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五十四章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第五十四章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帝子横面色蜡黄,这当然不是他原本的肤色,这是鸠三在他身上留下的至今尚未痊愈的暗伤与斯特帝族的疗伤灵药一起把他的肤色染成了不健康的蜡黄。

    如今的帝子横虽然仍有着法相境的修为与力量,但是体力却因为伤势大为衰竭,在场上的任何一位法相境都能轻易将他击杀,如若不是有着周奢站在他身后,他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这个分赃会议。

    但同样,有着法相洞天的周奢站在他身后,事实上他才是此时的三巨头实力最强的一方。

    此时当星鹤渡问向帝子横,这位帝子并没有他们之前两番交手而展露更多的敌意,毕竟从交手的结果来看,自己这边只是重伤一人,而对面却折了绝对主力鸠三,谁更占优势,一目了然。

    胜利者当然不会为战斗的经过而耿耿于怀,他看着星鹤渡,冷淡笑了笑:“这要看您开的价码是否合适。”

    星鹤渡点头,胸有成竹说道:“本次试炼的所有收获,除了千星试门票之外的一切我都会拿出来分给二位。”

    “除此之外,自己也有一些小小的私藏,如果二位答应的话,我将额外再拿出4000枚星币,两件五品地境灵器,外加一瓶莲隐复生剂。”

    所谓星币,便是之前轩一曾经用来买酒的那种金币,一枚便可以换取一万左右的星元,可以支付一位致知初识的修行者一个月的薪水,或者说。

    供轩一和星立华吃用两年。

    每人两千枚的星币已经是一笔巨款,而一件地境五品的灵器,其价值也至少1000星币之多,而且往往有价无市。

    至于那瓶莲隐复生剂,则更是珍贵无比。

    就像之前轩一所说的,如果他手里有一瓶的话,那么不仅钱梨不会死,连鸠三都可以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种活死人肉白骨的灵药一直都是奥斯皇族特供,他们几乎不遗余力地向全世界高价收集莲隐复生剂的材料,导致如今市面上一瓶莲隐复生剂的价格甚至超过了1万星币,而且还要和抢在奥斯帝国的眼线到来之前下手。

    星鹤渡能够拿出这样的代价,诚意不可谓是不足。

    帝子横摊摊手,他如果伤势痊愈还有兴趣争一下,但如今他确实对这头玄齿兽兴趣不大,对于星鹤渡给出的报酬,他也非常满意。

    他丝毫不怕星鹤渡反悔,哪怕他们之间只是口头协议。

    毕竟三方作证,彼此都是各自势力有头有脸的角色,这笔钱虽然不小,甚至稍稍有些伤筋动骨,但是却不值得他们不要面皮地去赖账。

    兰流焰听着星鹤渡的条件,即使是她,也颇为眼热,况且她已经说过自己对玄齿兽并无兴趣,也没有反悔的必要。

    于是少女耸耸肩,笑道:“我当然也没有意见。”

    “一言为定。”交易达成,星鹤渡心情大好,虽然这些财物对他来说也不算易与,但终究兵不血刃拿到千星试名额,他并不可惜。

    毕竟,如果价码再低一点,星鹤渡就不敢保证能够打动这两个同样出身不凡的大势力天才。

    “至于约定的东西,出去之后我会在十天之内送到你们的手中。”

    “违约一天,我付十分之一的利息。”

    兰流焰二人皆点头应允,没有任何异议。

    星鹤渡将交易细节拟定之后,见两人没有反驳,知道交易已经正式达成,于是向二人挥了挥手:“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这样说着,星鹤渡轻身上前,将小木牌从怀中掏出。

    自从他进入这片森林之后,这块木牌上的分数还没有动过,如今一动便是整整五百分,他可以当即启动木牌传送出去,彻底告别这个潮湿阴冷的森林,又能如何不开心,如何不欢欣鼓舞。

    他一步一步走近,玄齿兽巨大的尸体如同一座小小的山丘,兰流焰的两支长枪犹插在上面,如果枪尾系有红缨,那么这便是两杠随风飘扬的旗帜,来赞颂他的武功。

    星鹤渡看着玄齿兽的尸体,感觉自己这辈子见过最美貌的女子都比不上这具残破的躯壳,想必这头巨兽的血还是温热,或许他还能够亲手拔下它的兽齿作为纪念。

    这头玄齿兽将是他登上星城行走之位的第一个奠基者,相信以后将会有更多。

    正在这个时候,星鹤渡看得到玄齿兽的眼睑扇动了两下,然后骤然睁开,露出了两只铜铃般大小的冷酷嗜血眼眸。

    玄齿兽还活着!

    星鹤渡便要向后逃窜,和这头恐怖的魔兽拉开距离。

    他们任谁都没有想到,外表如此憨厚愚笨最后也是被陷阱坑杀的玄齿兽,竟然会用这样的假死阴谋,为此不惜生生抗下兰流焰一记重重地飞枪。

    当然,也或许是这只玄齿兽知道自己身受重伤,无法继续对抗三位法相境的攻击,所以宁愿假死也要换得对方近身的机会,即使死也要带着这些虫子一起去死。

    星鹤渡想逃,但是已经太迟了。

    大地缓缓颤抖起来,玄齿兽用尽最后的力量,向着敢于刺杀的所有人发动审判。

    那是快如疾电的攻击,星鹤渡只来得及召唤出他那座小巧的宫殿作为盾牌,一根透明如琉璃的纯白岩刺从地下钻出,然后笔直撞击在那座流光溢彩的宫殿上。

    只听得“铿锵”一声金石相撞的巨响,整座宫殿的正厅被金刚石般的岩刺直接贯穿,只被后面坚硬的墙壁所阻拦,饶是如此,还多亏了这间宫殿灵器坚固异常,才替星鹤渡挡掉一劫。

    但这件宫殿灵器本身,便算是废掉了,即使花大工夫修复,未能也未必能如之前那般。

    借着岩刺的巨大冲击力,星鹤渡带着残损的宫殿连退数百米,终于大致脱离了玄齿兽的攻击范围,方有闲暇向着另外两人望去。

    虽然星鹤渡距离玄齿兽最近,所以最先受到攻击,但是玄齿兽所想报复的对象,却远远不止星鹤渡一人。

    他想把这里所有的虫子都碾死。

    兰流焰那边,作为亲自确认玄齿兽状态的少女,她却一直都保持着极高的戒备,所以当玄齿兽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她已经向着后方掠去,同时手中又一柄长枪浮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