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4章 一二三,来撕票

第4章 一二三,来撕票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那些黑衣人没有回答,轩轶站在空中,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力量与权柄,妖妖的死去已经让他出离了愤怒,所以他也没有等待这些蝼蚁的回答。

    总之只要全杀掉就够了。

    开启霓凰之血,手握落日弓,此时的轩轶相当于对顶尖的洞玄境强者,只要没有洞玄之上的半神来阻拦他,那么他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

    所以有更多的流火从天空之上倾泻,轩轶无所顾忌地开启自己的神识,锁定周围埋伏的所有敌人,那些赤红色的流火中带着某种规则的意味,所有被击中的黑衣人都瞬间化作一股青烟。

    片刻之后,所有的黑衣人除了最初及时逃跑的小部分,这个青安城边缘的小候车站已经在没有活人的存在,钱樱看着轩轶的无差别攻击,在心中再次调高了对轩轶的心理预期。

    公主殿下究竟从哪里带回来的这样的杀胚?

    哪怕说他安静的时候还像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优等生,但是并无法掩盖他被激怒之后的恐怖力量。

    自己简直就是在一头暴龙的身边。

    但是——即使对方暴怒到了极点,即使对方明确展现出了毫不掩饰的对自己的杀意。

    可是钱樱依然在他的保护下毫发无伤。

    钱樱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有点不想知道。

    而轩轶在选择向那些可能的袭击者倾泻了自己的愤怒之后,依然没有满足,他打开黑铁之戒的通讯,然后将落日弓对准了青安城:“椒月,如果在十秒钟之内你无法在我面前给我一个说法,你会后悔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我永远不会后悔这样做。”话音未落,椒月的声音就静静从空中传来,钱樱不由望去,看到那位黑发的公主殿下依然一套丝质的黑色小裙子,款款立在空中,表情似笑非笑完全猜不出这位月公主内心的想法。

    轩轶静静转过手臂,将落日弓对准了椒月。

    “我需要一个说法,一个我不杀你的说法。”

    “如果说你让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失去妖妖的话,那么我不惮于摧毁你同样所最珍视的东西。”

    椒月摇头笑了笑,左手一扬,一柄厚度惊人的玄黄尺出现在少女的手中,不过椒月并没有急着迎战,而是闲闲说道:“你知不知道在你停滞不前甚至退步的两年间里,我们没有谁是曾经偷懒过的,你还以为你是当初那个在须弥山上与星立华合力击败曦子权的你妈?”

    轩轶不置可否,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在第一时间拉开落日弓。

    “这次的袭击我不知情。”椒月继续说道:“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我并不舍得用自己的苍炎号来放烟火。”

    “其次,谢谢你救了钱樱。”

    “作为回报。”椒月伸手在虚空中一探,仿佛一层无形的幕布被拉开。

    红发的妖妖躺在椒月的怀中,可以看到身上有被火燎到的烧伤痕迹,连头发都有些被烧焦,眼下在昏迷之中,但胸口仍在微微起伏,显然没有性命之忧。

    轩轶瞬间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精神松懈下来。

    他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妖妖竟然能够在他心中占据如此高的地位。

    而椒月那边则是得理不饶人:“你看,现在你手里有一个人质,我手里也有一个。”

    “你有没有兴趣我们一起数到一二三,然后一起撕票?”

    ……

    ……

    三十分钟之后,轩轶已经跟着椒月来到了一处地下的藏身所中,说是藏身所,这里不仅食物药品齐备,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手术室,工具一应俱全。

    在那里轩轶再次见到了阔别两年的薛杏,如今大致了解过奥斯帝国首都的贵族势力图之后,轩轶已经确认薛杏就是和钱樱所在的钱家同级的薛家,如果在加上曾经在须弥山上有着一面之缘的杨梅,那么说青安城四大家族,薛,杨,钱,李中,只有李家在椒月身边没有亲信。

    由此可见,身为奥斯代行走的椒月,事实上对政局的控制力有多么可怕。

    妖妖身上的伤势没有大碍,但是毕竟年纪小又受了惊吓,所以还在昏迷中一时不宜打扰,而钱樱则大起大落,确认安全之后神情有些焦躁,薛杏在征求了钱樱的同意后,给她注射了少许镇定剂让她可以安心睡上一觉。

    而虽然暂时被椒月说服,但轩轶始终不曾放下戒心,所以暂时到了安定的地点之后,轩轶迫不及待向这位月公主发问:“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再次重申我对此一无所知,但是从目前的情报来看,这应该是针对我的刺杀,而发动刺杀的势力,很可能是长期盘踞在奥斯帝国的复国组织青翼之锋。”椒月平静说道。

    “但是不要说你当时人不在苍炎号上。”轩轶冷冷说道:“即使你在那里,这样的爆炸也对你伤害不了丝毫。”

    “青翼之锋是延续千年的地下组织,我不认为他们会发动如此莽撞而没有意义的进攻。”

    “因为恐怖袭击本身就没有意义。”椒月淡淡说道:“一千年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推翻我们奥斯帝国的统治,重现当初七国林立的盛况,哪怕说曾经见过那七国的青翼之锋元老最终都输给了岁月本身,但是他们还是坚持着这样的执念,哪怕已经单单变成了破坏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组织了那么多次对奥斯皇族的袭击,并且甚至有刺杀成功奥斯帝君的记录,但这又有什么用,我的家族依然在这片土地上执掌权柄。”椒月的声音平静而悠然:“我是而今奥斯皇族的代行走,所有人的众矢之的,他们对我下手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说,我的很多情报都是故意放出来迷惑他们的。”

    “就好像现在,他们并不知道,这样的爆炸完全无法杀死我,甚至无法伤及我的一根汗毛。”

    “但是就算他们知道,他们也会这样做,因为至少可以摧毁我的苍炎号,只要能让我感觉恶心,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轩轶有点信服椒月的说法,但是又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们抓到袭击活口了吗?”

    “虽然你的灭口行动很成功。”椒月揶揄了一下轩轶暴怒之后的滥杀行为,然后耸了耸肩:“我们还是抓住了漏网之鱼。”

    “第一份口供应该在凌晨左右就能够拷问出来。”

    “毕竟我们也是专业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