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44章 和坏世界打交道的我们

第44章 和坏世界打交道的我们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无论轩轶想不想解释,但是终究还是要给出解释的。

    其实最好的解释当然就是少年在赵雪宜赵姑娘屋里留宿了一晚,至于在之前回来给妖妖换药,哄妖妖上床这些当然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插曲不是吗?

    毕竟如果一切阴谋与真相都能够用一句少儿不宜来掩盖的话,那么相信这个世界上肯定到处都是少儿不宜。

    当然,这样做的弊端肯定是传出去很不好听,至少说轩轶很可能会被谢恩盘上那么一顿。

    但是赵雪宜肯定会替轩轶掩饰的,以及现在赵雪宜和谢恩正处于冷战阶段,赵姑娘长得又漂亮,轩轶真的去趁虚而入又有什么问题吗?

    不用皇上我冤了,毕竟臣妾也没做错什么。

    但是轩轶偏偏不想这么做。

    哪怕说妖妖明确说了她不想听轩轶做了什么,她只是发现晚上轩轶不见了自己很担心而已。

    但是轩轶认为自己有必要向妖妖说这一切。

    哪怕说说真话比说假话的代价大得多。

    “我今晚去了柳思思的家中,然后找到了一点东西。”轩轶用这句话来起头,然后看着妖妖的眼睛。

    妖妖点了点头,示意轩轶说下去。

    然后轩轶便如实向她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除了极少数比如说轩二的存在,以及自己的过去依旧没有提及之外,剩下的轩轶都说了。

    包括柳思思宅院的结界,死去千年的死灵法师,关于复活的秘术,疑似柳思思父亲的日记主人。

    还有要求分一杯羹却被瞬杀的暗部暗线星耀羽,以及黄雀在后的赵雪宜,赵雪宜的真实身份,以及邀请他给棘家小姐看病的请求。

    原原本本一切从简,但是当这番话说完的时候,天色已经渐白。

    妖妖一字一句地听着,直到听过了最后一个字,才张口说道:“你随便说个谎话骗我就够了。”

    轩轶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你不想去骗的人啊,我骗过太多的人了,总会骗得有些累了。”

    “所以才会想找一些人说点真话。”

    “况且这些真话也并非完全没有用处。”轩轶摸着妖妖红色的短发,柔软如丝:“假如哪一天,我无法保护你的时候,需要你自己保护你自己的时候,你所记住的我所说的话,比妖妖你想象中要值钱得多哦。”

    妖妖只是摇头,没有开口。

    轩轶微笑:“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坏的,所以,我们总要抱着最坏的打算,才能和这个世界好好的打交道。”

    ……

    ……

    讲完了这个不算漫长的故事,真实世界的故事也慢慢迎向了尾声,轩轶一夜未睡,妖妖也一夜未睡,但是一夜未睡的二人吃过早饭,依然像往常那样踏着晨曦去药店的对面摆摊,风雨无阻,因为这就是生活。

    路上见过在公寓三楼伸手安静送别的青发赵大小姐,也看过在街道旁向着轩轶弯腰致意的谢帮成员,一直到了广源堂的门外,才看到一个男孩正在那里等待。

    他一身粗布短衣,在寒风中稍微有些萧瑟,粗布绑腿,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看到轩轶向着他走来,不由兴冲冲的跳起来冲着轩轶招起了手。

    轩轶叹了口气,妖妖倒还显得颇为高兴。

    这位这个男孩,不是陈稻还能是谁?

    虽然说距离前夜去给陈稻的母亲看病只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但是偏偏有时候无事则短,有事则长,这一切竟然有很久之前的错愕感。

    还没等轩轶来到摆摊的位置,陈稻便几个箭步冲了上来,热泪盈眶,鬓角上还有春寒凝成的白霜:“大夫,大夫,谢谢您,谢谢您。”

    想来应该是来付诊费的,可是轩轶行医也有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付诊费这么积极的,尤其是他收的诊费大多都很黑心的前提下。

    四千的诊费,原本是约定一个星期之后陈稻再来送过来,谁知道才过了两天,这个男孩便忙不迭的过来了,看时间要么就是赶第一班车,要么就是摸黑爬了起来,走了十几里的路,在城门开的时候第一时间进了城在这里等候。

    无论是哪种可能,这个男孩都可爱单纯地让人心疼。

    “你怎么这么快都来了?”轩轶问道。

    是啊,本来约定的不是三天吗?

    陈稻挠了挠脑袋:“大夫,其实我昨天中午就过来了,可是过来之后您人不在这里,我等到天黑都没等到您回来,所以今天只好赶早来了。”

    昨天吗?昨天是的,原本生意就不好,柳思思一下来了大单子,最后昨天整天都跟着柳思思混了,如果陈稻脑袋活泛一下能在兰阴城四处再找一下,兴许还能找到福缘当铺大战乌衣帮的片场当个观众。

    但是这个轩轶也不能说啊,他看着对方:“你娘的病好了?”

    “好了啊!”陈稻显得特别高兴,用力挥了一下拳头:“那天晚上大夫走了之后,当天晚上我娘就醒了,然后再服过药,蹲了好长时间的茅房,出来时候就喊饿,我因为大夫您吩咐过,就只给我娘喝了一碗白粥……”

    如果您听过我的吩咐就该知道我说的是当天什么都能不吃,第二天才让吃白粥。

    轩轶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个兴奋的小孩,毕竟之前还沉浸在母亲即将死去而自己无可奈何的阴霾下,突然之间便被自己一方妙手起死回生,不兴奋是根本不可能的,还好吃白粥这一点不是最关键的点,如果病人真的太饿了吃一点也无可厚非。

    轩轶听着陈稻絮絮叨叨语无伦次的叙说着,总之就是第二天陈母睡过一觉之后了解了事情原委,不由分说就给陈稻打点了行装差点就用鞭子打着陈稻过来谢恩,谁知道过来只有因为柳思思的缘故扑了个空,回到家之后,看到陈母气色更好,虽然身子骨还是有点虚,但是已经能够起身自己做饭熬药,当然是只能高兴再高兴了。

    只是说昨天既然扑了个空,那么今天当然就只能起个大早,一路上就赶了过来。

    这不,陈稻家离得这么远,最后竟然敢在轩轶面前守株待兔,着实不容易。

    轩轶听了之后,不由看着这个少年,轻声道:“先别说别的,早饭你吃了吗?”

    陈稻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妖妖已经指着对方的肚子:“明明什么都没有吃啊。”

    陈稻嘴巴一扁:“我不爱吃早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