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27章 弃子的选择

第27章 弃子的选择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温热的浴汤上漂浮着雪白的花瓣,风信子全身浸在浴盆中,只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

    一场瑰丽荒诞残酷又奇特的幻梦。

    莲隐复生剂的神奇确实超乎了风信子的想象,那样伤痕累累饱经摧残的身躯,只一瓶药剂就将其修复地七七八八,连断肢都能重生。

    那位太子殿下是经历过地狱的人吗?

    他这样养尊处优的天生贵胄,又从哪里见过这样的地狱。

    风信子这样想着,浴室的门向内打开,穿着白色浴袍的太子殿下走了进来,少年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从浴池中站了起来,低下头等待对方的指示。

    不知为何,风信子下意识就接受了这位太子殿下是执掌自己今后生死的人。

    而轩轶静静打量着这个他从青安地狱中捞出来的青翼之锋余孽,当回到太子宫后,莲隐复生剂几乎治愈了他身体的所有或明或暗的伤势,而热水则怯除了身体的疲乏和血污泥垢。

    这个时候才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这个在奥斯帝国中央情报部手中苦苦挨了七八个昼夜的死囚,竟然是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少年,长着一头银灰色的短发,眸色深褐,此时水珠从他的身体皮肤上静静滑落,显得挺拔俊美非常。

    轩轶伸出手轻轻压了压,示意对方重新坐下去,这样的手势再幼小的孩童都能看懂,风信子也不例外。

    这位太子殿下看起来除了好看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不知为何,风信子总感觉他能给自己比自家长老还要强的多的压迫感,他乖乖地坐回池水中,感受着浑身再次被温热的水流所包裹。

    “太子殿下您为何要救我。”风信子低头问道。

    风信子曾经问过这样的问题,但是这位太子殿下并没有给他满意的答复。

    轩轶不由笑了笑,他一步一步走近,对方的年龄看起来甚至比他年长,但是轩轶依然轻易地掌握了这次谈话的主动权。

    他坐在温泉的边缘,将双足浸泡在浴汤中,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风信子。”风信子如是回答。

    “代号吗?”轩轶问道。

    风信子默默点了点头。

    “好代号,我看过那种花。”轩轶说道:“如果你伤好了之后想要回去,我就送你出城。”

    “只是你要清楚,你没有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活着出去,哪怕你将一切都说的明明白白也是一样。”

    风信子点了点头,知道轩轶说的句句属实。

    他一个任务失败被抓的反帝国组织杀手,被关进了青安地狱里整整折磨了一个星期,最后却被奥斯皇太子用莲隐复生剂给救回来,养好伤之后再送了回去。

    这样的剧情太过魔幻,连畅销书小说的作家都不敢这么编,风信子就算回去,也要接着再受一遍酷刑折磨,来挖出皇太子的意图。

    这个剧情听起来荒诞,但是风信子稍微想了想就知道这是迫在眉睫的事实。

    补救的措施其实也不是没有,简单来说,就是需要轩轶配合他演一场戏,在青安地狱搞出来一场大变故,然后让风信子趁乱逃出来。

    当然,肯定要在他身上多加几道伤口,拔掉几根指甲,为了让戏逼真一点,可能还要轩轶重新割掉风信子的鼻子和舌头?

    但是这又何苦呢?

    以及就算真的这样做了,能够消除青翼之锋对他的疑虑,可是轩轶为啥要大费周章只为让他没有嫌疑地回到青翼之锋?

    除了做卧底之外没有别的原因了吧。

    其实也是——作为一个刺客,当他被抓的时候,他的全部价值已经被燃烧殆尽,就算能够活着出来,这个世界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想到此节,风信子不由叹了口气。

    轩轶幽幽笑道:“你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得多。”

    银灰色短发的少年抬头看向那个俊逸的太子殿下:“我不值钱。”

    至少没有那瓶莲隐复生剂值钱。

    但是轩轶摇了摇头:“你比你想象中要值钱得多。”

    “我说过,我之所以要救你,只是因为你曾经亲眼看过地狱是什么样子,并且还活了下来。”

    风信子不动声色地注视着眼前太子黑色的眼睛:“但那有什么用呢?”

    “有很多用处。”轩轶回答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多问你几个问题。”

    “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在之前的审讯中说过了。”风信子淡淡说道:“包括我的上司内裤的颜色和我小时候尿过几次床。”

    “但我不问那些无聊的问题。”轩轶看着对方:“谁指使你们对那辆列车发动袭击的?”

    风信子意外地看了轩轶一眼:“我在审讯中的答案是我不知道,因为我事实上确实不知道,我的地位不高,只是最低端的炮灰小卒。”

    “不,你知道。”轩轶说道。

    风信子挑起了眉,然后领会到了轩轶的意图,他抬头看了看上方装饰着珐琅与明珠的华贵天花板。

    “我可能做不好。”

    轩轶笑了起来,笑得风信子有点莫名其妙。

    他看着这位太子殿下穿着浴衣没有任何防备地坐在自己身边,似乎完全对自己没有戒备,事实上风信子也清楚,就算这位太子殿下赤手空拳而他全副武装,自己也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但就算是这样,自己的回答为什么会引他发笑呢?

    风信子不知道。

    “不,你什么都不用做。”轩轶淡淡说道:“他们只需要知道我将你从青安地狱中带出来就够了。”

    “因为除此之外,我什么都知道。”

    风信子凛然一惊,看着眼前表情云淡风轻的太子殿下。

    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就算真的追随眼前的人,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一向喜欢给人选择。”轩轶继续说道。“因为很多时候,我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现在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呆在这里,等到风头过后,我会将你送出境外,并且送你一份盘缠可以足够你旅行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座城市。”

    “第二个呢?”风信子问道:“是向您效忠吗?”

    轩轶点了点头,从黑铁之戒中取出一个水晶试剂瓶,试剂瓶里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只有一滴殷红的鲜血。

    “你喝了这滴血,就会染上一种这个世间最可怕的毒,你将日日夜夜都困扰在你曾经体验过的那种痛不欲生的苦痛中。”

    风信子抬手接过轩轶的试剂瓶,打量着其中那一滴红宝石般璀璨的血液。

    “然后呢?”

    “然后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轩轶轻轻说道。

    风信子拔下瓶塞,将其中的血液一饮而尽,然后在浴池中站起,右手抚胸,向着太子殿下行礼。

    “拜见太子殿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