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五十六章 一世兄弟

第五十六章 一世兄弟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天空的战斗已经展开,兰流焰全力阻击着星鹤渡的行动,但始终左支右拙。

    并不是兰流焰圣母心泛滥一定要维护帝子横,也不是因为骑士精神定要匡扶弱小。

    她不想让帝子横被杀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唇寒齿亡。

    三角结构意味着稳定,不易变形,也不容易被破坏。

    如果帝子横还活着,便足够威慑星鹤渡,将目前的局势稳定下来,即使现在帝子横与周奢几乎失去了战斗能力,但是只要他们不死,便能替自己挡下星鹤渡的全部目光。

    一旦帝子横被杀,那么下一个被动手的人便是兰流焰自己。

    兰流焰一个人当然不惧这位星城少主,但是她身后有两个人需要自己保护,就像周奢如果不需要保护帝子横,也没有必要落到如今的下场。

    至于轩一,虽然他明确自己想要杀死这位少主,但是无论是兰流焰还是轩一自己,都明白星鹤渡可以死,但必须不能是轩一亲自下的手。

    否则的话,除非轩一决心今后不再回归星城,否则的话,一旦他回去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一来,可供选择的余地便少了许多。

    原本轩一告知兰流焰的计划便是借玄齿兽之手杀死星鹤渡,星鹤渡一死,他们便可以和帝子横从容谈判这次试炼的收益,轩一与兰流焰组建的四人联盟,其实力严格来说要比重伤的帝子横强出很多,可以从中攫取到足够的利益。

    但是计划中就赶上不上变化。

    兰流焰没有想到星鹤渡在那么近的距离竟然没有被玄齿兽杀死,也没有想到帝子横那边竟然被玄齿兽双双重伤。

    如此一来不仅之前的计划被打乱,未来会如何变化,也扑朔迷离起来。

    轩一绝对不会和星鹤渡当面为敌,那么受轩一影响更重的钱樱不可避免要站在对立面,之前星鹤渡愿意只拿玄齿兽便离开是因为局势所迫,现在他绝对不会介意把这座森林的所有人都杀死作为他的祭品。

    兰流焰飞快地思索着,以至于她攻击星鹤渡的动作都有些迟缓变形,而对方则完全不欲与她过多纠缠,只要拉开一点空隙,就抽空攻击下方的帝子横二人。让她不得不疲于奔命地挡去,以至于兰流焰虽然战力高于星鹤渡,但是场面上却不得不落在下风。

    ……

    ……

    而帝子横完全熟视无睹上方围绕他的战斗,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死亡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他只是看着周奢,重复了那个问题:“和我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不知你意下如何?”

    周奢眼前已经看不到东西了,他摇摇头说道:“老实说,我希望自己比您早死一点。”

    帝子横笑了笑:“请恕我无能为力。”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兰小姐已经给我们争取很多聊天的时间了。”

    周奢抬头听了听上方的动静,然后无可奈何笑了笑:“那好吧,我勉强答应和你一天死。”

    帝子横闻言便将手中还在燃烧的纸卷插在了两人之间,笑了笑:“事急从简,一拜即可。”

    这样说着,帝子横正姿向着周奢跪下郑重拜了一下,周奢听着声音,也努力倾下身体,只是他双臂折断,受伤又太重,一拜之下竟然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帝子横哈哈大笑,伸手将周奢扶起然后用力拥在怀中抱了抱,大笑道:“我帝子横一生,肆意妄为,荒诞不羁,没做过什么好事,却有幸得一过命兄弟,死有何憾。”

    周奢被他一抱,体内的脏腑再受压迫,一口鲜血又是喷出,染红了帝子横的金色大氅,但他并不介意,只是淡淡笑了笑:“还好吧。”

    帝子横点头,然后看向空中仍在激斗的兰流焰二人,开口朗声道:“多谢兰小姐仗义相救,原本当浮一大白,只是此地无酒,不得相赠。”

    “只是我斯特帝族素来不喜欢苟且偷生,更不想躲女人裙底,所以,兰小姐好意,在下心领了。”

    “若有来生,再与兰小姐择日畅饮,不醉不归!”

    这样说着,帝子横全身骤然凝聚出金色的光芒,与怀中的周奢一道,化作照亮昏暗森林的一轮太阳。

    一闪而逝。

    ……

    ……

    兰流焰听着身后言语,不由回头望去,只看到了那轮灿烂的太阳绽放,光芒过后,方才二人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一个空空荡荡的大坑,那两位法相境彻底在这个世间尸骨无存。

    兰流焰知道帝子横是不想留下遗体被星鹤渡践踏,但此情此景,不由有兔死狐悲之感。

    于是她骤然回头,一枪挑落星鹤渡偷袭而来的一颗星辰,看着那位容貌俊美的星城少主,终于露出了认真的神色。

    此时情形已容不得善始善终,兰流焰也就不介意和星鹤渡放手做过一场,至少也要将他击伤远遁,才能够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

    毕竟星鹤渡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自己却有赵星铎与钱樱需要保护。

    “星公子,接下来,你我新仇旧恨一起算如何?”

    ……

    ……

    轩一躲在丛林的深处,默默放下了大枪。

    他已经躲了好久了,大枪也已经瞄准了兰流焰许久,但始终没有扣下扳机。

    如今他已经不能用杀不死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了,与之前不同,这次兰流焰已经露出了足够多的破绽,因为她需要和星鹤渡战斗的同时还要保护自己身后的帝子横二人,所以根本没有余地来防御自己偷袭的子弹。

    或许这个时候真的可以用不想杀这个理由来搪塞自己,但是轩一也清楚,当一个杀手有不想杀人的念头时,他距离自己的死亡已经呼吸可闻。

    兰流焰如果在这个时候死去是否符合自己的利益,轩一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他会失去最重要的战略支点,从此失去和星鹤渡正面谈判的可能,但同样的,兰流焰死后,他很可能得到通往自己想要结局的道路。

    当然,如果兰流焰成功击杀星鹤渡,那么一切困难便迎刃而解,只是,轩一清楚地明白——兰流焰虽强,单当真不足以杀死他的这位星城少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