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五十一章 森林

第五十一章 森林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在夜幕的笼罩下,小小的滑翔机悄无声息地落入丛林之中。

    就像一滴雨水落入了深邃的海洋。

    轩一脱去了身上的那层亮眼的红白军袍——他又不是兰流焰,拥有绝对的实力所以可以肆意横行,而里面黑灰色的暗星紧身作战服不仅方便行动,更适合隐蔽。

    至于叶雅那边,可以千变万化的青之翼,本来就是最好的隐蔽服饰,此时稍作变换,叶雅就成了戴着兔子耳朵披着树叶织成的翠绿长裙的森林公主。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轩一下意识地就想摸摸这位九公主头上那双又白又直的毛茸茸的兔子耳朵,叶雅一愣神之余竟然没有反对,直到对方的手开始摩挲上面绒绒的细毛时才反应过来,脸颊瞬间红了起来:“喂!”

    轩一倒是没有怎么在意公主殿下的反对,而是认真问道:“你确定这样的耳朵除了卖萌之外,有对隐蔽有帮助吗?”

    叶雅不动声色:“请问什么人类有这样的耳朵?”

    “精灵吗?”

    恐怕精灵也没有这种又长又白的兔子耳朵吧。

    轩一讪讪地放下揪着对方兔子耳朵的手,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刺耳的爆鸣声!

    有人在战斗吗?

    是不是真的该说这是第二天的晚上了,经过了两天两夜的环境熟悉,现在各个领域都在白热化的争夺中?

    这样想着,轩一颇有默契地靠近叶雅,让对方的青之翼将自己笼罩。

    通过和星刀尺兄弟的战斗,如今轩一对青之翼的隐蔽功能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这要远远超过自己冒险凑近战场的隐秘程度。

    看着那层如同薄雾一样的纱衣将二人包裹其中,就好像幽灵一般行走在丛林之上,让轩一不由微微露出了笑意。

    这种互相依赖帮助的感觉,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一点,尤其是没有尔虞我诈的气息。

    少女如同蔷薇花一般的体香慢慢盈满他的鼻腔。

    ……

    ……

    郁清漩握着晶莹的水晶法杖,姣好的面孔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她穿着宽大的雪白法师袍,青色的长发如海藻一般被紧紧扎在脑后,她冷冷望着眼前带着一张纸面具的华服女子,鸽子灰的眼睛中充满愤怒与不甘。

    “阁下就这么不敢以真实面目示人吗?”

    华服女子侧头,吐气如兰吹得薄薄的纸面具在脸上呼呼作响,然后她才稍微有些夸张地笑起来:“既然想看我的真面目,就自己揭开面具来看一看啊。”

    “我最讨厌那种只会嘴上把式的男人。”

    “也同样讨厌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

    郁清漩默默握紧法杖,不言不语。

    如果有能力把这个女人揍趴在地上,她又何必出此言语。

    可是对方手段奇特,到现在她还不清楚对方的致知能力究竟是什么。

    但是有一点可以猜测,那就是多半与纸有关。

    不过,真的有无聊的人用纸来致知吗?

    还能将其推演到如此地步?

    郁清漩握手成拳,抵在嘴唇上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猛然下定决心,双手握紧法杖,望向那个在空中的华服女子,口中平静吐出二字。

    “风雷。”

    口出风雷,便有风雷动。

    如今正统魔法师虽然式微,毕竟随着致知境各种器大活好的职业如同雨后春笋般兴起,这一传统而古老的职业被挤压的生存环境日趋恶劣,但是在高端强者领域,魔法师依然能够凭借其更加全能的定位与更具破坏力的魔法而稳稳占据一席之地。

    毕竟相比于那些致知于身法相外物的普通修行者,魔法师生来就是为了撬动天地之力而存在的职业,自身的魔力相比之下更像是用于撬动世界的触媒,就好比引火的时候所塞进去的那一团纸卷一般。

    也便是说,相同的魔力量,魔法师往往能够做出比其他职业更强大的攻击。

    当然,只限于职业的后期。

    郁清漩风雷二字出口的瞬间,天地便随之给了这位少女她所想要的回应。

    她是法相洞天的风水光三系魔法师,如果按照旧有的魔法体系,她现在应该在大魔法师到魔导师之间的层次,已经远非易于之辈。

    若不是对方用那种莫名其妙无法理解的手段让她处处受制于对方,她也不会如此的狼狈。

    这样想着,以少女为中心,旋风开始慢慢升起,搅动着周围的树叶不断撕扯着将它们卷入其中,最终汇成碧绿色的风暴,其中蕴含着隐隐的电光。

    九段复合魔法。

    风卷雷鸣。

    华服女子静悄悄看着在郁清漩身周凝聚起来的风暴,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她看着风暴慢慢成形然后向着她席卷而来的时候,才好整以暇地笑了笑,双手抬起,同时打了一个响亮的响指。

    在清脆的响指声回响的同时,华服女子的衣摆下开始飞出无数雪白的纸飞机,它们好像无穷无尽一般,在她的面前组成了飞行的舰队。

    然后这只白色的舰队笔直向着疾驰的旋风飞去。

    所谓飞蛾扑火,不外如是。

    可是如果飞蛾够多,而火不够大呢。

    郁清漩看着她报以希望的风雷旋风被对方接近无穷无尽的纸飞机给拦在了空中,尽管那些看起来孱弱异常的纸飞机确实在接触到风暴的第一瞬间就被撕得粉碎,但是真的架不住从华服女子裙摆下飞出的纸飞机接近无穷无尽。

    难道是四次元裙底?

    即使是非常时刻,郁清漩依然忍不住如此恶意的揣测。

    但是再恶意的揣测也改变不了眼前的现实。

    郁清漩只能徒劳看着那些原本被撕碎的纸屑重新四散着飞回了华服女子的身边,就好像蜂群归巢一样,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些碎成渣的纸屑会重新被她整塑成形,化作无穷无尽的纸飞机重新将她淹没。

    这场看似势均力敌的对抗果然没有持续太久,毕竟一者言有尽,一者意无穷。

    当最后一缕风被纸飞机划开,华服女子将手指探入面具之下,轻轻舔舐着微笑开口:“还有什么花招吗?”

    “如果没有的话。”

    “我是不是可以好好享用你了呢?”

    话音未落,枪声响起。

    那一道雪白的湍流自不远处射出,在瞬间便穿越了原本不甚遥远的距离。

    华服女子的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转为惊愕,便彻底凝固。

    只剩下那个从胸口透入,直接将大半个身体搅成纸屑的偌大伤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