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52章 意兴阑珊

第52章 意兴阑珊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如果我照实说城主大人您可能就是您女儿病的幕后黑手,您会不会当场杀我灭口?

    轩轶在心中静静想道,开口当然不会如此作死和没有求生欲。

    他既然不想管这档子事,那么当然不会有当场质问棘北海的心,这位城主大人既然自己想杀了自己的女儿,那么他还能拦住对方不让他杀?

    所以轩轶开口的时候,当然是另外一番说辞。

    “令嫒情况不容乐观,病理深藏肺腑,药石难治,我竭尽所能,才开出一方能够减缓令嫒症状的药方,还请多多包涵。”

    轩轶虽然从来没有正式当过坐诊的大夫,但是近来无论是吃过的猪肉还是在大路上跑的猪蹄都为数不少,所以这串套话满满的切口说出口来竟然出奇的流畅,接下来顺理成章肯定是要索要诊费了,不过现在看来,轩轶还真要不了多少诊费,毕竟要闺女命的是亲爹自己。

    但是棘北海完全没有在意轩轶的这番套话,而是已经平静而冰冷地问道:“凝儿的身体状况究竟怎样?”

    棘白凝的身体如何,这世界哪里还有比你更清楚的?

    只是轩轶真的不敢实话实说地质问。

    但是试探总可以的。

    “棘小姐身体不知为何被死气环绕,导致体虚多病。”轩轶恭敬说道:“在下尝试了几种诊治方法,最终开出一味可以驱逐死气聚敛生机的药方出来,虽然说棘小姐死气的根源查不出,但是说用了在下的药方,配合成品的药剂,在下可以保证棘小姐一年之内不出大碍。”

    这样说着,轩轶叹了口气:“但是一年之后,就难说了。”

    但是棘北海只是点了点头,道:“辛苦大夫了,稍后周管家会结清大夫的诊费的。”

    轩轶只能点头,但是心中已经冰凉一片。

    他俩就像是两个老奸巨猾的狐狸,彼此试探着对方的底线,棘北海想知道,轩轶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棘白凝患病的原因,而轩轶又何尝不想知道棘白凝的病因棘北海是不是心知肚明。

    或者说这位父亲只是因为简单的灯下黑而忽略了这一点。

    可是方才棘北海的回答,却让少年心中一片雪亮。

    他的说辞当然是暗示了自己知道棘白凝的病因,但是点到为止,只说棘白凝的病是因为她生机被莫名抽取,体内积聚死气导致,这当然不是病,而是魔法或者说诅咒的力量。

    但是轩轶的话巧妙就巧妙在他将重点放在后半截。

    那就是他在知道棘白凝病因的前提下,依然能够对症下药,在不釜底抽薪的前提下,依然能够有效治愈棘白凝的病症,就这一点来说,毫无疑问是投了棘北海所好。

    棘北海或许真的就是想让棘白凝维持现在不死不活的状态,所以才会遍访名医,一方面忌惮那些医生瞧出来棘白凝的真正病因,而另一方面则也希望有名医可以缓解棘白凝的症状或者说痛苦。

    而如此聪明还能在夹缝中左右逢源的大夫何其之少啊,所以一番回答不合棘北海的意,然后就彻底成了失踪人口。

    而偏偏轩轶最后给了棘北海他想要的答案。

    而轩轶心寒的就是这一点。

    棘北海给了他没有回答的回答。

    轩轶已经暗示了棘白凝的病因是体内积蓄的死气,然后自谦地表示自己才疏学浅看不出死气的来源,这当然是冠冕堂皇的借口,可是棘北海堂堂兰阴城主,洞玄之上的大修行者,什么死气活气能难得倒他,如果他一心想救棘白凝,那么当然是刨根问底追查病因,那么轩轶就可以顺利成章把金球的事情说了,反正轩轶只是稍微忌惮棘北海,说畏之如虎也算不得上是。

    星城那个星主阁下,不知道比棘城主你高到哪里去了,我照样和他谈笑风生,单单一个棘北海,对于背后其实站着叶萱这位九公主殿下的轩轶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这也是他最终选择兰叶帝国来流亡的一大原因。

    而且真把轩轶逼急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再来第二次星城危急那样的大事件,虽然说至今轩轶对当时的原理还不大了解,只是大致知道应该是源自冰湖的力量,可是轩轶不清楚,就好像星主叶萱他们清楚了一样,毕竟智障儿童欢乐多,有谁知道宁馨儿会为了一个人类就不惜将类神的力量借给他,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但是又偏偏成为现实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所以说,眼下的讨论到了这个地步,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

    棘北海得到了轩轶的保证,拿到了可以让棘白凝暂时活下去的药方,至于抓药什么的,以兰阴棘家的实力,就算是棘白凝真的需要服用莲隐复生剂棘北海也能付得起价钱。

    而轩轶这边,得到棘北海的暗示,明白城主府里的水果然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深,也就没有兴趣再探探这水的深浅了。

    想到这里,轩轶不由意兴阑珊起来。

    他向棘北海鞠了一躬:“如果城主大人没有别的事情的话,轩某就先告退了。”

    棘北海冷漠地点了点头。

    轩轶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

    ……

    在所谓的周管家那里,轩轶拿到了他这次出诊的诊费。

    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诊费数额没有让他来出,而是对方主动给出的诊费。

    不过如果真让轩轶自己出的话,他可能只会要一块钱。

    行医这么久了,这是轩轶最为意兴阑珊的一次。

    能救而不可救,最是愁煞人。

    周管家交给轩轶的精巧盒子里,是两枚剔透晶莹,火彩耀眼的碧绿猫眼石,一枚足有十万兰叶币之多,除此之外还有一张闪金商会的金卡,其中的数额轩轶暂时无法查证,但应该不低于猫眼石本身。

    棘北海当然非常满意轩轶的诊治,当然最满意的还是轩轶的聪明,只是少年很不满意。

    他虽是少年,但是早已经没有那颗放肆激扬的少年之心,最后的火焰早已经在星城的上方燃烧殆尽,如今的轩轶做不出推手将那个盒子摔在地上的事情,少年平静将这个价值不菲半天收入几乎等同于他最近半年的全部行医收入的木盒毫不掩饰地收入黑铁之戒中,然后对着周管家点了点头,淡漠开口问道。

    “棘小姐多久没有到院子里玩过了?”

    周管家一脸职业的微笑:“不好意思。”

    “在下忘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