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43章 星轨长老会

第43章 星轨长老会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这是一个黑暗的大厅,环形的长桌上错落坐着身披长袍的银发老人。

    这些人先前轩一当然是一个都不认识,但是现在他却能够一一历数这些老人的名字。

    郡首星瑰年,吏部知事星守中,刑部知事星马牢,兵部知事星故剑,工部知事星鬼斧,礼部知事星知礼,户部知事星识敏。

    可以说,如今星轨长老会的成员,能来的都已经在这个最庄重的议事厅到齐,而唯一缺席暗部知事星怀药,正带着少女从大门处的光亮一步步走入,来到自己的位置平静坐下,星立华则安静地侍立在星怀药的身后,一动不动像是一块石头。

    星瑰年看着星怀药落座,才皱着眉头开口道:“怀药,你这似乎不合乎规矩?”

    星怀药抬起头,眼神冷得像冰一样,在平日里,暗部知事位阶要落郡首半头,所以面子上他们也算尊卑有别,谦恭礼让,但是这一次,星怀药却毫不留情地开口,语气中满是不豫:“今日之后,如果她还活着,她便是星城行走,来这里有什么不可?”

    “今日之后如果她死了,她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来这里有何不可。”

    星怀药此言一出,环桌旁的老人纷纷侧目,看向这位平素严厉但是进退极为有据的知事。

    至少此刻,他根本就不想掩饰自己的怒意。

    星瑰年沉吟片刻,还没有开口,不远处的星马牢便已经阴冷发言:“怀药兄难不成真把这个贱民当自家亲生女儿了?”

    另一面,兵部知事星故剑在星怀药之前做出了自己的回应:“马牢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即将迎来的行走,无论是这对姐弟中的任何一人,都是通常意义上的贱民。”

    “所以我说星主一定是老糊涂了!”星马牢愤愤不平地发着牢骚:“我族数万年无上光辉,此刻竟然要蒙上如此的耻辱。”

    “我要纠正一下。”礼部知事星知礼安然冷静地开口,泠泠的声音在大厅中回响:“贱民这个词汇在我族存在的时间并没有超过千年,我族并没有如同霓凰一族那样,有着天然的种姓。”

    “以及,我们的永耀至尊阁下,在现在的语境中,也属于贱民的行列。”

    “所以说知礼小姐认为当初设立关于贱民的法律是错的了。”星马牢冷冷回应:“那些老鼠洞里有的是男人没有婚配,不知道知礼小姐家的许多女眷愿不愿意委身下嫁。”

    眼见这场争论即将蔓延为一场谩骂,干瘦萎靡的老人指节轻轻叩击面前的桌面,有节奏的响声瞬间压下去了所有人的声音。

    星守中眯着有些老花的眼睛,沙哑着喉咙轻声说道:“这是星主的意思。”

    “你们谁有异议,请自己去见星主说明。”

    大厅中瞬间鸦雀无声。

    星城星轨长老会,满员九人配额,如今行走位置空悬,所以事实上,八人齐全的星轨长老议会,已经很久没有召开过了。

    但是这一次商议的事情实在太过于重大,所以没有人想要推脱。

    要知道,星轨长老会最终是依靠投票议事的,所以即使是星瑰年贵为星城郡首,权柄最大,又实际担当星轨长老会的议长之职,但是对于同为长老会成员的其他成员,她并没有绝对的权威。

    所以星怀药才会平日里让她三分,可是此时却丝毫不假以颜色。

    但是,身为星城最高领袖的星主,却完全不列席星轨长老会,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景。

    当然,这个规矩从数万年前开始就存在了,只不过星澈一族安然度过百族之战的万余年来,星主有且只有一个,他所具有的权威无上,当然不用去靠这套议事投票的框架来给自己加戏。

    自从那位星主大人回归星海之后,接任的星主便是永耀至尊阁下,这又是一尊真正的杀神,所谓星澈一族搬起来砸自己脚的最大那块石头,整个星城都在她无上的武力威慑下战栗,拳头便是道理,而永耀至尊阁下的拳头不仅星城最大,放之整个世界也是最大的。

    直到永耀至尊阁下也回归星海之后,星城的星主阁下才稍微正常了一点,不过由于历史的原因,星城最终所挑选出来的星主毫无疑问都是整个星城最强的那个人,比如眼下如果星主大人突然回归星海,那么下任星主肯定不是由行走接任,而八成是星瑰年和星怀药这两个号称战力星城前三的大佬打一架,胜者才有机会染指星主之位。

    可是没有这个比如,因为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星主不仅还活着,还能活很长的时间。

    甚至比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能活的更久。

    毕竟星主阁下执掌的是光阴与时间的权柄。

    而哪怕星主因为身份的缘故不方便列席星轨长老会,但是并不意味着星主会对这个星城最高的常务决策机构彻底失去控制,在正常情况下,行走阁下当然是星主在星轨长老的耳目,因为在一个行走真正成长起来,能与这些知事大佬们真正扳手腕之前,他的权威都是由星主赋予的,所以星主当然可以给他绝对的信任。

    这也便是星主总是称轩一为自己的行走的原因。

    但是星城行走空悬了这么多年,但是这么多年星轨议会总不能不开啊,所以平日里帮助星主控制星城行政机构人事权的吏部知事星守中,则当仁不让担当了这个角色。

    所以他在星轨长老会上极少发言,但是一旦发言,都是携带着天恩雷霆。

    于是这个关于行走身份的议题就这样干净利落地告一段落,只要星主阁下还活着,那么就算是说星主大人想要一只猪当自己的行走,只要星主阁下高兴,也是他说什么算什么。

    但是星守中说过这句话之后,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是极有分寸的老人,喧宾夺主的事情,偶尔可以为之,但是总不能一直做下去。

    他重新在自己的座位上佝偻起来,星瑰年不动声色地接住了话题。

    “既然应该来的都已经到了,那么我们这次的议题你们都应该已经清楚了。”

    “在千星试中,我们培养出来的两个青年俊才成功夺得了我们阔别数十年的千星试优胜。”

    “按照正常的规则,他们应该成为我们的行走阁下。”

    “但是,星城从来不曾同时拥有过两个行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