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10章 父女兄妹

第10章 父女兄妹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待到谢帮那一群人退走之后,赵叔才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几乎要跌倒下来,还好轩轶上前不动声色扶了他一把。

    虽然说曾经也是在风吹雨打中历练过的,尸山血海称不上,但至少大风大浪也算经历过,不过而今毕竟年纪大了,又受过重伤,亏了气血,所以当那一口精气神消退之后,整个身体都感觉苍老了十岁。

    看着少年那戴着半张面具的脸,赵叔叹了口气:“长江后浪推前浪,轩小哥这样俊的身手,又何苦在我这儿蛰伏呢?”

    轩轶微笑说道:“因为赵叔您房租便宜啊。”

    此话出口,赵叔这样的老江湖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毕竟说的好有道理。

    说完这句话,背着沉重龟壳的妖妖也早已经来到轩轶身后,少年回头,向着妖妖伸出一只手:“凝神补气丹。”

    妖妖这次倒没有出言,而是乖乖从衣袋中掏出一小瓶药来,递给轩轶——她的衣服看起来单薄,可是里面就好像百宝匣一样,似乎装满了各种瓶瓶罐罐,简直是轩轶的移动药柜。

    轩轶拿着那瓶白瓷的药瓶,伸到赵东面前:“赵叔您气血有亏,今天又伤了身体,如果再不服药温养的话可能会有瘫痪的危险。”

    赵东哈哈大笑,方才这位租客小哥帮了他大忙,已经感恩不尽,此时再拿出药来,就有点无事献殷勤的感觉了。

    他生性坦荡利落,不想承这位小哥的人情,谁料轩轶在他笑声中接着说道:“诚惠三百块。”

    赵东的笑声瞬间小了下来,身边的妖妖狠狠瞪了轩轶一眼。

    轩轶恍然未觉,继续说道:“我是当医生的,当然卖药肯定是本分。”

    赵东这个时候才感觉这个小哥好生有意思,他伸手接过药瓶,连检查都未曾,便放入怀中:“下月的房租减三百可以吧。”

    轩轶点了点头,似乎非常满意,他来这座兰阴城还不到半月,住两个月应该不成问题。

    “当然可以。”

    ……

    ……

    这栋三层公寓在兰阴城北侧,虽然不算偏僻,但当然也算不得繁华,只是兰阴城不大,从公寓出发,到广源堂对面摆摊,不过十来分钟的脚程,算得上是交通便捷。

    轩轶所租的住所在公寓二层左侧,门牌号203,由于赵叔这个公寓是近十年新建的,所以虽然只有两室一厅,但却依旧有独立厨卫浴,接着城中的统一暖气,即使是数九寒冬依然有热水供应,这在很多地方是不能想象的,毕竟兰阴城冬季有时候气温会低到零下二十度,那个时候有热水可以洗脸洗澡真的是应该赞美诸神的事情。

    而且租金真的很便宜。

    两室一厅大概六十平的空间,一个月租金只要一千二百块的兰叶币,而且拎包入住,各式家具一应俱全,只需要预付一个月的押金便可以入住,性价比真的是高的不得了。

    轩轶拿出钥匙,打开了203房间的房门,只见里面家具朴素但颇为温馨,妖妖进了门,就把龟壳卸在门后那个固定的橱柜里,然后蹦着跳着整个人转眼间就呈大字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了。

    屋子里两室一厅,其中较小的卧室是轩轶的工作间,毕竟平日妖妖身上那些成品药剂药丸也不是凭空变出来的,需要轩轶定时制作,好在黑铁之戒其中储存空间甚大,搬运起来也不算太过困难。

    而另外两个房间,客厅事实上是轩轶的卧室,而剩下那间则是妖妖的闺房,虽然说妖妖此时年纪尚小,但是轩轶自己小时候不到七岁就和姐姐分房睡了,这么算的话妖妖的年纪都有点大了。

    当然妖妖自己还是蛮不情愿的,前面说,她就好像缺乏安全感的流浪狗,只有依偎在轩轶身边才感觉自己不会随时被抛弃,所以为此轩轶和妖妖认真讲过几次道理,最后妖妖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要求是轩轶在起床离开房间之前,必须要把她喊醒。

    事实上,每天不到五点妖妖就自己先醒了,然后装着睡等轩轶起来叫她。

    但是小女孩的伎俩又如何瞒得过感知敏锐的轩轶呢,轩轶也不点破,只是就这样一次次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这位小姑娘问早安,然后给她做简单的早餐,等待她自己穿好衣服坐在餐桌边。

    这对少年在彼此之间消磨着对方的耐心与戒备,直到最后当终于有一天,轩轶早上起来的时候,确认妖妖真的还在熟睡而不是装睡的时候,这个少年从冰湖走出之后,第一次那么真切的开心。

    那天早上他给妖妖做了上好的小牛排。

    妖妖进屋就躺在沙发上,可是轩轶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首要的当然是做饭了,虽然婉拒了最后陈稻一定要管饭的请求,但是该吃的饭当然也不能少。

    轩轶检查了昨天买回来的食材,最终打算做小羊肉的馅饼配紫菜蛋花汤,正当他脱掉身上的白衫换成围裙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这个时候又有谁回来敲门呢?

    轩轶向着就要跳起来开门的妖妖摆了摆手,自己甩了甩手上的水渍,围着围裙走到门口,然后将手握在了把柄上。

    还没有开门,轩轶的感知便已经探出了门外,那是一位青碧色长发的温婉女子,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鹅蛋脸庞,皮肤细腻白皙,黛青色的眼睛深邃幽深,素颜未施粉黛便显得颇为美丽动人。她穿着月白色的短袄,藏青色的长裤,并未梳髻。

    轩轶确定来人,方才拧开了房门,然后笑了笑说道:“赵姑娘突然来访,我还没来的及换衣服,实在是抱歉了。”

    是的,眼下的轩轶一身居家的宽松衣物,还围着一条雪白绣花的围裙,要多家庭妇男有多家庭妇男,除却脸上那张依然没有摘下来的面具破坏了整体的氛围之外。

    来人正是赵雪宜,她脸上微微一红的,但是最后还是低下头来:“今晚的事情真是谢谢您了,不是您出手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阿爹让我不要下来,可我又怎么能放得下来心……”

    言外之意您是在角落里旁观了全过程咯?或者说随时都准备跟他们走来让他们不要为难自己阿爹了?

    轩轶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他淡淡点了点头:“所以说赵姑娘您是来道谢的了?”

    轩轶将目光看向赵雪宜的双手,只见那双芊芊素手上,正用白毛巾捧着一个涂着白釉的瓦罐,瓦罐里咕噜咕噜,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沸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