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一百二十一章 请你照顾好我的弟弟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请你照顾好我的弟弟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桌上的空酒瓶堆叠在一处,殷红的酒液从桌面上一滴一滴地溅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就好像一滩一滩的血。

    当初叶雅送酒的时候,只吩咐送最好的酒,并没有说送什么样的酒,所以最后,兰竹声索性把自己的收藏也贡献出来一部分,把世界上最好的酒分种类各送了一瓶装箱送到了木屋前。

    轩一与姐姐贫苦半生,哪里有过如此奢靡的经验,之前一起喝的那一个金币一瓶的美酒,便已经是此生都头一遭的经历。

    但是,这酒里有毒。

    轩一在那一瞬间明白了。

    他如今是药师琉璃之身,万毒不侵之体,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什么毒还能对他造成影响。

    但是这只是应该。

    因为至少还有一种毒还对他有效。

    那就是七夕紫蓂本身。

    这些酒是叶雅拜托手下送的,叶雅不会下毒,那些手下自然也不敢下毒。

    但是这些酒在木屋里放了这么长时间,总有人能下毒的。

    比如说。

    比如说星立华自己。

    姐姐在酒里下了七夕紫蓂之毒。

    他紧紧咬着嘴唇,看着姐姐。

    何必呢?

    如果您想要我死的话,只要说一句话就够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我真的,随时都准备为您去死的。”轩一颤抖着嘴唇说道。

    略带哽咽。

    他曾经想过自己的无数次死法,但唯独没有想过,自己最后会被姐姐亲手给毒死。

    用纠缠他一生的毒。

    星立华静静摇了摇头。

    直到此时,她脸上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

    她的手紧紧抓着轩一的手背,源源不断的力量从那里传递过来,便是这股力量让轩一不用当即陷入完全的毒发失态之中。

    但他的性命完全在姐姐的掌控之中,比当初姐姐在海边将他抱起来的时候还要脆弱。

    “你是不是很好奇呢?”星立华看着他的脸,丝毫没有理会轩一方才说的那句话。

    有点自顾自的感觉。

    “我从哪里找到了这种毒,毕竟它是多么的稀有。”

    轩一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现在只想让姐姐杀了他。

    死在姐姐的手里,也是他最好的归宿之一。

    所以男孩流着泪默默摇头。

    星立华依然视而不见。

    “你还记得吗?”

    “你的血中可以提炼出七夕紫蓂的毒质。”

    “而我每年都会悄悄取一点你的血去请星落蘅来化验鉴定你的病情。”

    “就这样,其实我手里有好多这样的毒,曾经我想过用它去杀一些过于强大连我都无法对付的敌人。”

    “但是最终,没有想到竟然用到了轩儿你的身上。”

    轩一摇头,不想听姐姐说的话。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被姐姐背叛的这一天。

    他们不是应该喜欢着彼此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吗?

    他全身都无法动弹,只能听着姐姐独自说话,他即使勉强开口,但是姐姐却一副都完全听不到的样子。

    “所以呢。”星立华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抚摸轩一的黑发,就好像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摸到一样。“既然我的命运没有像在你梦中时候的那样改变。”

    “那么这一天就是终究会到来的。”

    轩一看着姐姐的脸,那张冷清又美丽的少女面容,她睁着暗金色的璀璨眼眸,可是目光却一点都没有聚焦。

    那是一对无比美丽却又无比空洞的眼睛,甚至从眼睛里看不到自己的倒影。

    不知为何,轩一心底突然涌出一种非常不安的预感。

    他总感觉。

    现在的姐姐看不到他了。

    “姐姐。”轩一试探着又问了一句。

    但是星立华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她仍旧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

    “对啊,以前的我,从来没有想过。”

    “自己竟然会有资格养大一个孩子。”

    “一个又懂事又笨拙却总在自作聪明的孩子。”

    “就像我从来没有想过。”

    “我这样的人竟然会喜欢喝酒这种东西。”

    “我明明以前,只要喝一点都会吐的。”

    “还这么难喝。”

    少女的声音呢喃,话语慢慢变得没有章法。

    这样说着,星立华的手慢慢下移,托住了轩一的脸颊。

    “不过。”

    “只有你还和小的时候一样好看啊。”

    “我很欢喜呢。”

    “我很欢喜。”

    轩一看着姐姐的样子,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姐姐何止是看不到他的样子。

    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那一瞬间,他有了更大的明悟。

    是的,姐姐确实在酒里下了从他血中提炼出来的七夕紫蓂之毒。

    但是——酒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喝的。

    如今与七夕紫蓂纠缠了十几年,还身居药师琉璃体的自己都难受成这个样子,那么和自己喝了一样多酒的姐姐自己,身体内又是什么情况呢?

    也只有像姐姐这么强大的人,才能够在体内毒素发作的同时,还能帮助自己让自己熬过最难受的毒发。

    “轩二!”

    轩一才想明白的那一瞬间,马上在心中嘶吼着对方的名字。

    “你不是要我的灵魂吗?”

    “我全卖了。”

    “你快出来啊!”

    可是没有丝毫的回应。

    自从他离开须弥山之后,自从他与星主会面之后,轩二的声音就再也不曾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现在当然也是一样。

    姐姐会死的。

    轩一此时非常清晰地浮现出这个念头。

    这个最可怕最恐怖的念头。

    她不像自己这样,身具霓凰之血,又在致知境将七夕紫蓂推到圆满境,她能够坚持到现在,只是因为这个少女无与伦比的强大。

    下一瞬间,他就开始催动燃血之术,只要将霓凰之血燃烧到极致,用莲隐复生剂与自己的血混合在一起,就算最终无法解毒,至少能够保住姐姐一条命,以后他与姐姐不过就是一对药罐子罢了,反正他是药剂宗师,根据奥斯家族的经验,就算中了七夕紫蓂,用莲隐复生剂吊命至少还能活几十年对吧。

    可是他的身体一点都不能动,连燃血之术发动之后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姐姐的力量在帮助他对抗体内的毒素同时,也在禁锢着自己的身体。

    姐姐在故意不让自己有帮助她的任何可能。

    或者说,当初自己推门而入的时候,姐姐对着他饮下第一碗酒的时候,她就已经推开了死神的门扉。

    “姐姐。”轩一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他自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无助与惶恐。

    因为他不仅什么都做不到,还要眼睁睁看着最恐怖的事情在自己面前发生。

    他咬牙,嘶吼,挣扎,用尽一切力量,但是最终仍然被姐姐牢牢禁锢在自己的座位上。

    泪水慢慢流了下来,滴落在姐姐的手上。

    星立华轻轻偏转头颅,露出一个好奇的神色。

    “轩儿。”

    “你哭了吗?”

    她轻轻抚摸着男孩的脸颊,替他拭去脸上的泪水。

    此时的星立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视觉和听觉,只有触觉还在勉强运作,她努力在脸上绽开一个平淡的笑容。

    “你不是从小都不爱哭的吗?”

    “我小时候也不爱哭的。”

    “因为哭一点用都没有,不是吗?”

    这样说着,她的声音慢慢低沉下来。

    “你是不是知道了?”

    “姐姐快要死了。”

    “这是好事啊,你为什么要哭呢?”

    “姐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帮你的了。”

    “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

    “姐姐已经没用了。”

    “不是吗?”

    “姐姐不在你身边,你也可以很好地一个人独自生活不是吗?”

    “姐姐现在。”

    “已经成你的累赘了。”

    “不是吗?”

    轩一拼命想要摇头,想要否决,可是他连摇头的动作都做不到,只有眼泪在脸上不住流淌,星立华越擦越多,但是少女却渐渐连这一点都觉察不到了。

    “但是我还是想向你当面道歉,抱歉我对你做出这么残酷的事情。”

    “因为我害怕。”

    “害怕如果我不是在你面前死掉的话,很多事情会说不清楚的。”

    “不要怨恨任何人,因为这是姐姐自己的选择。”

    “没有人逼迫姐姐这样做。”

    “我就好像你的风筝线,在你小的时候可以拉着你飞,遇到大风大雨的话就收下来把你带回家。”

    “但是现在呢。”

    “姐姐这根风筝线让你飞不到更高的地方了,所以姐姐就自作主张把线剪断了。”

    “非常抱歉,但这是姐姐自己的选择。”

    “还有呢。”星立华的话语絮絮叨叨,越来越不像她平日里简洁的风格,就好像喋喋不休的老妈子。

    大概是她明白,很多话现在不说,就永远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在以前,看你每次毒发时候痛苦的模样,我都很想替你承担一些这样的痛苦,甚至想和你一起受七夕紫蓂的折磨。”

    “但是那个时候呢。”

    “我害怕我如果也中了毒。”

    “那么,以后谁来照顾你呢?”

    “如今我终于满足心愿了。”

    “以及。”星立华露出了模糊的笑容。

    “轩儿你的毒真疼了,连我都有点受不了了,这么多年来,你真的受苦了。”

    “我很抱歉。”

    “我很抱歉。”

    星立华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轩一如今除了流泪什么都做不到。

    他第一次悔恨为什么自己没有姐姐强,否则的话,现在至少还能阻止姐姐。

    星城又算什么,暗部又算什么。

    他带着姐姐远走高飞,凭他两个人的本事,什么地方去不得,肯定能够找到有愿意收留他们的地方。

    而就在轩一的面前,星立华的脸上被越来越多的茫然所笼罩,那是因为毒素在迅速攻占她的神经系统,很快她会连最基本的记忆都逐渐失去。

    但即使这样,她的右手依然死死抓着轩一,力量仍在源源不断地涌来,似乎这道指令,就是她对自己身体下的最后一道命令。

    时间慢慢过去,甚至轩一都有点心如枯槁的时候,突然好久都没有说话,好久都没有声息的少女突然轻轻转动头颅,眼睛突然放出光彩来。

    轩一那一瞬间心中的希望燃起,心想是不是姐姐体内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

    但是,希望升起就随之破灭。

    因为——姐姐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陌生。

    一点都不像曾经认识自己的样子。

    可是!

    认不认识自己不要紧啊。

    只要姐姐能够活下来就足够了。

    暗金瞳色的少女眨着眼睛,直直盯着轩一的脸,脸上露出好奇又陌生的神色。

    她似乎是忘记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情,可是怎么想都回忆不起来。

    她努力地想啊想,看表情甚至想砸开自己的脑壳想知道自己究竟忘掉了什么,她看向轩一,又看向四周,表情越来越迷惑,也越来越害怕。

    当然她也注意到面前的男孩,然后最终将目光聚焦在轩一的脸上。

    她看了又看,似乎感觉眼前这个好看的,流着泪的黑发男孩和他有着很重要的关系,可是他究竟是谁?为什么又会在这里。

    她真的一点一点都想不起来。

    她看了很久,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少女猛然前扑双手同时抓住轩一的右手,拼命握紧,表情惶恐又害怕。

    “请问,请问你认识我的弟弟吗?”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可是,可是我忘记了。”

    “真是对不起。”

    “我快要死了。”

    “请你帮我一个忙好吧。”

    “你能帮我照顾好我的弟弟吗?”

    “拜托了。”

    “请你照顾好我的弟弟。”

    “可以吗?”

    她一边道歉,一边请求,双眼含着泪水,一遍遍让轩一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弟弟,虽然她不知道轩一是谁,但是她隐隐觉得,拜托轩一一定是对的。

    如果轩一答应了,他就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弟弟。

    轩一愣愣着看着自己的姐姐,连说话都忘了,他曾经无数次做梦做到自己必须杀死姐姐时候的场景,每次醒来之后汗水都将被褥打湿。

    他无法忘记那种绝望的恐惧感,而这种恐惧感督促他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

    而现在,姐姐正慢慢在他面前死去,他从惶恐到狂怒,从绝望到心如枯槁。

    但是现在,他只感觉自己的心空荡荡的,连身体都不属于自己的感觉。

    少女殷切的求助在回响,短促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上。

    窗外的日光悠悠洒落,尘埃在日光中飞舞。

    有鸟的叫声在远方此起彼伏,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

    轩一不知为何又回想起了那个开满樱花的早晨。

    如果那一天早上。

    他什么都没有做的话。

    世界是不是会有一点不一样。

    (第三卷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