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八十一章 平凡之路

第八十一章 平凡之路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自从那一夜的刺杀失败之后,轩一的行走之位便被除名,但是出乎他们所有人的预料是,最后这个曾经创造过无数奇迹的男孩真的没有死在这里,而是逃亡了不可知处。

    从那个时候起,她与轩一的联络便彻底中断,这个以一己之力震惊整个世界的星城行走,便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半年多来,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触角都没有侦察到他的消息,他就像是一颗流星,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名满天下,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位不过十五岁的星城行走,以及他所创造的惊人业绩,可是流星闪耀的代价是燃烧自己。

    当残躯燃尽,他不过是一块黑糊糊的石头罢了。

    但是,奥斯椒月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还是有点怀念那个有那个男孩的世界啊,她闭上眼睛,便能回忆到她们在那座森林里所经历的点点滴滴,这一切如今回想起来有如梦幻,而那竟然是自己与那个男孩关系最近的时刻,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一直若即若离,甚至有些时候反目成仇。

    虽然说轩一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但是既然没有看到尸体,那么奥斯椒月还是可以希望有朝一日看到他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个时候,或许就能和他谈一谈那个曾经以为没有希望,如今看来反而刚刚好的事情。

    她在对方身上投资了那么多,最终去没有收获报酬,这让这位公主殿下如何能够甘心。

    正在这个时候,奥斯椒月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指处突然灼痛了一下。

    ……

    ……

    叶雅一袭白色的纱衣,正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任由女官在裁剪她的蓝色短发。

    这头短发在星城时候出于任性剪成了这样,虽然半年来还是长了一点,但与之前的形象依然大相径庭。

    历代九公主都是以长发示人,唯一一个短发的反例便是领导兰叶荣耀卫国战争时期的九公主叶青,而现在世界承平近千年,叶雅如果日日以短发示人怎么都会让有些人感到别扭。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叶雅表现出来了颇为强硬的固执。

    “让它自己慢慢长吧。”

    这位未来九公主如是表示。

    所以而今对她短发的打理,只是修剪形状,其实有无数人都盼着这位小公主的头发重新长起来,所以怎么舍得再多下几次剪刀。

    此时星城正在举行星海联盟的第一次联合行动,这将是载入历史的一页,原本叶雅现在也应该在那里,但是这位九公主却表示了强硬的拒绝。

    自从得知那位新任的星城行走在就任半个月之后,便谋逆叛逃,如今多半已然身死之后,叶雅并没有像很多人担心的那样抱着枕头在被窝里哭湿了几床被子。

    事实上,这位九公主在结束了星城之行之后,成长的速度让所有熟悉她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不仅修为上突飞猛进,性格更比之以往坚韧许多,得知轩一的噩耗之后保持镇定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她也开始慢慢尝试担下一些原本不愿承担的九公主责任。

    比如眼下,便是再为她做入学之前的最后准备。

    入学,当然是入叶夜学院。

    事实上,自从初代九公主叶青以降,历代九公主都曾经入学叶夜学院,而以叶雅的年龄,早在去年便应该入学了,只是那个时候正闹别扭的公主殿下坚决拒绝之后,叶萱最终答应了她任性的请求。

    而这一次,则是叶雅主动提出来的要前往叶夜学院。

    所有人都欣慰地感觉,自己这位原来甚不靠谱的公主殿下似乎在一夜之间成长起来,这充分证明了当初叶萱选择的英明,而压下了一大批当初质疑的声音。

    但是只有她才知道。

    自己终于明白了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东西。

    以及想要那些东西。自己究竟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这样想着,叶雅勾起嘴角,做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但是笑着笑着,少女轻轻咬住了嘴唇。

    ……

    ……

    而在那座人迹罕至的森林中央,朔风狂舞的冰原上,轩一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了。

    他在冰湖中整整沉睡了一个月,才最终被修复了几乎垂死的身体,随后在那座花海中的小楼里,他又躺了两个月,才终于把伤势勉强养好。

    接下来的康复训练,更是用了足足三个月之久。

    毕竟这个世界上,受了他曾经那样伤,还能活下来的人,在此之前从未有过。

    在此之后也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还多亏有这样一座孕育万物的冰湖。

    不过苏醒之后,轩一便很少说话。

    说的少,便想得多。

    如今虽然他侥幸活了下来,但是曾经的修为也被冰湖几乎完全抹去,七夕紫蓂虽然没有被根除,但是在这样洗髓伐毛的改造下,终于还是压制住了这种弑神之毒的肆虐,而相应的,他格物境之后的修为也荡然无存,需要时间来慢慢补足。

    当然,从现在开始,轩一也没有了当初必须和命运争分夺秒的紧迫感了。

    此时的少年裹着厚厚的大衣,又一次来到了冰湖之畔,看着湖边那个等待自己的纯白身影,少年苍白异常的脸上露出了极为幸福的笑容。

    如今的星立华化作了依托于冰湖存在的魂魄,只要冰湖不灭,她就可以保持神智和记忆,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完善自身。

    毕竟七夕紫蓂对灵魂的侵染是全方面的,当初如果不是有极为熟悉七夕紫蓂的轩二在那里,并且第一时间截取保留了星立华相对洁净的魂魄,那么也不会有而今以这样形态活着的姐姐。

    星立华看着这个已经大致复原的少年,远远开口道:“你要走了吗?”

    轩一点头:“姐姐真的不跟我一起吗?”

    星立华摇了摇头。

    轩一没有再说什么,甚至没有流露多少失望的神色,而是接着说道:“我会在外面努力找到能让您真正复活的方法的。”

    星立华笑了笑:“我感觉现在就很好啊。”

    轩一看着姐姐,只是摇了摇头。

    星立华便不再提这个话题,而是开口说道:“不知道我曾经有没有对你说过,我以前最崇拜的人是永耀至尊。”

    “她以兵器之身,于不可能之境奋起,最终成为了星城的最高领袖。”

    “我一直以为我和她很相似,所以事事都将她作为榜样。”

    轩一点了点头。

    “但是在遇到你之后。”

    “我便没有那么喜欢她了。”星立华继续说道:“我逐渐更加想成为那位九公主,九公主叶青。”

    “你知道为什么吗?”

    轩一摇头。

    “因为她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幸福的好人。”星立华笑着说道:“我知道我这辈子都成不了像她那样的人,所以才会向往,所以才会努力做一个好人,以及希望,你会是一个真正的好人,而不是像我这样的坏人。”

    轩一咬住嘴唇,想要出声反驳,但是星立华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轩一便闭上了嘴巴。

    “是的,我当然不是好人,哪怕我努力伪装成好人。”

    “但是一个人做过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我知道你想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在这一路上,你其实还是做了很多好事不是吗?”

    “不像姐姐我,这一辈子只做了一件好事,那就是救了你。”

    “我本来想把你教成一个好人的,不过连自己都不是好人的我,做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我尽力了,不是吗?”

    “你才十五岁,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风景可以看,可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你可以真正为自己活下去,而不是为了我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只希望你可以快乐地活下去,你既然不想做行走,那就不要去做好了。”

    “我对你没有什么多余的要求,如果有的话,那么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希望你做一个好人,一个能给这个世界带来幸福的好人。”

    “连我的那一份一起。”

    “因为我并不曾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幸福,我很抱歉。”

    透明的少女侧头,微微露出笑容出来。

    温暖恬静。

    ……

    ……

    宁馨儿蹑手蹑脚缩在蔷薇花海中,看着那个穿着大衣仍然显得有些单薄的少年身影慢慢消失在风雪之中,只要走出冰原之后,在晖亡之林与冰原的交界处,那里就有一个可以通往外界的出口。

    当然,这个出口是宁馨儿特意给这个笨蛋家伙给撕开的。

    沨滢站在宁馨儿的肩头,突然开口道:“你说,他像不像一条狗?”

    宁馨儿好奇挠了挠头,问沨滢:“狗是什么东西?”

    白猫一瞬间有点语塞,然后道:“狗一种很凶恶,但可以吃的东西。”

    宁馨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追问了一句:“真的吗?”

    “那他一点都不像啊。”

    这几个月来,出于种种的原因,宁馨儿一直在和这个少年躲猫猫,即使有万不得已要出场的时候,也总是推给沨滢来做,多少有种生怕被对方抓包看到的畏惧感。

    毕竟其实她很喜欢对方在召唤自己的时候那种畏畏缩缩的态度,如果说一旦真身出现,那么尊严满满的自己以后如何回应他的召唤啊。

    至于其他的原因。

    那肯定是没有的好吧!

    不过现在少年终于走了,但宁馨儿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不要说那种如释重负的心情,甚至稍稍有点失落。

    她看着少年的离开的背影,哪怕说如今肉眼已经很难抓住对方,可是整个冰原都是自己的耳目,也不差这么一点的距离。

    “喂,沨滢。”宁馨儿突然开口,望着风雪弥漫的极寒雪原。

    “嗯。”沨滢回答了一声,然后重点强调了一句:“我是不会,不练,不学,这辈子你都不要指望我给你做饭的!”

    宁馨儿用力摇了摇头:“不是这个。”

    她迟疑了一下,轻轻说道:“我想出去看看。”

    “出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子。”

    “可以吗?”

    沨滢用力摇头:“不可以!”

    宁馨儿努力鼓起脸颊,做出威严的样子:“我会哭给你看的,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才算是哭,但是我肯定会哭给你看的!”

    白猫没有理会少女,它相信对方一定是三分钟热度,很快就会缩回她的冰湖睡大觉的。

    现在冰湖多了星立华这样一个住客,相信以后宁馨儿一定也不会那么闷的。

    宁馨儿酝酿了半天的感情,却不知道哭究竟是怎样的情绪,只能挫败地放弃,然后抬起头,认真看着沨滢:“我很想出去。”

    “你能陪我一起吗?”

    白猫看着少女的脸,终于确定这次她是认真的。

    似乎每个养女儿的都有这么一天?

    看着自己养大的女儿走向外面的世界?

    它假装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要出去可以,但你要有一个人类的名字。”

    “但这个名字我不给你取。”

    “我要你自己来取。”

    “自己来取吗?”少女陷入了迟疑。

    她看了看天,看了看地,看了看花海,也看了看花海后的冰湖。

    可是她唯独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少女可怜兮兮望着沨滢:“那个,我不要名字好不好?”

    白猫没有说话。

    少女咬了咬嘴唇,在上面留下清晰的齿痕,她闭上眼睛,只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

    可是突然,有一个名字在少女的心中跳了出来。

    她也跳了起来。

    “我想到了。”

    “我就叫林薇好了。”

    “林是这座森林的林。”

    “薇是这些花儿的薇。”

    “我叫林薇,可以吗?”

    白猫依旧看着少女的脸,没有说话。

    林薇点了点头,伸手将白猫抱进了自己怀中。

    “就这么说定了。”

    “以后我就叫林薇了。”

    “请多指教。”

    ……

    ……

    轩一走在风雪之中,依旧披着他那件已经很破旧的灰色大衣。

    道路上白茫茫一片,远处可以看到一些村庄闪亮着灯火。

    他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大。

    而这么大的世界,他第一次不知道究竟哪里才属于自己。

    从那座冰原走出之后,轩一在外面的世界漫无目的走了好几天,到处都在下雪,到处都是人,可是不知为何,少年总是找不到能让自己停下的理由。

    他不知道暗星是不是还在追捕自己,又或者已经停止了这种追捕,虽然说姐姐让他做一个好人,但是现在,他并不知道这个好人应该从哪里做起。

    正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十字路口那里,有一个蜷缩在那里的红色身影。

    他走了上去,看到那个身影正在瑟瑟发抖,低声啜泣。

    他看起来很小,而且似乎是她而不是他。

    轩一不想多管闲事,因为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可是他的身体已经蹲了下来,他听到自己的嘴巴在说话。

    “你家里住在哪里?爸爸妈妈呢?”

    女孩头也不抬,在一直哭着,轩一想了想,从黑铁之戒中取出了一小块面包,递了过去。

    女孩依旧没有接。

    轩一望了望四周,方圆几里地看起来都没有人家,究竟是那个狠心的父母把她扔在了这里。

    以及眼看就要冻死了。

    他轻轻咬了咬嘴唇,然后弯下腰,将那个女孩拦腰抱了起来。

    女孩瞬间挣扎起来,低声道:“你放开我,救命!”

    她说的是当地的语言,不过好在轩一还听得懂。

    当抱起女孩的那一瞬间,轩一就知道为什么她会被丢弃在这里了。

    她全身都在发烧,非常滚烫的那种高烧。

    以及,她的脸上,一半是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冻得发红的,可是另外一半,却生满了密密麻麻的肉质物,看起来丑陋异常。

    女孩的呼救声在风雪中迅速被湮灭,当然没有任何人听到。

    轩一听到自己说话,用了和她一样的语言:“不要怕,我会救你的。”

    女孩听到他的声音,哭声更大了。

    “没有人要我的,我是个怪物,没有人要我的。”

    她的哭声绝望而呢喃。

    轩一笑了笑,把她放在了地上,指了指自己的脸。

    “你看,我也是怪物啊。”

    “我们是大怪物和小怪物。”

    “所以,我不会嫌弃你的。”

    女孩听到这话,终于好奇地望了过去,只看到眼前这个大哥哥看起来眉清目秀很是好看,可是不知道为何,他的右脸血肉翻卷,看起来异常可怕。

    可是不知为何,女孩看着轩一的脸,终于咯咯笑了起来。

    轩一静静将右手背在身后,那里有一块生锈的铁片,铁皮上淌满鲜血。

    他伸出了手:“跟我走吧,好吗?”

    女孩咯咯笑着,然后把小手放在了轩一的手心里。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妖怪啊。”

    “那我以后叫你妖妖好不好。”

    “好的。”

    (第四卷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