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一百七十七章 树与火

第一百七十七章 树与火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森林领域位于须弥山的正中,便如同十字路口的拐角,是真正的四战之地,交通要道。

    所以无论是哪一方,穿行于须弥山上时都很难绕过森林领域。

    所以虽然在理论上,一个领域拥有镇守之后便不适宜通行,但是在实际操作上,还是有很多人情可讲的。

    比如无论是在轩一拿到山地镇守的之前与之后,那蜂拥而来的各势力强者是怎么来的?

    当然是通过森林领域来的。

    就算说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森林领域决出镇守之后顺势进入山地领域的,也便是说他们根本就没用过什么战时通行权。但是依然有相当一部分,比如奚柏楠和帝云归之流,是在之后才横穿森林领域前往山地领域参战的。

    白听雪作为森林领域镇守当然有资格拦截并且驱逐任何一个通过他所镇守领域的过客,但在实际操作中,白听雪一般都是视而不见。

    所以战时通行权这种东西,原本是默认存在的。

    是约定俗成的。

    当然——也是没有白纸黑字的。

    只要你没有在森林领域逗留的意愿,那么白听雪就会任由你穿过森林领域,前往任何一个地方,至少在这只乌鸦发过来之前,是这个样子的。

    但是当这只乌鸦飞过来之后,一切都变了。

    一棵树开始生长。

    一个树能长到多高?

    在童话里一个豌豆所长出的藤蔓可以连接到云彩之上。

    而在神话中,扶桑之木是连接天与地的长梯。

    在森林领域长出的这棵树当然没有那么高。

    但是——它的高度刚刚好可以扎到那只黑色的在天空飞过的乌鸦。

    这棵树没有长得那么高,但是却长得很快,用迎风即长都很难形容它的速度,如果真要比喻的话,那就是它最靠上的那根枝丫生长的速度几乎与一根射出来的利箭速度等同。

    然后,这根尖锐的枝丫一路生长,然后将那只黑色的乌鸦身体整个贯穿。

    然后才是那声极尽愤怒的呼喊。

    “白听雪!”

    当乌鸦那声愤怒的呐喊传遍整个须弥山之后,白听雪依然没有回答。

    但是有东西代替他回答了。

    那就是蠢蠢欲动的整座森林。

    野望天低树。

    天当然不可能比树还低。

    但是树却可以长得很高。

    高得像天一样。

    星昏鸦化作的乌鸦看着身下蠢蠢欲动的整座森林,它们如同有生命一样蠕动,他丝毫不怀疑,下一刻便会有成千上万颗这样的树拔地而起,迎风而张,然后将他这只乌鸦整个撕碎。

    他当然想逃,但是那根贯穿他的树枝就像一把烧得滚烫的利剑刺穿了他的胸口。

    又像是一根冰柱,彻底将他困在了这里。

    星昏鸦丝毫不怀疑,白听雪想杀他。

    而且是借助森林镇守兵器的力量,以绝对的优势将他碾压。

    所以,当第一声“白听雪”叫过之后对方完全没有回应,星昏鸦第二声便随之响起。

    “镇守大人,请救我一命!”

    他口中的镇守大人当然不是白听雪。

    而是他的镇守大人。

    天空镇守,星九。

    只有镇守才能够对抗镇守。

    如果说现在谁能救他,那么除了手握落日弓的星九,再没有第二个人有能力而且还有理由救他。

    但是星九的声音迟迟没有响起。

    不知道为什么。

    星昏鸦这一声镇守大人已经卑微到了极点,之前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就前往了山地领域,而不是向已经成为天空镇守的星九臣服,即使是之后被轩一所败被迫离开回到天空领域,但他依旧将其作为暂居的庇护所,而不是最终的归宿,所以虽然星九对他的存在表示了某种程度的无视,但同样的,星昏鸦也没有正式去和星九见面。

    但是眼下,这声镇守大人真的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终极体现,星昏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向星九宣告了自己的臣服。

    毕竟这个世间,生死之外,都是小事。

    但是。

    星九没有开口,也没有出手。

    相反,在天空之上的那座城开口的是星鹤眠的声音。

    “敢问行走阁下。”

    星鹤眠在星昏鸦被制住之后便静静开口。

    “您是要与整座须弥山上的所有人为敌吗?”

    森林之中,白听雪右手手心朝上,一根食指静静竖起,就好像是一根白色的玉柱。

    便是这根手指,化作通天的树,直接贯穿了那只天上的乌鸦。

    他可以之前无视星昏鸦的怒吼,但是星鹤眠这句诛心之言,他却无法不去回答。

    于是整座森林慢慢回响起白听雪平静温和的声音。

    “我只是在行使镇守的职责。”

    “攻守日已至,我将会将任何一个进入森林领域的存在视作我的敌人。”

    “而方才,这只乌鸦便侵犯了我的领域。”

    天空之上,星鹤眠俊美的脸上一片铁青,他抬头看了一眼高高站在屋顶上的银发少女,最终还是向着她单膝下跪。

    “恳请镇守大人出手。”

    毕竟,现在手握落日弓的人是星九而不是他。

    而且现在星鹤眠已经确定,即使星九没有拿落日弓,自己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所有的白银贵族都是能屈能伸的代表。

    星白芷站在一旁,静静补充道:“星昏鸦是我们族群珍贵的财产,不能任由他就这样死在这里。”

    星九终于点头。

    然后她取下了背后那把橙黄色的长弓。

    挽弓而发。

    只见一道火焰的流星如同太阳的日珥,带着两道流焰一般的鲜亮尾翼,从天空直坠而下。

    如果说之前那棵树生长的速度便已经很快了,那么这道流星则更快。

    快到一闪而逝。

    当它过去之后,森林才开始蜷曲着生长一些防御性的翠绿枝蔓,而那颗伫立在天际的孤树,已然被拦腰截断。

    乌鸦瞬间脱困,他挣脱出贯穿胸口的利剑,正准备向着天空之城飞去的时候。

    星九的声音才慢慢响起。

    冷清而淡漠。

    “你的千星试。”

    “已经结束了。”

    乌鸦在空中停住了,他全身微微颤抖,但是依然不得不遵从这位天空镇守的喻令。

    毕竟,方才若不是星九出手,他已经死了。

    白听雪是真的存了杀他之心。

    这个梁子,今后也算是结下了。

    “遵命。”

    星昏鸦不甘心地回应道,然后身体慢慢在空中消失。

    这是彻底的消失。

    因为他已经脱离了这座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