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61章 钢铁之躯(元宵快乐)

第61章 钢铁之躯(元宵快乐)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当然也不是相信天方夜谭的小鬼,面对奥斯帝国这样的庞然大物,如果不是接洽的是奥斯椒月这样的熟人,其他人他还是真的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本钱。

    他唯一的自由就是不卖的自由,至于可能的叶萱这方面的买主,对欠了一大堆人情不好意思见面的叶萱来说,一来是确实不好卖上价钱,至少说叶萱其实给不了他太多他急需毕竟基本等同于硬通货的莲隐复生剂,而另外,轩二也说明了,虽然说第九军团可能也有破解死灵秘典的技术,但是和专业的奥斯帝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其破解进度可能会以月为单位,这是如今分秒必争的轩轶所不能容忍的。

    当然——联系椒月还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

    那就是椒月离得很远,但是第九军团却离的很近。

    想到这里,轩轶不由又打了个喷嚏。

    这让少年都有点疑惑——我这是昨晚着凉感冒了?

    不应该啊,我这么厉害的医生,自己感冒了自己还不知道?

    倒是妖妖看着连连打喷嚏的少年,赶紧递上去一块雪白色的手帕。

    轩轶看着妖妖的手帕,顿时陷入了人生的选择题——我是接呢?还是不接呢?

    “阿嚏。”

    轩轶打出了第三个喷嚏。

    ……

    ……

    经过对自己长期而谨慎的检查,虽然说医者不自医,但是轩轶这个身体真的是只有久病成医的自己才能给出确切的诊断。

    而诊断的结果便是——百毒不侵格物圆满的轩轶同学,这次是真的感冒了。

    没想到我也有因病不用上班的一天?

    轩轶躺在客厅的床上看着在他身边忙碌的妖妖,不由产生了这样奇特的联想。

    原来我也有躺在床上让别人照顾的这一天。

    虽然说我确实有不想再去上班的打算,可是从来没有想到不去摆摊是因为自己生病了这样奇特到不可思议更像摸鱼借口的原因。

    但是——我真的生病了。

    “药我煮好了。”妖妖这样说着,把还是滚烫的砂锅用白毛巾包着从炉火上拿了下来——砂锅便是前几天赵雪宜炖鸡汤那个砂锅。

    因为轩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有在家里煮药的那一天。

    不过妖妖的技术,也只能煮一点乱炖性质的煎药了。

    虽然说以轩轶的体质,就算是真的感冒了,他也大可强撑着出门该干啥该干啥,甚至说给自己灌下一剂足够治好一万次感冒的莲隐复生剂,但是轩轶之所以不这样做,是因为这次感冒真的很违和。

    他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感冒。

    没道理啊,不可能是因为昨天在天上飞了快一个小时吹凉风吹出来的。

    就算是燃血之术用的时间比较长,但也不是这个效果不是吗?

    而在另一边,妖妖已经将砂锅中的药液用纱布过滤好,然后放在瓷碗中端到轩轶的面前,轩轶苦着脸看了看这些黑乎乎的煎药,真的是善恶有轮回,不是不报,时机未到,往常都是自己给别人开药的,想不到今天竟然轮到自己喝药了。

    这样想着,轩轶端起还有些滚烫的煎药,不顾妖妖很烫的警告,一口气将那苦涩难咽的药汤一口气完全吞入腹中,然后张开嘴哈出一口热气,让旁边的妖妖陷入了短暂的停滞状态。

    这明明跟铁打的人一样,连刚出砂锅的煎药都可以像喝凉开水一样喝进肚子里,又是怎么感冒的呢?

    “还有没有?”轩轶喝完一剂煎药,开口问道。

    妖妖以为轩轶真的喝药上瘾,不由点了点头:“还有小半锅,我给你倒上?”

    轩轶摇了摇头:“不,那半锅不是给我喝的,你自己喝吧。”

    妖妖瞬间耷拉下脸:“我没病。”

    就算说妖妖不怕吃苦,但是真的不等同于妖妖喜欢吃药啊。

    如果报道出了偏差,你可是要负责任的。

    轩轶伸手摸了摸妖妖的头发:“我当然知道你没病。”

    少年的语气慢慢冰冷下来:“我是害怕你生病啊。”

    “有病治病,没病预防。”轩轶这样说着,语气渐渐凝重起来:“我这病得的很蹊跷,我已经很久没得过病了,寻常病痛,也应该对我欺身不得,我害怕兰阴城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妖妖听得半懂不懂,但还是听话地将剩下的小半锅药用纱布滤好,晾凉之后口含白糖捏着鼻子将臭烘烘的煎药喝的一滴不剩,然后赶紧用温开水漱口。

    轩轶躺在床上看着妖妖喝完药,脸上才露出有些欣慰的笑容。

    妖妖有时候就是太懂事了,所以才会懂事地让自己心痛。

    “中午我起来做饭。”轩轶静静说道:“今天我们不去摆摊了,你就在屋里休息,看书或者做什么都好,但是不能出去。”

    妖妖用力点了点头。

    等到妖妖自己回了自己的房间,重新给了轩轶一个安静的空间,轩轶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慢慢叹了口气。

    他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病了。

    昨天他确实去了很多地方,甚至包括他其实已经三天两夜没合眼这个事实,但是他今天的生病,却只和一个地方有关。

    那就是棘白凝的房间。

    棘白凝的房间虽然说有着严密的控制,还有熊熊燃烧的炉火和浓烈的熏香,但是依然掩盖不了那里浓烈的死亡气息,轩轶虽然说自己身体已经好到超乎很多人的极限,可是他对于这样的死亡气息,从来都没有任何抗体。

    就好像说你不会对一个一千年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病菌起反应一样。

    这样一来,其实棘北海控制棘白凝不让她外出的原因,轩轶有了更多的明悟。

    连自己这样的身体在接触了棘白凝之后都会患病的话,那么现在的棘白凝某种意义上便等同于瘟疫之源,所以棘北海才会将棘白凝禁足在城主府的深处,并且拒绝她和任何人想见。

    甚至说连身为父亲的自己和她的婢女都很少入内。

    难道说——棘北海其实是无辜的?

    有问题的反而是棘白凝本身?

    轩轶不由陷入了沉思,有点分不清到底谁才是他真正敌人,谁才是他的朋友。

    或许这一切必须等死者之书被破解之后才能得到结果。

    轩轶这样想着,然后脑海中一亮——他终于知道给棘白凝诊治过的医生最后的下场了。

    因为他们都病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