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70章 忙中出错

第70章 忙中出错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闻到药味面色微变,随即大踏步向着那几个正在熬药的大锅走去,妖妖在身后小跑着跟随。

    开始还好,毕竟此时广场上基本上到处都是人,病人,医护人员,以及病人的家属,甚至还有露天的灶台用来烹煮食物,所以轩轶横穿过广场,就算说有时候踩过了叶夜学院预先设置的行人线,都没有人来干涉这位白衣假面少年的行动。

    但是当靠近已经排着长队的大锅时,就有全副武装的军士伸手拦在他的面前:“抱歉,小兄弟,领药的话请排队。”

    排队?轩轶看着对方浓眉方脸的坚毅表情,心知他可能是兰阴城的卫兵,甚至有可能是直接从帝都调派过来的军中精锐。

    兰阴城眼下出了这样的大事,出动军队来维持治安当然要比谢安这样的民间帮派要好用一万倍,说到这里也不得不佩服棘北海的能力,如果不是眼下棘北海身上的嫌疑跳进圣湖都洗不清的话,那么他真的是一个非常有能力并且有担当的兰阴城主,能够在瘟疫开始的第一天就直接联系了中央的援助,得到了叶夜学院的救援小队,得到了兰叶帝**方的大力协助,第一时间将瘟疫的影响范围降到了最小。

    只是这位城主大人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他就真的不怕自己的图谋暴露吗?

    但是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被阻拦之后,他抬头看向对方——很遗憾,对方接近一米九的个子,连轩轶这种平素身高都不吃亏的汉子,都不得不仰视对方:“我是这座城的医生,这里分发的煎药药方便是出自我手。”

    浓眉汉子没有挑眉,平静说道:“但是您无法证明您所说的话,我只服从直系长官的命令。”

    “我可以证明他说的话。”冷清坚毅的男声在一旁响起,轩轶回头的同时,浓眉汉子对着来人敬了军礼,短促吼道;“见过城主。”

    棘北海依然是一袭和昨天相似的蓝色大氅,容貌冷肃中带着化不开的忧伤,此时距离更近,轩轶看清了棘北海鬓角的白发以及脸上掩饰不住的疲倦。

    “昨天便是我请这位大夫给小女看的病,这次用来防治瘟疫的药汤,也确实出自这位大夫之手。”棘北海顿了顿,轻轻说道。

    “但是今天早上我们买药的时候,整座兰阴城的药都空了。”轩轶没有太领棘北海的情,原本他想凑近,只不过是想看看药锅的真相,而此时更大的真相就站在眼前,那么去看药锅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必要了。

    他只是没有想到,兰阴城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棘北海还有颜面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甚至是一副救世主的姿态。

    “因为我很早之前就有未雨绸缪之心。”棘北海竟然平静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向轩轶解释:“当您给了这副药方之后,我就打算囤积一批用作不时之需,甚至因为兰阴城的部分药材储量不够,我还从外地特意调拨来了一批,才满足需求。”

    “我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场瘟疫竟然来的如此突然,以至于连我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轩轶差点就忍不住想呛一声为什么所有人的症状都和您女儿的症状一模一样呢?

    但是终究轩轶已经是个成熟的男孩子了,不至于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他只是冷哼一声,然后再问道:“谢恩呢?”

    棘北海不以为意,回答道:“谢贤侄就在府中与谢老弟相处,在此多谢大夫对谢老弟出手相助,医术之神不可言妙,几近起死回生。”

    这之间发生了这样一连串的事情,轩轶又是见惯了伪君子真小人的人,所以此时棘北海所说的话他一句都不想信,正在这个时候,他身后突然发出一阵蓝光,随即有一连串尖锐的惊呼与惨叫声响起,棘北海面色一变,还没有说什么,但是轩轶自己已经回身向着蓝光发出的地方跑了过去。

    他一路上穿过了数道行走线,一直走到蓝光发生处,只见一个手足无措的穿白衣的二十出头女子正呆立在那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的时候,十几个在病床上原本躺的好好的病人正在床上翻滚挣扎,呻吟不已,有些人已经从床上滚落到地面都浑然不觉,而他们身上,无一例外都冒着焦黑的黑烟,就好像被硫酸泼到了身上一般。

    “蠢货。”轩轶冷冷骂了那个女子一声,然后自己冲上前去,用手托住一个已经躺在地上的老人后颈,然后左手在其身上冒黑烟的地方轻轻一拂而过,这次轩轶用得巧妙,手上的七夕紫蓂气息一闪而逝,在所有人没有察觉之前就将其中的死气以及杂乱的魔法元素搜集一空。

    还没等这个少女反应过来,轩轶便已经将老人重新放回床上,如法炮制,他动作又快,行动敏捷,所以行云流水一般不到一分钟,十几个病人都已经被少年安置妥当,平均每个人的处理时间还不到五秒钟,这一手技艺出神入化,瞬间周围一圈人都看得呆了,连后发赶来只看得到轩轶表演后半程的棘北海,都不由轻轻抬手给轩轶击掌喝彩:“大夫好医术。”

    轩轶此时可没有理会棘北海的心情,他如今做了医生,所以很多时候医生的职业病上来,真的是谁都拦不住,看到十几个病人的情况稳定了下来,便站起身来冲着方才那个惹了祸的白衣女子毫不客气地劈头盖脸责骂道:“是谁教你用水系治疗术给这些病人治疗的?这些明明都是偏死灵诅咒系的病情,你用水系治疗术给病人增加生命力,就和拿油去泼燃烧的火苗一样,只会让火越烧越旺,直到把人活活烧死。”

    “这就是你们叶夜学院的水准?”

    女子胸口前正别着叶夜学院的银色狭叶徽章,不是叶夜学院这次来的救援小队又是何人。

    女子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所以口唇蠕动,想辩解也一声辩解不出,眼见眼中泪珠子打转,一个叶夜学院的天之骄女就要被轩轶劈头盖脸骂哭了的时候,她身旁传来利落的女声。

    “人人都会犯错,知错能改便是。”

    这样的声音中,一个白发的高挑少女从后面赶了过来,轻轻将那个少女护在身后,然后看向轩轶,面色不虞地继续说道:“她这次出了差错,我们回去自会责罚,敢问阁下有什么立场,要来教训我们叶夜学院的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