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十四章 灵液的价格

第十四章 灵液的价格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在挥别了大叔之后,轩一其实已经没有再在这个建筑里继续呆下去的理由了,本来凭着身体的记忆最终来到这里已经是多余的行为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轩一还想去另外一个地方。

    因为还有一个谜团没有解开。

    在天一阁的时候,轩一凭借药理解析的能力第一次获得了灵液的具体药方,但正是这个药方,让他对暗部所供应的灵液价格产生了怀疑。

    因为太便宜了,便宜到暗部简直就是在做慈善的地步。

    可是显而易见,无论是星城还是暗部,彼此之间都没有赈灾济民的爱好。

    只是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轩一随后的命运便卷入一场疯狂向前的狂飙旅途中,再也停不下来管顾其他的事情。

    现在轩一终于有了时间,只是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但是不重要轩一还是有些想知道最后的答案。

    哪怕无关紧要的答案。

    所以少年继续在暗部大楼里轻车熟路地移动,最后来到装备部近旁的药剂部门,推门而入之后才惊讶发现,这次值班的竟然还是几周前那个稍微有些刻薄的护士。

    不过护士并没有认出来他。

    毕竟当初轩一用了假发和美瞳来扮作和他们一样的星城族人,只是现在轩一用的却是真是相貌,除了像大叔这样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看护人员之外,没有谁会刻意记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去的普通暗部专员的模样。

    还是执行司的专员。

    不过现在看着轩一推门而入,那位护士还是皱了皱眉头,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的不耐烦还是写在那里。

    毕竟顶着这样的相貌还能进暗部大楼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这位护士也没有想要触碰这个霉头的任何想法,但是你要让她有什么好脸色,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无论是购买药剂还是查看药剂清单,都需要暗部成员特有的黑卡,轩一的黑卡早在被抓进地牢的时候就已经被没收了,之后再也没有补办的机会,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轩一恐怕今生都不会再有使用黑卡的体验了。

    对此轩一并没有太多的遗憾。

    他一步步走到这位忽视的面前,轻声询问道:“能不能让我看下配给表?”

    配给表便是暗部当天的物资供应表,其价格虽然略有波动,但是一般保持基本的稳定,曾经有专员进行过囤积居奇的勾当,但是很快就被暗部以更大的供应力度给打压了。

    一般而言,只要在表上的物资,暗部都能够几乎无限制地供给,只要你能够给出足够的积分。

    毕竟,暗部的积分相较于最终兑换的物资而言,其价值永远是偏高的,对此暗部是稳赚不赔。

    另外,不同的身份,拿到的配给表上的物资种类与额度也是完全不同的,身份高低甚至在折扣上也有微妙的差异,虽然这种差异到不了让人铤而走险的地步。

    声明要看配给表当然是内部人的说法,以及看配给表是不需要积分的。

    唯一需要的就是证明身份。

    于是那个护士抬起眼,冷冷道:“身份证明。”

    轩一不用摸遍全身就知道他身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自己是轩一,但是轩一也不需要证明这个。

    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轩一了。

    少年平静从黑铁戒指中取出星怀药在进门时候交给他的那个小小的令牌,轻轻放在木质的桌面上,用手指翻转方向,然后静静推了过去。

    护士原本漫不经心地翻着眼前的账目表,与其是说在打发时间倒不如说是在打发轩一,但当她的余光扫到那个轩一推到面前的令牌的时候,一起都变了。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柜台后面,额头紧紧贴着地面,再也不敢抬起,声音诺诺地从柜台那边传出:“大……大人,请原谅我的冒犯。”

    “我不原谅。”轩一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蜷缩颤抖的身体。

    白色的护士服下的躯体丰盈而柔软,抖动着就好像是一条蜷缩起来的蚕。

    当轩一说出那句我不原谅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心脏都在那一刻剧烈的收缩。

    但是少年的声音接踵而至:“因为我从来不将它视作冒犯。”

    “因为我习惯了。”

    “至于现在,我想要一份配给表。”

    “普通专员级别的。”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轩一享受到了他从未享受过的贵宾服务,对方谄媚地就好像是一只发了情的母猫,但是轩一所需要的只是一份普通的配给表罢了。

    多的他也用不上。

    配给表白纸黑字,罗列了普通专员可以用积分换取的物资,以及限额,轩一直接将表翻到了最后一页,然后眉头紧紧皱起。他平静将那张表递到桌面上,然后看向对方:“请问?“

    “这一项是什么时候更改的价格。”

    护士轻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看少年手指所指的条目,然后怯生生地笑了笑:“大人,一直都是这样的价格啊。”

    “灵液无论是原料还是制作流程都是只有大师级别的药剂师才能够驾驭的,所以这样的价格是我们暗星的内部价,外面的人想买还买不到呢。”

    轩一用手指在灵液的条目上轻轻划着,脑中静静思索,对方没有骗自己的道理,可是自己也没有记错的道理。

    他几乎是整个暗部兑换灵液最多的专员了,拼命完成一切高回报的工作然后将积分再兑换成可以救命的灵液,如果说当初就是这样的价格的话,那么他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他根本就无法兑换第一份灵液。

    “在什么情况下。”轩一抬头,黑色的眼睛盯着对方。

    “这张配给表上的价格会被人为更改?”

    轩一问道。

    护士怯生生笑了笑,小声说道:“大人说笑了,有谁能更改这张配给表啊,这是管理司统一发下来的。”

    “就算是管理司司长也不敢贸然更改。”

    轩一没有笑:“我现在认为你冒犯我了。”

    护士扑通跪下来,以头抢地:“大人,大人,您给我一条活路啊。”

    轩一看着对方。

    “在如今这座大楼里,除了知事大人,我最大。”

    “如果说这确实知事大人吩咐做的,我便既往不咎。”

    “如果不是的话,今晚你就会被送进下面的地牢。”

    “我会亲自欣赏对你的惩罚。”

    少年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寒意。

    护士低着头,从牙缝中挤出了声音。

    “是司长大人。”

    “是情报司司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