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65章 桌边夜话

第65章 桌边夜话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当然做的不错,但是少年越来越不感觉开心了。

    被卷入这样大的阴谋里,任谁都不会感觉开心,尤其是轩轶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法摆脱太子这个枷锁的时候。

    “是的,相当不错,我很安心,也很放心,所以才会想在这里见你一面,如果方便的话,就和你说一下这段故事。”奥斯羽生眉眼淡淡,他真是天生的太子,如果他想要的话,轩轶相信他肯定会比自己做的好千万倍。

    可是唯独他不愿,而现在轩轶也充分明白了奥斯羽生为什么不想做太子,也明白椒月为什么不愿意替代她兄长的位置。

    只是这事情背后的真相一点都不让轩轶开心。

    如今奥斯羽生已经说完了这段故事,轩轶最不开心的是自己找不到反驳的地方。

    “那么接下来呢?”轩轶说道:“如果我是星主的棋子呢?”

    “那我会找机会回来杀了你,或许会取而代之,或许不会。”奥斯羽生静静说道:“但是我相信你不会。”

    “我们都没有证据。”轩轶咬着牙说道。

    无论他和奥斯羽生谁是星主的棋子,在最后的迷雾揭开之前,是不会揭晓的谜底,一切的证据在那位当世堪称最强的老人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如果迷雾揭开的时候,他们这对堪称兄弟的尴尬存在的一切努力可能也会失去意义。

    “那我们就不需要证据,只需要直觉就够了。”奥斯羽生平静说道:“我的直觉告诉你,你会做的比我更好。”

    “以及——接下来我就会去新世界看看,或许我回来的时候就是洞玄之上了,所以你需要更加的小心。”

    奥斯羽生所说的这些轩轶还算是有所准备,毕竟之前帝君已经提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轩轶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是因为我做得好的缘故吗?”轩轶无奈说道。

    因为轩轶证明自己做的很好,所以奥斯羽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这让给轩轶更不开心了。

    自从进入这个小世界之后,轩轶已经不开心了很多次了,可是却对面前的少年无可奈何。

    “算是吧。”奥斯羽生笑了笑,拍了拍轩轶的肩膀。

    “如果有机会的话。”

    “我希望做你的影子。”

    ……

    ……

    当谈话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就已经接近结束了。

    椒月没有想到奥斯羽生会选择提前在这里摊牌,所以暂时离场,接下来轩轶与奥斯羽生又聊了很多的东西,一对阔别多年的双生子应该会聊的东西。

    轩轶给奥斯羽生讲了他的童年,讲了他所经受的那些训练,讲了鸠三,当然,也少不了姐姐。

    事实上,姐姐是轩轶讲的最多的事情。

    不过轩轶没有讲轩二,也没有讲那柄隐藏在他体内的锈剑。

    轩轶一向很知道分寸,也知道哪些事情可以说,哪些事情不能说。

    奥斯羽生也讲了很多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讲了自己第一次见叶雅时候的情形,讲了他在皇宫内的生活,以及十二岁的时候如何渐渐发现的事情真相。

    两个十七岁的少年在这座石桌旁讲了很多事情,也喝了很多杯酒,轩轶一向都很自矜自己的酒量,只是他没有想到奥斯羽生的酒量也很好。

    这里是世界的罅隙,连太微境的强者都无法窥探的所在,也是椒月所能找到的最安全的悄悄话场所,天空的夜色永不衰竭,但是石桌上烛台的蜡烛却一点一点地燃烧着,直到烧光最后一点蜡油,然后熄灭。

    轩轶和奥斯羽生喝光了满桌子的酒,也说完了满肚子里的话。

    轩轶其实现在还不确定奥斯羽生所说的那些话究竟是真是假,尤其是关于自己身世的那些,但是他的理智却告诉自己,这应该是所有可能中最荒诞但又是最正确的那一种。

    他原本还无法理解奥斯羽生为什么会对他说这些,因为说了之后,自己就会成为他皇位的最大觊觎者。

    不过和这个少年谈过这一整夜之后,轩轶终于相信,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世界上和自己最相似的那个人,只是他们从婴儿时代,就迎来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最后能够在这相见,真是命运的捉弄和戏谑。

    轩轶倒光了桌上的最后一瓶酒,大声叫道:“椒月,上酒。”

    奥斯羽生也在那里拍着桌子,叫阿月上酒。

    椒月无声息的浮现,手臂一抬,轩轶和羽生面前各出现了一个精致的酒杯,酒杯里的液体清澈见底。

    轩轶哈哈大笑,举杯饮尽,而对面的奥斯羽生也不甘示弱,只是一杯酒下肚,两个少年表情都露出奇怪的神色。

    因为这杯酒入口完全没有白酒的辛辣醇香,反而是完全的酸涩不堪。

    “你是不是上错酒了,椒月。”轩轶好奇问道,酒量虽大,但是喝了一夜酒之后,连轩轶的脑壳都有点不清醒。“这怎么喝起来和醋一样。”

    “因为那本来就是醋。”椒月冷冷说道,如罥烟眉微微横起,纯黑的眸子满是寒气:“两个臭酒鬼!”

    奥斯羽生拍着桌子哈哈大笑,然后全身赤红色的火焰骤然腾起,霓凰之火浮现一闪而逝。

    当火焰消退之后,这位奥斯太子全身醉意全无,连酒气都被燃烧殆尽。

    而在另一边,轩轶也有样学样,启动燃血之术,血液脏器中的酒精被火焰瞬间点燃,然后排出体外,这么快的醒酒方法,轩轶还是第一次学到。

    “切。”椒月发出不屑地嗤笑。

    然后椒月看着两个喝了一夜酒的影子:“接下来呢?你们谈了一夜,谈出来什么吗?”

    “我可不信你没有在听。”奥斯羽生笑着说道。

    “就差掏心窝子了。”轩轶也平静说道。

    当两个人选择配合默契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在说话。

    而椒月则完全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们感觉很良好是吧?”椒月冷笑:“算个男人就都站出来,一个做太子,一个做行走,让我不用替你俩操碎了心。”

    “别,暂时还离不开你,阿月。”奥斯羽生赶紧挽留:“下个月我就去新世界看看,帝都的事情,我决定全权交给轩轶,您意下如何?”

    “再过两个月就是大婚典礼了。”椒月斜眼看着奥斯羽生:“这你也真的拉下脸让别人去帮忙选妃?”

    “这不就是早商量好的吗?”奥斯羽生无辜耸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