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54章 兰阴故事

第54章 兰阴故事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黑暗的道路上,大型班车发出炽白色的光柱照亮着前方平整坚实的硬化路面,散发着微光的班车车厢内,轩轶平躺在卧铺的床上,妖妖被他护在里面的卧铺,正盖着白色的毛毯,沉默不语。

    虽然说妖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这么快离开兰阴城,但是当轩轶做出决定之后,她就不会发出任何异议。

    因为她知道轩轶肯定有自己这样做的道理,如果愿意给自己说,她就做少年的听众。

    如果不愿意的话,她就听轩轶的话。

    总之二者之间没有什么矛盾。

    窗外是一片漆黑,但是轩轶始终望着漆黑一片的窗子,脑海中一片平静。

    离开兰阴城当然是突然之间下的决定,比他决定今晚吃什么还要突然。

    事实上妖妖和轩轶今晚吃的是在车站买的肉夹馍,新烤好的烧饼夹上多汁的腊肉和火腿与海带丝,原本是极为美味的快餐,只是轩轶和妖妖两人吃的都有些味如嚼蜡。

    为什么要离开兰阴城?

    这个看起来似乎很唐突的决定,其实说起来也很理所当然。

    最重要的是——轩轶和兰阴城并没有什么关系。

    兰阴城的水比他想象中要深,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又何必还呆在那里。

    要杀棘白凝的是她父亲棘北海,自己有什么立场继续掺和进里面,更别提查清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如今的少年可不是当初了为姐姐义无反顾的家伙,虽然这次在兰阴城颇认识了些人,但是就像之前和妖妖解释的那样,只要自己不死,柳思思和陈稻都会有谢帮照顾的,生不出什么乱子来,至于谢恩和赵雪宜这对欢喜冤家,就根本不用自己费心,既然这样,自己为什么还要留在兰阴城?

    连《死者之书》自己都带在身边,想要姐姐的复活之法,自己慢慢攒时间找办法解决也就是了,何苦和兰阴城主,洞玄之上的大修行者棘北海扳手腕,对方还掌握自己的真实身份,万一他选择找星城来借刀杀人,那时候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

    轩轶可从来没有自信过,自己可以安然无恙躲过星城的追杀,否则他也不用不断改头换面戴着面具来隐藏行踪。

    可是,轩轶心中的不甘心,要比他自己所想的要强烈得多。

    他一直都是淡漠薄情之辈,见死不救的次数多了去了,这次还是棘家的家务事,自己又何必插手呢?

    就好像当初他在暗部大楼的楼下救下了叶雅,谁能够想到接下来竟然会出了那样大的乱子。

    轩轶在心中说服着自己,但是说服本身,就是因为自己在动摇。

    他本质上当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辈,从小的教育都在坚定这一点,虽然说还有姐姐一直让他当个好人的叮嘱,一直以来他也在努力身体力行这件事情,就好像妖妖本身就是他那一瞬间同情心泛滥的产物。

    但是——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迷茫。

    所以少年看着窗外,看着玻璃上自己那虚幻的倒影,然后无声开口问道。

    “轩二。”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怎么做呢?”

    玻璃上自己的倒影露出了一个虚幻的笑容,轩二的笑容要比轩轶自己不知道好看多少倍,阳光而明媚,只要看着就感觉心中暖暖的。

    “真庆幸你不是我家那位九公主殿下。”

    “如果是她的话,现在棘北海的家已经被拆光了。”

    我家那位九公主殿下当然不是指叶萱。

    也不是叶雅。

    轩轶知道,而是那位初代九公主,叶青。

    虽然并没有那么好奇,但是为了稍微排解心中的不开心,少年还是开口问道:“怎么讲?”

    “因为叶小九那个丫头是我所见过这个世界上最莽的妹子了,即使算上你,她也能够单排第一。”

    “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叶小九是什么时候吗?”

    轩轶摇了摇头,虽然这次有点好奇为什么此时轩二为何会如此健谈。

    不过他现在确实想和别人说两句闲话。

    不是和妖妖,而是和能够和自己平等对话的人,轩二,或者说椒月这样的人,连叶雅都有些稍微不够格。

    当然,稍微不够格的是一年多前的叶雅,如今的叶雅比当初和她见面的自己都大得多,再嫌弃对方其实自己也没有什么立场。

    “什么时候?”轩轶轻轻问。

    “便是在一千年前的这座城里,兰阴城。”轩二带着些许缅怀的神色,这位魔鬼很少回忆他还活着的时候的事情,但是这次似乎是例外:“你也知道的,叶小九她哥……”轩二久违地顿了顿,改了下称呼:“她义兄兼未婚夫葛生便是兰阴城的土著,那个时候跟母亲住在兰阴城外。”

    “那时候是上元灯会,比现在早了几个月,兰阴城举行了盛大的花灯会,我当时是来兰叶帝国见侠一面,顺便安排叶夜学院的入学事宜,结果惊变就在那一夜发生了。”

    “过程很复杂,结果很简单。”

    “对你解释起来也更加轻松一点。”

    轩二在黑暗的玻璃镜面上的神色越加缅怀:“那一夜,暗星突然挟兵器发难,然后控制了整座兰阴城。”

    “是的,兵器就是你们所谓的永耀至尊,星曦。”

    即使是轩轶,此时也有点忍不住八卦的心:“你和她很熟?”

    “挺熟的,我当时表白的话她就跟我了。”轩二幽幽开了个玩笑,但是轩轶不知为何总感觉他说的是真的:“当然,那个时候也是我和星曦第一次见面,所以当时实在谈不上熟。”

    “事件的结果当时很简单,代号还是【皇子】的庆历四年春,嗯,你更加熟悉的名字是曦彻,天武帝曦彻,说起来你们还有点相似,都是先跟着暗星办事,然后最终叛出暗星的二五仔。”

    轩二在镜子上挠了挠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又扯远了。”

    “当时暗星的目的是为了夺取兰阴棘家所保管的一件天境灵器,二品空间类的九宝莲灯,并就地展开献祭法阵,以九宝莲灯为核心,在整个兰阴城的范围之内,构筑战争神器永夜之城。”

    “而为了防止当时兰叶帝国可能的干涉,他们顺便囚禁了那个时候的叶小九作为人质。”

    “在当时,虽然说还没有九公主的说法,但是叶小九也是兰叶之皇的幼女,货真价实的嫡系公主,没有人能够轻视她的性命。”

    “所以当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

    “我,葛生,包括迅速叛逃了的天武帝曦彻,几个人需要与暗星的整个外遣军团相抗衡。”

    “并试图救出被囚禁的九公主,以方便兰叶帝国的大军来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