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66章 垂死的老人

第66章 垂死的老人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和谢恩告别之后,轩轶独自走入那个稍微有点幽暗的室内,只见屋内和棘白凝的房间一样都点燃着温暖的炭火,让里面的气温凭空比外面高出一二十度还多。

    不过轩轶知道,这是因为谢老爷子重伤体虚,已经完全不敢侵染寒气,他向前走去,一路走到那张松软的床前,然后看到了谢老爷子那张朽败干枯的脸。

    几年的卧床生涯,如今谢老爷子脸上已经看不到曾经的意气风发,铁马冰河入梦来,只有垂死病中的寂寞与不甘。

    只是唯一让轩轶有些意外的是,谢老爷子并没有昏迷不醒。

    “您还好吧?”轩轶问道。

    谢老爷子似乎方从梦中惊醒,扭动僵硬的脖子看向轩轶,然后浑浊的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沙哑的声音从喉咙中断断续续地发出:“请问,您是?”

    “我是来给您治病的人。”轩轶平静说道,看着眼前这个枯槁的老人,心中不由有些感慨。

    在受创瘫痪之前,这位老人可真的是站在兰阴城黑道顶点的人物,可是而今只能慢慢等待着自己的死去。

    这还是谢恩争气保住了谢家基业的前提,否则的话,这位老人很可能就会被扔到外面任其自生自灭。

    毕竟没有牙的老狮子已经不再是狮子了。

    只是猎物。

    在自报家门之后,谢老爷子眼中的警惕淡了几分,如今的他完全没有自保之力,所以面对入侵者,甚至只能乞求对方的仁慈和怜悯。

    不过——这一次来看他的这个年轻人,似乎和之前的那些都有些不一样。

    “您忍着点。”轩轶轻轻说道:“如果您还有意识的话,或许会有一点疼。”

    这是轩轶特意要求谢恩的,那就是他给谢老爷子治病的时候,周围不能有任何人在场,包括谢恩在内。

    这样说着,轩轶伸出手指,点向了谢老爷子的眉心。

    在看着对方已经斑白朽败的长发与眉眼时,轩轶不知为何联想起了和他其实没有半点相似的星主,手上不由颤了一颤,还好轩轶自己心性坚韧,随即稳住心神,重新将七夕紫蓂的气息从体内勾勒出来,然后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

    这当然是神乎其神的造诣,不过说白了其实也很简单。

    由于轩轶是这个世界上少数曾经将七夕紫蓂推演至法相境还活着的人类,虽然说他自己最终还是因为静谧之湖的缘故被洗回了致知境,但是力量不在,很多感悟已然还在,单纯对七夕紫蓂的掌握,这个世界已经无人能出其右。

    毕竟中了七夕紫蓂还像他这么作死的人实在太少了。

    早在致知境的时候,轩轶就能够简单利用七夕紫蓂进行类似于激素调节的体力增幅,不过那个时候相对来说比较粗糙和繁琐,而如今轩轶从法相境跌境之后,配合药师琉璃体和自己格物境的五感强化,已经能够更加熟练地将七夕紫蓂用做几乎万能的手术器械,

    原本这个构思是为了给妖妖的怪病做准备,因为她脸上的那一层鳞片,连钢刀都难以伤到分毫,如果用玄武鳞片的话,又未免有控制不了的危险,所以很早之前轩轶就有用七夕紫蓂的气息作为工具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有头绪。

    直到今天被棘白凝的死气所缠绕,一觉醒来,反而对七夕紫蓂的运用有了更多的感悟,冒险在赵叔的身上应用成功之后,轩轶心中才终于有了底,不过这次对谢老爷子动手术,可能会更加复杂,并且动静估计比赵叔那时候大得多,谢恩不在身边,也少了很多麻烦,省的节外生枝。

    这样思索的时候,一缕缕死气已经随着七夕紫蓂那淡紫色的气息从谢老爷子的眉心被如同钓鱼一般一点点拽了出来,不过同时,赵老爷子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只是他毕竟是风里来雨里去打拼过得狠角色,也知道这是轩轶在对他进行治疗,所以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轩轶脸上露出了些许的赞许神色,但是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止,继续向着谢老爷子身上的其他穴道拂去,所到之处,可以看到丝丝的死气不断被七夕紫蓂强行从孔窍中拽了出来,只是谢老爷子的全身都开始痛苦地颤抖起来。

    轩轶停下手,看着谢老爷子:“如果您承受不住,我可以帮您稍作麻醉。”

    谢老爷子花白的头颅轻轻摇动了一下。

    轩轶叹了口气,手指继续向下。

    一切说来漫长,但是实际动作却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轩轶毕竟已经在谢老爷子周身的所有穴道孔窍中游走一遍,将其中的死气尽数抽了出来,只看谢老爷子的汗水浸透了两层床单,不过气色却慢慢产生了红晕。

    谢老爷子自己便是修业有成之人,所以对自己的情况也是一清二楚,看到轩轶收回手指,在劫后余生的同时,也感觉自己身体顿时仿佛脱离了苦海,瞬间轻盈了许多。

    正在这时候,却听到轩轶看着他,轻轻说道:“我能让您再次站起来,您愿意吗?”

    ……

    ……

    谢恩守在门外寸步不离,一直等了快一个小时,才听到从内室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不多时轩轶从中走出,只见少年的脸上罕见地有些苍白,似乎颇为耗费了精力。

    看到轩轶出来,谢恩一时情节,也顾不得寒暄,直接焦急问道:“情况怎么样?”

    疲惫的轩轶抬手摸了摸脸上的汗水,笑道:“一切顺利,我一会开张药方。”

    这样说着,轩轶顿了顿:“对了,谢大帮主您介不介意再出去历练几年?”

    谢恩瞬间愣住了:“您这是什么意思?”

    篡权吗?

    您有必要篡我的权吗?

    轩轶看着谢恩的表情,不由笑了笑道:“我感觉您继续当这谢帮的帮主不是不太方便吗?您也一直嚷嚷着自己是情势所迫。”

    “既然这样的话。”

    “如果我能够彻底治好你爹,让你爹恢复到全盛时候的八成实力。”

    “你愿不愿意。”

    谢恩看着轩轶的脸,确认这个少年真的没有说谎,他指了指屋里,表情是一种压抑的喜悦:“我能去看看我爸吗?”

    轩轶点了点头,谢恩马上冲了进去,脚步声连成一片。

    “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