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48章 小皇帝的故事

第48章 小皇帝的故事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钱业看着轩轶,然后抬起手重重自己扇在自己脸上。

    他的力道要比轩轶方才打的力道还要重,一记下去,脸便厚厚地肿了起来。

    然后没有停止,第二记,第三记,钱业左右开弓,将自己的脸打的如同猪头一般,但是这个年近四十的男人的目光一直望着轩轶,望着面前的太子殿下。

    所有人都听着这刺耳的掌掴声,没人敢出一言劝解。

    毕竟,这真的是太子殿下亲自到场,即使他们并不认识这位拉下蒙面巾之后面容绝美的少年,但是连钱穆都已经在对方面前下跪,自己又哪里有不跪之理。

    轩轶看着钱业红肿而高高鼓起的双颊,满意地点了点头。

    能做到钱业这个地步的,无不是能屈能伸知进退到极点的人物。“

    “我很满意,所以不用打了。”轩轶微微笑着:“只是你很不服,对吧?你应该感到很屈辱对吧?”

    少年轻轻说道。

    钱业摇头:“在下不敢。”

    “你不敢,我敢。”轩轶轻轻说道:“我现在感觉比你还要屈辱,比你们跪在地上,比你们自己扇自己巴掌还要屈辱。”

    在场鸦雀无声。

    所以少年的声音弥漫在全场,进入每一个人的耳廓。

    “进来吧。”轩轶说道。

    然后风信子拉着第二辆马车缓缓走来,驶过大门,最终停留在第一辆马车旁,这位银灰色短发的少年侍立在那里,一言不发。

    “你们很奇怪对吧?”轩轶静静说道:“我派我的妃子回她娘家省亲,到了最后,竟然只有两辆带血的马车到这里,里面一辆载着妃子本人,一辆载着一个死人,人拉着马车,那马又到哪里了?”

    少年冷冷冰冰的字眼继续在整个庭院中回响,阳光洒下,鸟雀腾起,庭院中绿意盎然,但是唯独没有人敢发出第二个声音。

    “很奇怪对吧?我也感觉很奇怪。”轩轶继续说道:“他们从我的宫殿出发的时候,有十二辆马车,有三十六匹马,有二十四个侍卫,十二个婢女,还有更多的金珠宝贝,珍奇古玩,可是为什么到了这里,就只剩下两辆马车了?”

    “你们谁能够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轩轶走到钱业的面前,看着对方那张已经慢慢恢复原状的脸——毕竟是洞玄境的强者,这点皮外伤真的就是转眼就好的轻伤——盯着对方那对碧绿色的眼睛:“你能告诉我吗?”

    被轩轶逼问,钱业才低声说道:“自从太子的消息到来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在准备,今天一早父亲就带着我们在这里迎接钱侄女,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轩轶抬手一巴掌,将钱业直接扇翻在地上,他是格物圆满,致知境又是增强自身素质的七夕紫蓂致知,所以手上的力道比寻常洞玄境要大得多,此时全力施为,钱业根本不敢运功抵挡,所以整个人就被少年扇翻在地。

    钱业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太子殿下不让他起来,他就不敢起来。

    哪怕平日里所有人再瞧不起这位太子,但是他终究是帝君的儿子,这个世界上最接近奥斯之皇宝座的男人,除非钱家做好被整族夷灭的准备,那么只能选择在这里唾面自干。

    或者换个说法。

    太子打了你的左脸,你就要把右脸送上去给太子打。

    “狗屎。”轩轶轻轻说道。

    “我说狗屎你们听没有听得到?”

    “听不到没关系,我前几天在书里看到了一个故事。”

    “看到一个帝国的小皇帝,被权臣扶上了皇位。”

    “权臣的势力那么大,整个皇宫里都是那个权臣的手下,小皇帝吓得彻夜难安,所有的政令都要那个权臣看过之后才能实行。”

    “他很不开心。”

    “就如现在也很不开心的我一样。”

    “他纵目四望,发现自己身边没有一个可亲近之人,于是他就点起宫中的太监宫女,自己仗剑披甲,想要去手刃那个权臣,夺回自己的权力。”

    “结局你们知道吗?”轩轶问向四周,当然没有一个人敢回答。

    “没有人知道的话,那么我就自己告诉你们吧。”

    “他一路浴血奋战,从都城的这头杀到了都城的那头,剑上染着血,衣冠散落。”

    “无人敢于之应对。”

    “直到快到权臣府中的时候,有个人说了一句话。”

    “那个人说,大人养士千日,当应此时。”

    “于是权臣的一个小小的舍人,就拿着长枪把那个小皇帝从战车上捅了下来,杀死了他。”

    “看,杀死一个皇帝就这么简单,杀死一个太子也不会难到哪里去。”

    “今天我派出自己的妃子回娘家省亲,你们都敢派人截杀,那么我现在自己来到这里,我想问一下,部长大人。”

    “您那位养士千日的死士在哪里呢?”

    “他的长枪又在哪里?如何能够将我捅下来?”

    “谁能告诉我。”

    钱穆全身发冷,浑身颤抖。

    他没有想到这位太子殿下真的能够做出这样图穷匕见的事情。

    是的,如今的太子殿下就像他说的那个故事里的小皇帝那样,身边没有一人堪用,没有一人可用。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这位太子的笑话,看着他最终灰溜溜地交还太子印绶,将自己的妹妹送上皇位。

    但是他没有。

    他选择了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来处理问题,就好像那位莽撞导致身死的小皇帝一样。

    如果今天太子殿下这件事没有处理好,那么接下来太子就会颜面尽失,一蹶不振。

    但是如果太子殿下真的像那个小皇帝想的那样弑杀了权臣,那么接下来他就会是那位除鳌拜的帝王,带领自己的帝国重新走向中兴。

    一切都只看在结果。

    这样看来,原本钱穆以为这位太子殿下贸然送钱樱回来省亲,不过是少年鲁莽的荒唐之举,完全不知道游戏规则,所以钱穆才不介意给这位太子殿下一点教训。

    但是没有想到,这本身就是太子殿下的一个陷阱。

    他就是在等着自己发力,然后将祸事的权柄送到他的手中。

    而如今,太子就过来讨还这个权柄,他又该怎么办呢?

    钱穆远远不是那个权倾朝野的权臣,就连奥斯本丞相都做不到。

    可是太子殿下却在做那个小皇帝做过的事。

    钱穆以头抢地:“老臣对帝君,对帝国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三国曹魏最后一个皇帝曹髦,也便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主角。

    皇帝也是人,每当看到这样一段故事,我都忍不住这样想。

    高贵乡公今何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