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46章 星火燎原

第46章 星火燎原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而在接下来的三百年间,则是单单属于永耀至尊一个人的三百年。

    生杀予夺,横压一世的三百年。

    可谓如今星城的一切,都烙上了那位永耀至尊的鲜明印记,不可抹消,就如同那至今依然高高耸立的天之塔。

    如今星故剑在这里故事重提,而且还是以隐晦的方式提及星城最不堪回首的那段过往,但是对所有人的惊醒不可谓不深。

    几乎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那个站在星怀药背后的少女,根据记载,永耀至尊阁下也是银发金眸的体征,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永耀至尊阁下容颜足以倾倒天下,其金眸也璀璨如烧熔的金液,而不是像星立华这样有些黯淡的古铜色。

    毕竟永耀至尊是至今所记载的,唯一一个不同隐族之间通婚最终还存活的个体。

    面对那些几乎能将自己灼穿的目光,星立华依然一动不动,恍然未觉。

    但是正在这个时候,黑暗中传来了“非也非也”的冷冷声音。

    几乎所有人都一瞬间在座位上站了起来,连在天空中无形俯视的轩一也骤然一惊,因为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大厅中还有第十个人的存在。

    这里可是星轨长老会,七位知事,一位郡首,外加被星怀药强行带进来旁听的星曦,这九个人的配额几乎已经是这个大厅的满额配置,就如同这张大的有点夸张的环形圆桌,其实也不过设立了九个座位。

    即使是在场最强的星瑰年与星怀药,都全然没有觉察到这个大厅里还有第十个人。

    星城的防卫保密,什么时候松懈到这个程度了?

    在那一瞬间,星怀药心中便已经兜兜转转了无数个惩罚的措施。

    而不等所有人开口,那个在黑暗中隐藏的人已经慢慢从中走出,嘴中轻飘飘地开口:“请问。”

    “有什么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正在开会的星轨长老会。”

    当看到那个人的样子,每个人紧绷的心瞬间松了下来,星瑰年第一个坐下座椅,重新平静笑道:“当然是因为他在会议开始之前就隐藏在这里。”

    “星淮南,你一百七十年前已经不再是星轨长老会的成员,怎么?如今还有闲心回来看看?”

    来人在黑暗的大厅中一步步走进,最终在环形圆桌那个原本属于行走的空缺位置坐下,侧头,伸手敲了敲桌面,然后看都没看星瑰年,而是将目光指向了星守中:“老头,你就说我这合不合规矩吧。”

    星守中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星淮南哈哈大笑,望向周围众人:“你们看,我虽然称不上合乎规矩。”

    “但似乎也算不上不合规矩。”

    轩一在半空中死死盯着这个被星瑰年称作星淮南的人,他当然知道星淮南是谁,可是那一天他按照鸠三的嘱托给这个星淮南送点心的时候,他分明是一个衰老垂死的老人。可是现在,眼前出现的星淮南,裹着一件绣满星辰的黑色长袍,身材健壮,双目炯炯有神,看起来再活几百年都不成问题,哪里能和当初划等号。

    星瑰年看着对方,【求死不得】星淮南,在星怀药接任暗部知事之前,一直都是他执掌暗部,并且在整个世界都有着赫赫威名,所谓的【求死不得】便是对他的最好赞誉。

    只是由于星淮南自己的权柄缘故,他非但寿命绵长,更几乎不可能被杀死,以至于他的许多朋友与敌人都故去的当下,他还依然活着。

    而星怀药则向着星淮南微微欠身,淡淡道:“见过老知事。”

    星淮南摆了摆手,抬头看着星怀药:“如今你都成长到这个地步了,也就不要对我还这么客气了。”

    “以及,我这次来,所说的话可能会惹你不喜的。”

    这样说着,星淮南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向星故剑:“我本来只是想听一听,但是听到有人在大放厥词,就真的有点忍不住了。”

    “所以我先说一下我的意见。”

    “那就是行走宝座上,只能坐一个人。”

    星故剑无喜无怒,平静与对方对视,虽然说修行一途年龄越老便越占优势,但是往往终究有自己的极限所在,如果单单比年龄就能够分出高下的话,那么之前在须弥山上的那头山岳巨鼋肯定能排得上当世前三。

    可是结果一群不过二十多岁的洞玄小辈都足以让它饮恨。

    “敢问淮南前辈有何高见。”

    星淮南哈哈大笑,他行事放肆恣睢,一点都不把这个星轨长老会放在眼里,手指轻轻叩击桌面的同时,他的话也随之蹦出。

    “我先不说主少母壮,国无二日的道理。”

    “你只说了当初永耀至尊失去控制,最终酿成大祸的道理,但是你可知道,为何曾经的区区兵器,最终成了我们的永耀至尊?”

    “永耀至尊阁下当然惊才绝艳,横断天下,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有一个身为天武帝的好哥哥。”

    “若不是曦彻皇帝在背后不断挑拨并且创造机会,甚至从星城这边交换走兵器的控制权,我们哪里会一步步失去对兵器的控制。”

    “而今当然也是这个道理。”

    “行走不是必须只有一个。”

    “但是如果当行走宝座上是一对双生子的话。”

    “我们必须杀死其中一个,然后将第二个捧上王位。”

    “否则有朝一日,这对姐弟羽翼已成的那一天,我或许已经死了,就凭你们这些废物和那个总想着无为而治的星主阁下,能够驾驭得了这两个同心协力,彼此谋划的绝代天骄?”

    “互通声气,互为倚仗的道理,我这个老的快死的老头子都懂,你们这些号称执掌星城的大人物也不懂吗?”

    这位老人一句一句几乎是怒骂而出,将整个黑暗大厅几乎真的隆隆作响,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几乎都为之振聋发聩。

    户部知事星识敏此时方低声开口,稍有点脆生生的味道:“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最终逼反了行走,该如何是好。”

    “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星淮南哈哈大笑,在笑声中朗朗开口:“该反的终究会反,你说如果说是一场火,非要等到它呈燎原之势你再去扑灭?”

    “还是说先看这火究竟是想安安稳稳在壁炉里烧着,还是想点着你的房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