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一百七十四章 对影成三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 对影成三人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这两章好难写,不过,我还是在努力的,今晚肯定能够搞出来的!)

    第一百七十三章举杯邀明月

    “抱歉,我已经忘了。”

    这位银发的少女语气如斯平静,但是星白芷始终没有笑。

    “你用了十一年的时间学做星立华。”

    “我想你已经忘了怎样做星九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已经好多年连人都没杀过了。”

    “一把刀几个月不磨就会生锈,你这把刀已经荒废了好几年了。”

    星九没有站起,只是依旧保持着回头的姿势。

    “但有些刀磨成之后就不会生锈,哪怕你把它扔到几千米的海底上千年,拔出来的时候依然像你刚扔进去的时候那样。”

    “我的小姐。”

    星九当然说的是事实。

    因为她一经出手,便拿到了天空镇守的位置,甚至在所有镇守中,她都称得上最举重若轻的那个人。

    毕竟,她曾经是被当做未来星城行走的人选所培养的。

    星白芷终于象征性地笑了笑,充满了不置可否的味道。

    然后她补充了一句。

    “根据可靠情报,轩一如今是山地领域的镇守。”

    星九轻轻点头,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嗯。”

    这位少女摆出如此生人莫近的架势,如果星白芷识趣的话恐怕已经早早走开了。

    不过现在,似乎这位暗部知事的小女儿谈兴正佳。

    “你知道吗?”

    “我一直都很嫉妒你。”

    星九静静摇了摇头,但是没有问为什么。

    她们两个人一个是白银家族的贵女,父亲更是在星城排位坐五望三的超级巨头,本人则天赋绝佳,容貌惊人,从小不知道被多少人众星捧月。

    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出身于暗部的专员培养序列,这个被星城以外的所有人蔑称为魔崽子的培养计划专门生产悍不惧死又阴险狡诈的死士,暗部便是依靠这些被当做消耗品的底层专员替他们攻城拔寨,最终一步步成为整个世界最强大最严密的地下黑暗组织。

    她们两个人的差距,用判若云泥来形容都略有些不及。

    但偏偏星白芷会说自己嫉妒她。

    星白芷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对啊,对你来说,我肯定是没事找事自讨没趣的大小姐,明明身在福中,便如同白鹤行于兰芷之间,对别人供养自己的鲜鱼嫩虾视而不见,却在觊觎远方树梢上猫头鹰正在啃的死老鼠头。”

    “但。”星白芷顿了顿。

    声音稍微停顿,似乎这个平日里凛然不可侵犯的大小姐不动声色地咬了咬嘴唇。

    “我真的很嫉妒你。”

    星九终于开口,声音淡淡:“我不值得大小姐嫉妒的。”

    “您不会想要成为我这样的人的。”

    星白芷笑了笑,笑容有些凄凉:“但你也不会想要成为我对吧。”

    星九没有回答。

    对于她这样的人来说,没有回答便等于默认。

    星白芷看着她,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知道吗?我一直很想要轩一。”

    星九本来已经不再看她,甚至之前星白芷提及轩一成为山地领域镇守的时候,她都没有回头。

    但是这句话让这个少女再次将头偏转过来,静静望着星白芷的脸,但是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星白芷从少女的眼中看得到对方眼中的威胁意味,但是星白芷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是的,我想把他从你怀里夺走。”

    “就好像女孩从自己讨厌的人中夺走她最喜欢的布娃娃那样夺走。”

    “因为这个世界你只在乎他一个人,所以我把他夺走了,便等于摧毁了你的世界。”

    “我很喜欢这样做,甚至好多次都忍不住这样做。”

    “我甚至无数次想过,我把他抱在怀里等你过来找我时候的样子。”

    “让你亲耳听到他说只想和我在一起这句话时候你的表情。”

    “但是我终究还是忍住了。”

    “是的,是的。”星白芷这样说着,甚至有些手舞足蹈起来。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这位美貌如花的少女表情看起来既疯狂,又冷静。

    “我知道你在暗部的位置,也知道你一直为了保护你的轩一所不动声色做出的努力。”

    “我甚至怀疑,当那一天你的轩一带着兰叶的九公主逃回你的木屋时,你第一眼就知道你的男孩带回来怎样的存在。”

    “但是,你始终没有向我的父亲报告这件事情。”

    “甚至这是在父亲为此下了十一抽杀的命令之后。”

    “在你眼中,轩一比你的知事大人重量要重那么多吗?”

    星九无法保持沉默,她终于轻轻开口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星白芷轻轻捂住嘴巴,笑容慢慢绽开的更大,以至于她手都完全遮不住少女脸上的笑容。

    “好吧,我不说,我不说。”

    “毕竟再说下去,我很害怕你会恼羞成怒杀人。”

    “但是。”

    星白芷轻飘飘说了一个但是。

    “你知道,我为什么最后忍住不这样做吗?”

    “即使你对轩一的保护那样严密,你也无法阻止他愚蠢到竟然自己想要去参加第七十四次标准测试,只因为他以为他自己不想杀你。”

    “那个愚蠢的男孩,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心心念念所不想要杀死的姐姐,是他无论如何拼尽全力都无法伤及一根毫毛的存在。”

    “而相反,她的姐姐可能用这一根毫毛就能够把他从头到脚戳死。”

    星白芷的话语清幽而寂静,在月光之下,这些声音甚至要比月光本身还要更轻更冷。

    但是另一面,星九平静聆听着这些话语始终一言不发。

    她不反驳,可能是认为不必要,但更大的原因依然是默认。

    她自始至终都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她面对谎言所能做的唯一办法就是将谎言变为真实。

    就如同她对轩一说自己是星立华。

    那么接下来十一年的时间里,她始终都是星立华。

    “唯一能杀死他姐姐的办法,其实只有一个。”

    “那就是一句真正的咒语,只对一个人有效的咒语。”

    “那就是。”

    “他亲口在你面前对你说。”

    星白芷目光幽幽,静静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没有笑,这个时候其实星白芷以为她会笑着说出这句咒语,但是最终她仍然没有一点笑容。

    她的话语淡淡,简短又平静。

    但是充满了真实的力量。

    “去死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