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一百二十三章 莫离(十五)

第一百二十三章 莫离(十五)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在星立华的面前,轩一被上前几步的少女轻轻接住,然后将他妥善放在一边,看着眼前原本是厨房却被轩一改造成小型工作台的案板,表情先是惊讶,再是疑惑,然后是惊喜与更大的忧虑。

    这是一个不过四岁的男孩,之前一直表现得普普通通。

    虽然说星立华心知肚明他并不普通,毕竟是自己在那里建起来的孩子。

    但是他们都心照不宣地维持这种关系,星立华是贫穷单纯的十四岁女孩,而轩一则是因生病被人遗弃的普通四岁男童。

    这样的关系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星期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会继续进行下去,一年,两年,乃至于十年。

    星立华早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如果没有变化的话,她将会养这个男孩直到他有脱离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

    可是意外终究还是发生了,第二次毒发让星立华明白自己把事情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在找过星落蘅之后让少女对养育轩一的难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可是她依然没有打算放弃。

    就像今天早上一早便去工作一样,洗衣服的收入虽低,但是终究能够一天赚来两人三天的饭钱,原本如果节衣缩食的话甚至还能攒下一笔不小的积蓄,自己应该是没有嫁人的可能了,但是不知为何,看到四岁的男孩,星立华本能就想到为他将来操办婚事的准备了。

    可是如今轩一的毒却让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的收入足够她和轩一吃饭,但也仅仅够轩一吃饭。

    给轩一买的药虽然都是最大路的货色,但是药比饭贵,这是基本的真理。

    毕竟吃药能治病,吃饭治不了病。

    自己原本所剩不多的少量积蓄在昨夜一番折腾之后,真的已经所剩无几,所以星立华也不会急着去做今天的工作,去领那按件计酬的日结工钱。

    但是回来之后发现给她造成最大困扰的竟然是本来应该乖乖在家的轩一。

    以及她闻到了很熟悉的药香。

    在轩一晕倒的案板上,有着一小杯如同水银般流淌的液体,那熟悉的药香就是从中传来的。

    那个杯子是家中几乎硕果仅存的玻璃杯,相比于竹筒之类的容器,这样稳定的无机物容器永远是最适合盛装药剂的东西。

    这个。

    星立华轻轻咬了咬嘴唇,然后拿起那个杯子端详片刻,然后凑近之后轻轻扇风闻取气味。

    虽然星立华并不是一个药剂师,但对于药剂的鉴别和使用是每个暗部专员的必修课。

    在基本确定气味之后,星立华叹了口气,她手边没有玻璃棒,所以只好讲究拿了一根筷子蘸了些许点在舌头,然后闭上眼睛。

    没有错的。

    星立华在心中暗暗说道。

    燕子药剂,并且是完成度极高的产品。

    虽然说燕子药剂并不是什么高阶药剂,但是作为正宗药剂,这种药剂主要功效是止血和愈合伤口,并且能够有效增强病人的生命力,很多时候甚至可以作为万能药使用。

    总之有病没病来一点总没错。

    虽然燕子药剂的药方中并没有用到燕子的任何零件,但是因为这种药剂有刺激神经的作用,会让服用者感到身体健康有力,身轻如燕,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才将其命名为此。

    而这一小玻璃杯的燕子药剂,如果用标准容器盛装的话,这差不多是五瓶的剂量。

    如果这些都是轩一在一天的时间里用自己家中的这些土装置制作完成的话,那么相当于他将原价不过两百星元的药材,将其摇身一变,使其价值增长了超过三十倍。

    因为如果星立华没有记错的话,一瓶燕子药剂的价格应该是一千五百星元,是她不吃不喝洗三个月衣服才能赚来的钱。

    当然,由于自己没有渠道,并且燕子药剂也不是什么稀缺药剂,所以如果自己想去黑市售卖的话,一瓶价格应该是一千二百星元左右。

    但是同样,这一小杯药剂的价值也是六千星元以上,如果自己不想亲自去卖,毕竟这不是她所擅长的工作,那么即使算上支付的代售佣金,自己这边所得也会超过五千星元。

    星立华并不担心有人敢欠自己的账,毕竟如果说要走渠道,她其实有很多很硬的渠道。

    之前是自己完全没有动用这些渠道的必要,以及她想和之前的一切一刀两断。

    可是现在她已经窘迫到认真在考虑是不是应该重新接任务,虽然走出这一步就代表着她再也无法回头。

    但是如果不走的话,那么她其实死不死她并不在意,可是轩一就一定会死。

    然而就在星立华内心纠结的时刻,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轩一给了她巨大的惊喜。

    他用了一天的时间,就给家里赚了超过五千星元。

    并且——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方式,毕竟作案现场就摆在这里,药材都是来自于她昨晚上买的那些,工具虽然无所不用其极,但是星立华基本都能在家中找到原型。

    而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孩子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星立华其实暂时不想追究这些,毕竟他以那样孱弱的身体,凭借的完全是不可想象的意志力,才劳累一天做出了最后的这些。

    星立华想了想,然后拿起一个瓷碗,将玻璃杯中的燕子药剂倒出五分之一,也便是刚好一份标准药剂的剂量,然后撑住轩一的头,给这个男孩喂了下去。

    这是对症的药剂,只是在这之前,星立华真的没有财力去购买这些,所以她只能买一些药材回来自己煎服。

    相比于又臭又哭的乌黑煎药,这看起来如同水银一般流淌的银白液体味道其实也是诸多药剂中味道最好的一种,它喝起来像是黏黏糊糊的冰冻藕粉,甚至还带着一丝甜味,虽然比不上零食,可是终究算不上受罪。

    药剂的力量是煎药远远不能比拟的,毕竟后者需要自身的缓慢吸收消化,而药剂则是将精华萃取出来,直接调配成最合适的份额。

    效果立竿见影。

    一瓶药剂灌下去,不多时晕倒的轩一便已经悠悠转醒,他舔了舔嘴唇,感觉那熟悉的气味,然后抬起头,有气无力地看着表情平静但眼神焦急的姐姐。

    笑了笑:“何必呢,姐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