五岁订婚结婚的虽然不多,你要真算起来也还是不少。”

    “只可惜,安雅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我担心别人家瞧不上你啊。”

    轩一没有回答。

    在海边的时候,安雅曾经一时冲动,想要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被他强行打断制止。

    他确实不想知道安雅的身份,就算基本已经判断对方不可能是九公主,但她至少也是一位兰姓贵族,并且与兰流焰那种世代服役于第九军团近卫骑士团的兰姓第六家不同,她很有可能是兰姓前四家的成员。

    那是真正权倾天下的大贵族,类比的话几乎可比为星城的六大白银血脉,安雅的身份可能不会在星鹤渡之下。

    星城的戒严轩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安雅,但至少应该和安雅有关。

    就像椒月还是钱樱的时候,轩一对她还有一点隐约的男女情愫,但是当她完全成为椒月之后,两个人身份之间的巨大沟渠,让轩一只把她看作潜在的买家。

    公主的结婚对象只能是王子,这是童话故事里就告诉你的真理,偶尔会有不那么门当户对的情况发生,但也是王子找了一位灰姑娘,而不是公主嫁了一位穷小子。

    别说轩一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恋爱问题,即使真的考虑了,他也不会奢望可以和这些真正的万金之女有一次跨越阶级的感情。

    所以轩一笑了笑:“对啊,人家是大户人家。”

    “是啊,大户人家。”星立华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句,然后问轩一:“如果你有一次可以改变阶级的机会,但代价是你要遭受良心的谴责。”

    “你会不会做呢?”

    轩一看着突然向他提出这个问题的姐姐,连一刻的思考都未曾。

    “会,因为我没有良心。”

    “我只是努力在做您希望我去做的事情,您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就会努力成为什么样的人。”

    “只要您认为是对的事情,即使全天下人都说着是错的,我也只会跟着您走。”

    星立华静静听着,然后慢慢叹了口气:“我只希望你能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轩一点了点头;“所以我正在这样做。”

    这样说着,轩一将酒瓶中的最后一点酒倒了出来,分成两杯:“我永远喜欢您,无论您变成什么样子,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

    这样说着,这对姐弟举杯相碰。

    ……

    ……

    当星立华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叶雅早已熟睡。

    窗外漆黑一片,这里是孤零零的木屋,当然没有什么邻居的灯火。

    她锁上自己房间的门,看着那个睡姿甜美的女孩,慢慢从衣袖中拿出那个银色的小方块。

    锋利的尖刺流动着轻微的寒光。

    星立华伸手摸了摸叶雅柔软的脸庞,对方也在睡梦中回应着自己,就好像在母鸟怀中的雏鸟在拱着妈妈的羽翼。

    星立华笑了笑,然后将那枚银色的方块轻轻刺了下去,鲜红的血液涌出,然后注入方块之内。

    什么变化都没有,银色依旧璀璨夺目。

    因为她把方块按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