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一百八十章 这是一堵写满故事的墙

第一百八十章 这是一堵写满故事的墙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下一章是白听雪的写故事时间,不出意外也是白听雪的谢幕章节。

    我会尽量让白听雪在一章谢幕。

    所以——在写。

    尽量今晚写出来。)

    艾玛并不在意椒月是不是真的知道或者真的不知道。

    她只是想提及这件事情而已。

    “在星九与卡斯特真正交手之前,没有人知道他们谁能够排到这次千星试的第二。”

    “当然,就我而言,我还是要投卡斯特一票。”

    椒月隔着万水千山悠悠开口:“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不投我一票?”

    艾玛淡淡道:“你只是不败罢了。”

    “并不是无敌。”

    不败和无敌,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其实区别还是蛮大的。

    尤其是对椒月来说。

    椒月不甘心地点了点头:“好吧好吧,我认第四行了吧。”

    艾玛眯眼微笑,笑容促狭:“我怀疑你打不过做披萨的男孩。”

    椒月瞬间炸毛。

    之前艾玛说她打不过卡斯特,打不过星九,她就勉强认了。

    什么时候她连轩一那个臭小子都打不过了,还有没有一点王法了!

    “你信不信……”有些气急败坏的椒月刚想放两句狠话。

    艾玛的话语已经轻轻飘了过来。

    “他可是舍得杀你。”

    “敢问你忍心杀他?”

    椒月瞬间被这两句话拍了回去,就好像是张牙舞爪的黑猫被人一脚踹到墙角。

    椒月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已经弱了很多。

    “我不忍心杀他,是因为他对我的家族有大用。”

    艾玛看不到对面的那个黑发的公主,但是对方的表情却如同就在她的面前。

    所以艾玛出乎意料地没有露出笑意。

    “公主殿下。”

    “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性格其实很傲娇。”

    “傲娇你妹!”椒月冷冷在对面哼道。

    “你在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明天先拿你开刀。”

    “别人打不打得过英仙座我不知道。”

    “反正我能把你吊在天上打你信不信。”

    艾玛淡淡道:“信啊,我为什么不信。”

    “毕竟你生气了只能找我撒气,从小都是这样。”

    这样说着,艾玛的语气又慢慢平缓下来。

    “公主殿下,虽然我知道的很多,但是有时候,知道的事情越多,未知的事情也越多。”

    “这个世界上,知道最多事情的莫过于我的那位老祖母。”

    “但是,最不喜欢说话的那个人也是我的那个老祖母。”

    “从我出生到现在,她和我说过的话屈指可数。”

    “但在我认识的人中,我已经是她说过话最多的人了。”

    “有时候,知道的事情太多,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椒月迟迟没有说话,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事情,只看她默默又摸了一张已经冷了的披萨,静静塞在嘴里,连嚼都不曾嚼便整个咽下。

    这对普通人而言当然是无法办到的事情,就好像把灯泡塞进嘴里,塞进去的那一瞬间会感觉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毁了。

    但是对椒月来说,这只比吞下一个煮熟了剥了壳的鹌鹑蛋一样简单。

    她很少会以进食来压抑自己的愤怒。

    但是这一次她真的很生气。

    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猜到她的心思之后居然还敢戳破她的心思。

    偏偏她还没有办法真的把她杀了。

    毕竟她的朋友很少,真朋友就那么几个。

    所以吞下一整块海鲜披萨来压住自己接踵而至的暴怒之后,当椒月想开口的时候,艾玛已经不动声色地接住了话题。

    “当然,如果真让我排的话,你自然还是第四。”

    “第五本来应该是白听雪。”

    椒月看在对方给了她一个台阶下,所以姑且不和她计较方才的事情。

    “但是白听雪自己作死是不是?”

    “白听雪当然不是喜欢为别人出头的性子。”艾玛平静说道。

    “只是。”

    “他这个人比较轴。”

    “有些事情,他认定了,那么虽千万人亦往矣。”

    “毕竟,雪瞳一族虽然号称出世,事实上教的还是几万年前的那一套规则。”

    “沐年被星昏鸦所杀的事情,我已经从莉薇尔那里听过了,对任何人来说,那都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

    “毕竟沐年虽然说能够被入选千星试,但是他的资质与地位远不是星昏鸦在星城,白听雪在雪瞳那样的。”

    “杀人当然应该偿命。”

    “人人当然生而平等。”

    “但是总有些人比你更平等。”

    “因为这个世界上,天子与庶民的生命本身就不等价。”

    “星昏鸦当然可以,并且需要被惩罚。”

    “但罪远远不致于死。”

    “而白听雪偏偏要做判他生死的法官。”

    “偏偏星九最终劫了他的法场。”

    “这便是此消彼长之势。”

    椒月静静听着,直到此时才开口:“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他便是众矢之的。”艾玛轻轻说道。

    “他既然已经发出话去。”

    “星昏鸦是因为擅闯他的领域而被他制裁。”

    “因为原本用沐年的死就不足以杀死星昏鸦,这一点你我都很清楚。”

    “但是他既然用了这个规则。”

    “那么接下来他就必须维护这个规则。”

    “森林领域是四战之地,交通要道,原本它的战时通行权应该是默认给予所有人的。”

    “否则的话,别的不说,这第五日的攻守日便无法达成。”

    “因为很难有人可以到达别人的领域去战斗,因为白听雪必须将所有人拦在他的领域。”

    “因为他既然拦了第一个,那么他就必须拦下第二个第三个。”

    “直到再没有人试图通过为止。”

    “他为了一人之生死,而试图与这座须弥山上的所有人为敌。”

    “虽然是最好的做法,但同样是最蠢的做法。”

    椒月点了点头。

    是的,原本第五天应该是所有人的故事。

    但偏偏白听雪非要让所有的字都写在他这里。

    虽然这样可以避免雪瞳一族与幽影一族的摩擦,最终将此间事留在此间。

    但是代价便是,在所有镇守都在休养生息的时候,白听雪被迫要与其他的所有人一战。

    便等于说是他在最后的故事开始之前,就给自己写上结局。

    “就像星九对星昏鸦所说的。”

    “你的千星试结束了。”

    艾玛幽幽说道。

    “而白听雪的千星试也已经结束了。”

    “他会成为一堵墙。”

    “一堵写满故事的墙。”

    椒月笑了笑:“还好他的人生还没有结束。”

    “但是有人的人生要结束了。”艾玛平静回道。

    “我已经为所有人排好了座次。”

    “曦子权,卡斯特,星九,椒月,白听雪,轩一,以及我。”

    “如果轩一想要做到他想去做的事情。”

    “那么他的面前还有六堵墙。”

    “白听雪要成为所有人的墙。”

    “我这堵墙当然还不够高。”

    “但即使这样。”

    “还有五堵。”

    “你认为他能够一堵一堵撞过去吗?”

    椒月没有回答。

    她只是切断了两个人之间的通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