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十一章 整理好的房间

第十一章 整理好的房间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床上没有少女的身影,而且这张床上收拾的很整齐。

    虽然说现在是盛夏,但是这个实验室,包括这个房间其实都很冷,所以大床上是厚厚的羽绒被,如今被整整齐齐叠成了豆腐块,棱角分明得用边角去砸人的刚健朴实。

    而屋里也分外的干净,毕竟之前哪怕只来过一次,这个房间里脏乱程度给轩一还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的。

    可是现在,漫画和小说被整整齐齐放进了书柜里,几个饭盒也洗得干干净净,至于酒瓶,一次性易拉罐之类纯粹的垃圾,早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不知道丢到了那个角落。

    轩一在这个房间里,闻到了那个熟悉的玉兰花香。

    虽然对这一切都不清楚,一切前因后果都不明了。

    但是这一刻,轩一却清晰地告诉自己。

    绝对是姐姐做的一切。

    这里,很可能是姐姐在前往木屋和自己见面之前所停留的最后一站。

    他默默地退出了房间,掩上了门。

    对于屋里的一切,他连动都没想过去动,就好像这个房间的主人也没有去动一样。

    因为弄乱了,它永远都无法恢复原样,就算你把它摆的一模一样,但是当初那个人,是再也回不来了。

    “星落蘅。”

    轩一背靠着铁门,望着空空荡荡的实验室,轻声说道。

    “我知道你在这里。”

    少年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困顿与悲伤。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

    “可以吗?”

    他不是以行走的身份来到这里,也不是以轩一的身份来到这里。

    他来到这里,单单纯纯只是因为——他是星立华的弟弟。

    但是,没有人回应。

    就好像一块石头不会回应风声,一堆桌子也不会回应人语。

    轩一对着桌子说话,当然没有任何人会回答她。

    但是,轩一并不意外星落蘅不想见她这个事实,他也知道星落蘅是绝对不会想见他的。

    只是,轩一对此早有备案。

    所以少年抬头笑了笑:“对了,星落蘅小姐,你知道吗?现在我是行走了。”

    这样说着,轩一平静伸出一只手,红色的火焰静静在他手心上燃烧起来,如今的轩一对燃血之术的控制程度已经较之前不知高出了多少,所以可以更加节约力量,现在可以将燃血之术局限在更小的范围。

    他再没有说任何话,因为有的时候,行动比任何实质的威胁更可怕。

    他抖动手腕,那团火焰便被少年平静扔了出去,落在了一架空空如也的试验台上,试验台是用金属等非易燃的材料制作,但是在真正的火焰面前,连金属都是会被引燃的。

    而霓凰一族的赤炎,则是这个世界上最炽热的火焰之一,至少在轩一的见识中,只有曦子权的毁灭领域要比霓凰一族的赤炎更加可怕。

    在赤炎面前,那团火焰马上将整座试验台吞噬,其整个金属支架都很快被烧融为流淌的鲜亮液体,它们获得了足够的热量,所以向着外界放射的五颜六色的光芒,甚至将偌大一个实验室都照得光影闪烁。

    在火光之中,轩一平静说道:“我现在既然是行走,所以可以做很多事情不需要受到惩罚。”

    “比如说,我可以将这个实验室里所有的东西都烧光,只要你伤到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会因为这点小事来惩罚我。”

    “如果您再不出现的话,我可以向您展示一二。”

    “毕竟我刚才烧的不过是一架空的。”

    “不过接下来,那就未必是空的了。”

    这样说着,轩一再次伸出右手,火焰缓缓燃起,他手持这火焰向前走去,而这个时候他所期待已久的女声终于恨恨响起。

    “我投降行了吧。”

    “你真是那个女人教出来的孩子。”

    这样说着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某处墙壁中“浮”了出来,她穿着白得发亮的白大褂,赤足,面目姣好而充满着稚气,但是稚气之中又有着一份近乎蛊惑的成熟韵味,总有让人会忍不住把她揉进身体里的疯狂想法。

    她一步步似乎带着跳跃脚步,就这样一路来到轩一的面前,甚至有点跳脚:“你真以为我不敢揍你不是?”

    这样说着,她随即收敛了怒意,充满了孩子气的稚嫩面孔上流露出极度的恶毒神色。

    “我的毒味道不错吧?”

    “还是说,你对我的毒不够满意?没有把你也一起给毒死?”

    轩一盯着星落蘅那张看似天真无邪的面孔,压抑已久的怒火终于被对方这句简单的话语所彻底撩起。

    他冷冷盯着对方,全身瞬间腾起炽热的火焰,须发也随之被点燃呈现出燃烧的红色。

    星落蘅双眼充满了期待的火苗,她似乎一直都在等待着轩一对她流露出怒火的样子,张牙舞爪的样子。

    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笑嘻嘻地,露出非常甘美的笑容,然后从白大褂中伸出素白的手臂,轻轻往下压了一寸。

    而对面的轩一整个人都似乎被一整幢楼房从天空而降拍下,整个人瞬间在地板上五体投地下来,火焰熄灭,发色也重新恢复成原本的黑色,他方才仿佛面对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他全力以赴,但是对方似乎仅仅用一根手指便能够把他所骄傲的一切尽数打碎。

    这种无力的挫败感,就连对阵曦子权的时候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比。

    星落蘅望着被一瞬间打成死狗的少年,性感妖娆地咬了咬嘴唇,似乎有种完全没打爽的赌气感。

    她赤足一步一步走来,最终在轩一的面前蹲了下来,从白大褂的衣摆中,露出少女修长匀称的白净小腿。

    星落蘅一把揪住轩一的衣领,轻轻松松把已经接近昏迷的男孩提到与自己脸平齐的角度。

    “我也忘了告诉你,其实我是有无限自卫权的。”

    “只要有人敢对我动手,即使是行走,我也可以揍给你看。”

    “前提是我能打得过的话。”

    “还有。”

    星落蘅银色的眼睛中倒映着轩一的面容,她侧头笑了一笑。

    “你姐姐不知道有没有告诉过你。”

    “连她都不敢和我打架的。”

    轩一睁开眼睛。

    “我只想知道。”

    “我姐姐是怎么死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