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74章 带恶人

第74章 带恶人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方才轩一还是巨人的时候,他并没有分清那几只蚊子都叫什么,自己又拍飞了哪几只蚊子。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拍飞了最弱的几只。

    工部知事星鬼斧,户部知事星识敏,礼部知事星识敏,这三位不在自己面前的几只蚊子之列,但是其他人,则都在其中。

    星瑰年在剩下的所有人中修为最高,可是即使是她,也不敢说自己稳胜星淮南,更不要说方才那个冰川巨人在突破他们设下的拦截网时,其反噬已经先行重创了他们所有人,其状态早已经不是全胜。

    而之前完全不知道这次突然从海上出现一言不发便对星城展开攻击的神秘存在究竟是何方神圣,可是如今看到那张已经刻入他们所有人记忆中的脸的时候,星瑰年一瞬间彻底愣住了。

    “行走大人?”

    轩一听着这个称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不敢当。”

    这样说着,他抬眼看了看天空:“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又为何会化作冤魂来到这里索命。”

    “以及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有多少时间,是不是会下一刻就会魂飞魄散。”

    “所以,一切长话短说,万事从简。”

    他看着目前的几个人。

    星瑰年,星怀药,星故剑,星守中,星马牢。

    当初在星轨议会中投票的九个人中。

    星淮南已然身死,星识敏星知礼当时没有投反对票,也已经被打飞,生死不知,暂且不论。

    星鬼斧虽然上次没有杀掉,但是对于这位知事大人,轩一选择他只是因为他最好杀,其实并没有多余的恨意,也没有时间去把他找回来。

    “知事大人。”轩一看着星怀药,平静说道:“我知道您对姐姐多有照顾,所以一直都不算喜欢我,而我后来也辜负了您的期望。”

    “我很抱歉。”

    “所以即使说您阻止我杀星鬼斧,我也只是很遗憾,并无怨怼。”

    “眼下,如果您愿意袖手旁观,那么我愿意放您一条生路。”

    星怀药看着轩一,最终没有说如果我不愿这句话。

    轩一方才瞬杀星淮南,其修为可怕之处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虽然说星主已经很久没有出手过了,但是叶萱还是有出手记录的啊。

    叶萱当然也有杀星淮南的实力,可是这样轻描淡写,一个照面便将其彻底击杀,这已经突破了所有人的认知。

    眼下轩一的可怕,恐怕只有当世四位顶级强者齐聚才能够与之抗衡。

    星怀药不是不知进退之人,他也不至于为了一句口舌之争便置性命于不顾,因为这样完全没有意义。

    所以,他保持了沉默。

    轩一看到星怀药的变通,然后再看向另外两人。

    星守中与星故剑。

    “你们要一起死吗?”

    轩一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这个状态能够保持多久,所以有些事,能做就要尽快做。

    星守中后退了一步,表示置身事外,但是星故剑却摇了摇头:“我当初虽然希望星城可以同时拥有两位行走,但是如今你所做的事情,我并无法苟同。”

    这样说着,这位有点秀顶的中年男子平静伸出右手来,一柄看似平淡无奇的银色钢剑在他手中浮现出来。

    “向行走阁下讨教。”

    哪怕说如今轩一已然被废,不过在没有选出来新的行走之前,所有人依然愿意用他旧有的称呼来叫。

    轩一却摇了摇头:“那样太废功夫了。”

    此时的少年站在星城高耸的城墙之上,一眼便能够看到隔着那层波光结界之内的城中建筑分区,也能够看到那些已经全副武装站在街道上的士兵,以及更多被勒令呆在家中不得外出的平民。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当初杀我姐姐,是为星城,是为未来着想。”

    “那么现在,如果你们不能阻止我毁灭这座城市,那么,你们又愿不愿意为这座城市而死。”

    “就好像方才星淮南所做的那样。”

    这样说着,轩一伸手重重拍向距离他不过十几米的星城结界,只见波纹荡漾之间,整座星城上空,瞬间凝结出一层足有数米厚的冰壳,随后,那座庞大的,足够将整个星城包裹在内的庞大结界开始慢慢地土崩瓦解。

    那些几米厚,像是小山一样的冰块也便从天空之上坠落如同陨石,随即被城中的强者出手将其击碎,化为飞雪。

    但是也有少数没有被成功拦截,也或许是那里无关紧要,于是冰块下落直接砸塌了几座房屋,其中传来了压抑的尖叫和随后绝望的哭泣声。

    虽然说这是轩一第一次掌握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是不知为何,当他从那种浑浑沌沌的状态苏醒之后,就在第一时间清楚自己能做哪些事情,又做不到哪些。

    比如现在,他轻轻一掌,便拍碎了星城的护城大阵,比之当日一指划开结界的叶萱,甚至犹在其之上。

    当轩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面前这些星城最恐怖的大人物,看他的目光更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他们没有逃走已经是极大的勇气,更不会有人会趁机攻击轩一。

    “兵主大人如果您一定要参与的话,我也可以算你一份。”

    “不过就现在来说。”

    轩一扭头看向星瑰年:“郡首大人,您与您儿子的性命,来换这座城。”

    “敢问您愿不愿意?”

    星瑰年露出平静的笑意。

    “倘若您言而无信呢?”她款款说道。

    “您只能寄希望于我言而有信。”轩一开口道:“就好像我当初只能把我和姐姐的性命寄托于你们的怜悯上一样。”

    “原来是这样啊。”星瑰年摇头微笑,这位相貌平平的中年妇人此时笑起来竟然有这样别样的美丽。

    她伸张双臂,一条银色的长索从她袖中飞出,看起来正是她当初用来试图擒获轩一的那条长索,随后是各式各样的小巧物件,有镜子,有吊坠,有戒指,还有一面银光闪闪的小巧盾牌,这位星城郡首贵为星城的最高行政长官,手中所握的高阶灵器不计其数,而此刻她似乎是将那些灵器全数拆卸下来,甚至有几分不希望其在轩一的攻击下被损坏的意味。

    随后她手一招,那些灵器纷纷化作长虹,飞入星城腹地,似乎又让自己心腹之人好好保管的意味。

    然后只穿一袭白衣的星瑰年披散长发,平静向前走了两步,星马牢咬紧牙齿,望向轩一的目光第一次充满了极致的怨毒,原本这样的怨毒会让沉浸在复仇中的轩一如饮甘露,但是现在,不知为何他只感觉有点意兴阑珊。

    是啊,当你杀自己的仇敌时候,肯定是他跪在地上苦苦求饶才对啊,然后你再毫不留情地将其杀死,才会有大仇得报的感觉。

    可是现在,对方以赴死的姿态走向自己的时候,反而自己才是那个恶人的感觉。

    当然——自己本来就是恶人,不是恶人的话,怎么会用星城的千万住民作为威胁呢?

    轩一这个时候,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真的是姐姐会希望自己去做的事情吗?

    姐姐如果看到现在自己的样子,她又会怎么想呢?

    这样想着的轩一即使是眼下的冰雪之身,也不由有一点头晕目眩,但是他还是看着已经走到距离自己不过十来米的星瑰年,然后平静伸出了手。

    正在时候,轩一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在变得缓慢下来。

    他露出冷笑:星主顾然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但即使这样,他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手腕一扬,一道冰冷的气息从手心涌出,扑向坦然赴死的星瑰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