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2章 闯宫少女

第2章 闯宫少女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睁开眼睛,正看到奥斯椒月正站在他的面前,穿着黑色的素雅长袍,黑发梳成发髻盘在头上,一点都没有之前那种傲娇御姐的风范,虽然不算严格的妹妹范。

    自从他俩的兄妹关系被挑明之后,奥斯椒月终于不拿轩轶开那些比较过分的玩笑了,不过少年反而觉得两个人的关系甚至因为这变得稍有隔阂起来。

    毕竟奥斯椒月做梦也没有想到,奥斯羽生会选在在那个时候将这一切挑明,椒月殿下肯定是非常的不开心。

    “有什么事情?”轩轶问道。

    “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吗?”椒月微笑说道。

    轩轶看着对方:“你从来没有没事找过我。”

    “所以说会有第一次?”椒月将手指放在嘴唇上沿,似笑非笑说道。

    轩轶举手投降:“我错了。”

    “不,你没错。”椒月侧头笑道:“我虽然很想弥补一下没有在过去的岁月里经常叫哥哥起床的温馨时光,但是长绳系日终不可,我来找你确实有一些其他的事情。”

    “什么事情?”轩轶只能再问了一遍之前问过的问题。

    椒月伸手指了指头顶:“那边来人了。”

    那边是哪边?在此时的情况下,轩轶也没有进行任何的误判。

    因为让椒月如此慎重地说那边的前提下,只有霓凰一族那边。

    “在哪里?”轩轶问道。

    椒月露齿一笑,笑得光辉灿烂,摇曳生姿:“就在太子宫啊。”

    ……

    ……

    太子宫内细雨蒙蒙,但是侍卫们依旧顶着雨水在各个宫门站岗,侍女们打着轻巧的纸伞,去收集荷叶上的雨水做点心,地上的积水打湿了她们的裙摆,女孩的欢声笑语在回荡,如鸟雀轻语。

    落颜在雨水中静静行走,但是却没有一束雨丝能够打在她红色的襦裙上。

    所有的雨幕都在距离她身体五厘米出蒸腾为无色无形的水气,然后化为烟雾,她走在烟雨之中,浑身白雾弥漫。

    每个侍卫都看到了她火焰的眼眸和插着发簪的血色长发,但是没有一个侍卫敢阻拦她的前进。

    因为她正向前伸出一根白如葱玉的手指,手指上悬挂着一个摇摇晃晃的红玉令牌,令牌上镌刻着一只展翅欲飞的红色凤凰。

    这只凤凰仿佛有着真实的威压,以至于任何一个侍卫都不敢去和那个红玉令牌对视,只能低着头任由这个红发的女子一路走过这个帝国戒备最森严的宫殿,如入无人之境。

    但是落颜似乎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她在细雨中走走停停。她的红色襦裙拖在青石的地面上,但是那里的积水却早在落足的那一瞬间已经完全蒸腾消散,留下干净又干燥的青石板。

    这个少女的身周似乎包着无形的领域,风不进,雨不侵,她在雨中闲庭漫步,就好像走在自家干燥的花园中。

    就这样走着走着,落颜看到前方有一个空旷的演武场,雨丝落在那里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细细碎碎的滴水声,一个苍白发色的少年正独自站在演武场上,无形的风刃正在他的身周起舞开合,就好像是一朵无色无形的莲花。

    落颜红色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她手指轻轻一抬,那个红玉令牌脱离了指尖,向上飞起,然后落入她的手掌中,落颜将玉牌握紧,然后一步步走到白发少年身边,风刃应激而动,就好像受到惊吓的刺猬,朵朵风刃向着落颜的身体垂直束紧,等待着少年的命令就将蓄势待发。

    落颜微微一笑,继续向前走去,平衡被瞬间打破,风刃狂乱起来,向着四方炸裂开来,风信子睁开了眼睛,伸手用力一招,就好像有无形的大手从空中拂过,将那些暴乱的风刃全部收回了自己的掌心。

    这样被干扰了气机,风信子的胸口略有起伏,他看向那个穿着红色襦裙的红发少女,只看她容貌如画,冷艳端庄,看年龄没有超过二十岁,一双秋水剪瞳殷红如血。

    “这里不是姑娘该来的地方。”风信子冷清说道,没有怪罪对方突然闯入自己的修行地,险些导致他的修炼失控,伤人伤己的事情。

    落颜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她单手抚胸,直盯盯望着风信子:“我是落颜,奥斯语应该是这么发音的吧,落颜。”

    落颜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然后继续说道:“来自于遗忘之城,你既然是这个帝国太子的手下,应该知道什么是遗忘之城吧。”

    “我想来这里看看我家小姐未来的夫婿究竟长什么样子,应该就是你们的太子?我从别人口中听说你们的太子很没用,不过我们有句俗语叫做,百闻不如一见,所以我想来专程见上一见。”

    风信子没有听说过遗忘之城。

    但是他听说过太子即将要远赴一个神秘族群去挑选太子妃的事情,那是一个连名字都无法在外界提及的强大种族。

    所以风信子看着对方:“太子正在闭关,请姑娘去客殿休息等待,我会禀告太子,太子稍后就会见您。”

    落颜有点不屑地挑起眉毛:“稍后吗?你们人类的稍后到底是多久啊?我早就听说外面一大堆繁文缛节,明明比虫子还要弱,偏偏要讲那么多的规矩。”

    她顿了顿,看向风信子:“如果我现在就要见呢?”

    风信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充分感受得到这个看起来如花似玉的红发少女体内蕴含的巨大力量,以及她能够悄无声息的闯入太子宫中,单单这就证明了绝对的力量。

    落颜的眼睛却再次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闯进去见太子的话,你就会拦我?”

    “这叫什么来着。”落颜拳头抵住脑袋,努力地咬文嚼字中,然后红色的眼睛瞬间绽放出别样光彩:“闯宫对吧?是闯宫对吧?我早就听说闯宫特别刺激,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拦我一下。”

    “所以说,我现在开始闯宫的话,你就会拦我了?”

    风信子听着眼前少女夹缠不清的言语,瞬间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是的,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永远不是那种一言不发杀你全家的狠人,而是这种看起来愣愣的,但是动起手来比狠人更狠的家伙。

    风信子不动声色后退一步:“姑娘稍安勿躁,在下马上去禀告太子。”

    顺便告诉那些好久没有松动筋骨的大人物,有人来砸场子了!

    可是落颜虽然不懂风信子的意思,但是完全也不需要懂。

    她上前一步:“我感觉相对于禀告,闯宫更有意思。”

    这样说着,她一掌平平无奇地拍向了风信子的肩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