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51章 被否定的未来

第51章 被否定的未来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这是一场酣畅流利,甚至有些匪夷所思的大胜。

    在场所有人都以为战斗才刚刚开始的时候,太子殿下已经结束了这场战斗,甚至说有些人才刚刚想起呐喊和喝彩。

    轩轶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钱业,笑了笑:“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是钱家的未来家主了。”

    这样说着,轩轶转身向着身后的钱樱走去。

    整个战斗不过持续了三十秒钟。

    作为裁判的钱穆看得都有点不可思议。

    以钱穆的眼光,他当然知道,在钱业试探攻击的时候,太子就用不知名的奇妙手段瞬间将那数根冰锥内含的能量完全粉碎,随后再重新组合,毫不浪费地作为自己的攻击手段。

    而在钱业同样满不在乎地处理那两根看起来除了更大,没有任何花哨的冰锥的同时,太子殿下引爆了自己在冰锥中实现蕴藏好的能量,让冰锥化为暴雨梨花的冰针。

    钱业虽然有战斗经验,但是在面对这种突发情况,他虽然没有呆立无措,但是凝结成盾防守却是犯了兵家大忌。

    这个时候他将所有的主动权都拱手交给了太子殿下。

    而太子殿下也欣然接受了他的馈赠。

    那是如同鬼魅般的前进,其移动速度完全超越了音速,但给人的感觉确实寂静无声的,仿佛太子殿下身边有着无形的黑洞,吞噬了周围的所有声音和波动,乃至于连钱穆,都有点难以捕捉太子殿下的气息和动作。

    他就这样来到钱业最后的防御冰盾面前,一拳击出,便将冰盾彻底瓦解。

    再看着已经如同砧板鱼肉的钱业,只轻轻一压,就将心神崩溃失守的钱业压跪在地上,结束了这场决斗。

    这当然有太子殿下取巧的成分,他的每一个步点都踩在最合适的音符上,配合自己完美的实力,就好像在谱就一曲绚烂的乐章,整个战斗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废笔。

    虽然说钱穆已经确定,就算太子殿下不进行任何取巧,硬碰硬地和钱业战斗,钱业多半也不是眼前这个恐怖的太子殿下的对手。

    但是能够以这样精确如同机器一样的步伐,高效地完成这次决斗,却让钱穆都感觉到了惊艳和不可思议。

    直到此时钱穆才开始扪心自问,自己当初选择了月公主作为效忠对象是不是选错了人。

    ……

    ……

    在场一片鸦雀无声。

    没有人敢相信战斗就这么结束了。

    在他们大多数人看来,太子殿下已经耍了什么阴谋诡计,才最终赢了自家的少主,但是这样的话,那最后一拳轰开冰盾又是什么手段?

    为什么少主被轰开冰盾之后没有做任何反击,反而就任由太子将少主轰击在地上?

    他们疑惑,但是不敢说话。

    ……

    ……

    钱业呆呆地望着前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输了。

    这样轻而易举,这样干脆利落地输给了一个法相境?

    他回想刚才的战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犯了错误,是的,他有些轻敌,但是正常情况下,法相战洞玄的战斗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一旦发生也绝对是碾压的。

    洞玄境的战力是法相境根本无法比拟的,就好像小溪与大江大河的差距一般。

    可是——他就这样输了,并且输得完全不知道刚才自己错在哪里?

    对方如何能够转眼间便吸收转化自己的攻击并用来攻击自己,如何将原本普通的攻击中暗藏陷阱?

    如何悄无声息地接近自己?又如何一拳便击溃了自己的防御?

    钱业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不是法相境能做出来的事情。

    如果全天下的法相境都是这样,那还要洞玄境有什么用。

    以及轩轶的那句冰冷的话语在钱业的心中盘旋,让他无法凝下来心神。

    “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钱家的未来家主了。”

    如果别人这么说,钱业可能会嗤之以鼻。

    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一步步取得所有人的支持和信任,一点点地推进修为,直到成为钱家的第二强者,所做的一切,最终不都是为了这个家主的位置?

    最终不都是为了振兴钱家,让钱家成为四大家族之首,乃至于在他的领导下逐渐取代那个如日中天的奥斯本家族。

    但是太子这一句话,将他的未来都彻底击碎。

    他是太子殿下,未来便是奥斯帝君。

    他说自己以后不再会是钱家家主,那么自己就真的不会是钱家家主。

    没有为什么。

    甚至今天之后,自己还会被软禁到死,乃至于废去修为。

    因为一旦钱樱进驻,钱穆被剥夺权力,钱家曾经所做的那些黑暗中不可见人的勾当都会展露地一干二净,大白于天下。

    钱穆身份重要,修为高深,可能不会死,但是自己肯定是要被当做替罪羊以死谢罪的。

    他冷冷盯着眼前那个一步步离开的少年身影,就凭他投胎投的好,生来就比自己高贵,所以就能在这里一句话否定他之前四十岁的所有努力。

    凭什么?

    钱业扪心自问。

    对方的动作在他眼中逐渐缓慢下来。

    钱业依旧跪在地上,全身冰冷,但是内心却火热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在太子的一句话下已经判了死刑,但是他依然有可以做的事情。

    钱业在那一瞬间崩碎了自己的道基,全身瞬间包裹上冰雪残渣一样的细碎颗粒,**慢慢溃散,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太子殿下。

    只要杀了他就够了。

    钱业在心中说道。

    只要杀了这个太子,那么帝君陛下就只有一个继承人了,等到公主殿下继位,就算他会死去,钱家依然将安然无恙。

    一切都将变得无比美妙。

    钱业在心中说道,他的**已经彻底崩溃,血肉被冰雪所覆盖,只有意识分外清晰。

    这一切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只是没有人想到,钱业竟然会在失败之后选择这样的行为。

    钱穆看着钱业身上涌出的第一簇冰雪,下意识地感觉不妙,不由张开了他淡蓝色的海洋领域,巨大的蓝色光罩在一瞬间包裹了所有人。

    但是不包括钱业,因为钱业崩碎道基之后,等于说强行破境,等于说将自己接下来的生命,都献给了远未到达的天市境。

    他的身体便是领域,既然是领域,那么又怎么会被其他领域所限制。

    钱业挣扎着向前,整个人化作雪怪一样狰狞的怪物,向着轩轶飞扑过去。

    “太子殿下。”

    “愿您安息。”

    钱业发出了最后的低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