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98章 再见了,公主殿下

第98章 再见了,公主殿下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叶雅只觉得全身撕裂一样的疼痛,不知道肋骨究竟在这一击下断了几根。

    千叶流碧在胸前散发着微光对自己进行着魔法的治疗,青之翼也在帮她固定着方才折断的骨骼,叶雅冷着脸一声不吭,远远注视着一击得手之后暂时没有追击的棘北海,这个时候妖妖的话语从身后传来,叶雅不由笑了一声。

    笑过之后牵动了肺腑,疼得叶雅有点呲牙列嘴,但是她还是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回头对着妖妖说道:“即使我们什么都不做,几十年,几百年后照样会死掉的不是吗?”

    “所以说,有能力的人注定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能保护住没能力的人。”

    话音未落,林薇眼见叶雅被击飞,顾不上无忧骨,对着棘北海含恨出手,只见两个巨大的冰雪手掌从棘北海的身下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位兰阴城主握在掌心,然后用力握紧,眼看就要将棘北海在手心里握成一个结实的冰雕,而无忧骨则打着哈哈平静笑道:“打狗你要看主人呢。”

    这样说着,在林薇分神不再对抗无忧骨的空当,数百根坚硬雪白的龙骨突破了冰雪领域,然后从三百六十度刺穿了这对合拢的冰雪手掌,棘北海借着击穿之力,墨绿色的光芒闪现,冰雪手掌瞬间支离破碎,林薇的脸色越加不豫。

    “单打独斗,你不如我,叶雅小公主不如城主大人,我那位老朋友又和石清川是天上地下。”无忧骨在空中无形地荡着秋千,她外表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长发飘飘,看起来甚是甜美诱人:“我真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和我打。”

    “不过好消息是我最喜欢看别人痛苦的样子,别人越痛苦,我就越高兴,越感觉甘美,越感觉心花怒放。”

    “所以我才愿意和你们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就是想看看你们一步步在绝望中死去的样子。”

    林薇自始至终都是在场最镇定的人,听到无忧骨的这番言论,她冷冷撇了撇嘴:“疯子。”

    话音未落,无忧骨便撑着秋千飞速掠到林薇的面前,蓝色的眼睛几乎凝望着了林薇的黑色双眸。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来历吗?”无忧骨冰冷说道:“你应该已经觉察到了吧,你无论是对那把生锈的长剑,还是刚才短暂停留的那只红发的傀儡,都不自觉地产生了强烈的敌意?”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宁馨儿!”

    无忧骨平静说出了林薇最初的名字。

    林薇笑了笑,无动于衷:“因为他们是曾经杀死我母体的人,当然,我想您也应该包括在内吧。”

    “或者称不上您,因为现在的你与当初那位魂灵之间的联系,或许还没我与摩萨耶的联系多。”

    无忧骨有些诧异,她的脸孔距离林薇只有几十厘米,她原本极为擅长蛊惑人心,更有看破记忆心灵的能力,否则石清川和棘北海也不会纷纷落入她的手中。

    而这番挑拨,原本无忧骨认为十拿九稳,但是林薇的这番表现,让无忧骨真的始料未及。

    “你是不是很好奇?”林薇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女:“好奇我为什么不会有那些负面的情绪?”

    “原因很简单,无论我现在看起来多么像人,事实上我的本质依然是不知何为情绪的神祇。”

    “我虽然很想成为人类,甚至不惜放弃了一部分的力量,但是这条路依然很漫长,我正在慢慢走下去,不知道究竟还要走多久。”

    “但是就目前而言,我还是劝你收回那套无聊的诡辩,就先这样。”

    这样说着,林薇伸手抓住了无忧骨那由白骨的雾气构成没有丝毫实体的手腕,无忧骨脸上罕见地露出惊讶神色。

    “是的,现在的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不是你太强,而是石枫留下的这个白骨花园实在太强了。”

    “不过我有一点比你要强。”

    “那就是我的本质要比你更高。”

    “不要客气,请看一看我的世界。”

    这样说着,林薇悍然打开了自己的神识,与无忧骨彻底贯通起来,无忧骨只感觉自己如同一具小舟驶入了无边无际的冰洋,晃晃悠悠,看不到一切的边界,放眼望去,只能看到海天一色的冰洋。

    而这些反映到外界,便是世界骤然安静下来。

    冰雪不再肆虐,但是白骨之殿对冰雪领域无处不在的侵袭也宣告暂停,棘北海更是如同宕机一般,整个人呆呆站在原地,只有墨绿色的荆棘领域依然缠绕在身周。

    没有等待林薇的提醒,叶雅迅速出击,六条光翼合并成一束,化作一柄长剑向着棘北海贯穿而去。

    如果在这里能够优先击杀掉棘北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等于说去掉了最大的障碍。

    她虽然不知道林薇究竟是用什么手段暂时控制住了无忧骨,但是这个控制手段定然是在极端条件下才会使用的东西,否则的话林薇也不会拖到现在。

    只是意想不到的是,那原本足够击穿上百米岩石的光翼攻击,竟然丝毫无法穿透棘北海的荆棘领域,只是将他同样打飞了出去,顶到冰雪领域的边缘,然后再慢慢滑落下来。

    叶雅好奇地瞪大眼睛,但是攻击依然没有停止,六条光翼化作残影,就像打沙袋一样,从所有角度对棘北海的荆棘领域进行饱和攻击,期待可以达到对方最终的防御阈值。

    “没有用的。”无忧骨的声音再次阴魂不散地从整个白骨之殿蔓延进冰雪领域,随着无忧骨声音的透入,棘北海也像是傀儡重新连上了丝线,蓝衣的男人足下用力,似乎再也不想在叶雅身上浪费时间,而是向着和无忧骨的虚影一同陷入静止的林薇笔直冲了过去。

    就好像无忧骨启用了备用体一样,哪怕主体被林薇控制住了,但是她依然可以再拿出一个备份来继续战斗。

    叶雅咬了咬牙,六条光翼飞舞中她整个人也飞了上去,林薇眼下似乎和无忧骨陷入了静止,但是叶雅却无法寄托在林薇的肉身无坚不摧上。

    毕竟她要面对的是棘北海这样洞玄之上毫无保留的直接攻击。

    六条光翼这一次纠缠上了棘北海的剑荆棘领域,然后团团缠绕将其包裹住,但是叶雅也就没有能够缓冲棘北海那巨大的力量,只是勉强偏移了最后的方向,而和棘北海一起向着冰雪领域的另一边撞了过去,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流星锤一般。

    当流星锤静止之后,棘北海已经挣脱了光翼的束缚,甚至已经真正欺身到了叶雅的面前,男人的大手伸出,毫不怜香惜玉地掐住了叶雅纤长白皙的脖颈,将她整个人托举在空中,任由少女无力的挣扎。

    就好像举起了一个小巧的人偶。

    “再见了,公主殿下。”

    无忧骨的声音从棘北海的身体里发出,然后棘北海冷冷收紧了手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