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29章 现在没有了

第29章 现在没有了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这三句话所指向的这三个人都是货真价实的大人物,如果眼前的是旁人,黑衣人就要忍不住斥责他在胡言乱语。

    但是轩轶这样说,黑衣人却不得不相信,因为少年确实有这个资格。

    因为他真的当过星城的行走,哪怕前后没有超过一个月,但他依旧曾经是星城排行第三的大人物。

    一个原本自己需要仰视的人物。

    对于暗星的执行司专员来说,过目不忘过耳不忘是最基本的素养,况且他们现在的资历也早就不是简单的执行司专员,黑衣人点了点头,没有说你杀了我吧这样的狠话。

    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提出了这样奇怪的要求,搞不好轩轶真会满足他,并且死掉的执行司专员才是最好的执行司专员,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不约而同地这样认为。

    轩轶松开了手,解开了自己对眼前三人的压制,三个黑衣人已经确认了此方的大势,知道自己奈何不了眼前的逃犯,或者说,可能星城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都很难奈何得了对方了。

    他们低头姑且算是对轩轶和椒月致意,然后从轩轶的两侧向着门外走去,既然正主已经出现了,那么他们在这里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轩轶没有阻拦,如果想阻拦的话,刚才瞬间将三人制服的时候轩轶就能够杀了他们。

    在铸剑池近十个小时的修炼,虽然说轩轶没有一举突破到法相洞天,但是却明显感到了自己的境界有了松动,看到了进阶的希望。

    对于现在的少年来说,有希望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毕竟时间已经不多了。

    看着三个星城的黑衣人推门而出大厅,所有人都感觉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虽然之前音乐从未停止,但是却不再有人载歌载舞,这一瞬间仿佛有人给时间按下了前进的按钮,一切都开始重新照常运行。

    但这一切只有一瞬。

    在下一瞬间,大厅中的所有人都感觉有恐怖的威压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如狮如虎在自己的背后注视,如坐针毡,芒刺在背。

    轩轶比在场人的任何人都熟悉这种感觉,因为他经历过不止一次。

    这是洞玄之上的威压。

    而且还是带着杀意的威压。

    门外传来三声噗噗地轻响,就好像是有人在外面挤破了装着水的气球。

    轩轶叹了口气,看了椒月一眼。

    椒月点了点头,轩轶转身,推门而出,椒月跟在了他的身后。

    门外是奥斯本家族的庭院,微风吹拂送来花香,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一切都很好,只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前方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有三滩浅浅的血迹,看起来就像是蚊子血一样,三只蚊子被人用苍蝇拍一拍从天上拍了下来。

    只是想想,感觉就很不好。

    少年看着天空,身后大厅里的人次第往外走了出来,很多人都看到了地上这三滩血迹,有些淑女联想到了不好的事情,甚至当场哭了出来。

    无他,兔死狐悲而已。

    “既然来了,那就见上一见?”轩轶平静说道。

    奥斯本的庄园里面自然有镇守的半神强者,但是不知为何,刚才对方没有出手阻拦。

    可能是来不及,更多是不想阻拦。

    但是现在椒月在自己身边,那就不是来不来得及的问题了。

    黑色的影子在庄园的花丛中落下,淡绿色的领域如同肥皂泡一样被吹张开来,最终将半个花园加整个身后的建筑物都笼罩了起来。

    “既然来了,何妨一见。”身下的黑影重复了轩轶所说的话,而对方当然就是属于奥斯本家族的镇守半神。两人次第开口,于是便有一阵风从天空落下,撕开了那个淡绿色的领域,就好像一柄尖刀划开了一匹绿色的绸缎。

    轩轶看向对方,确认自己没有见过他,但是却见过很多和他相似的人。

    这是一个长相英俊冰冷的银发中年人,穿着那件绣满星城的银色披风,单手抚胸,向着轩轶躬身行礼:“见过前行走大人。”

    是的,由于星城的阶层森严,真正的大人物之间通婚的范围更小,有时候甚至会到三代以内的表亲,所以很多大人物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用料是白银星光和冰凌。

    “大人不敢当。”轩轶看着对方,不卑不亢。

    对方也是大人物,只要是洞玄之上,都是大人物,尤其是星城这样的隐族族群,只要能够进阶半神,就一般要比平常势力的半神强上不少,毕竟星城有大量的成为半神的经验,每个洞玄之上都可以在其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道路,比野生的半神悠闲自在许多。

    “但是他们带着我的口信。”轩轶说道。

    “有吗?”对方清冷问道,然后自问自答:“但是现在没有了。”

    轩轶哈哈大笑——对方选择杀掉星城的属下,在别人看起来很是残忍,但是对轩轶来说,其实这并不算什么,因为按照星城的规矩,他们毫无疑问算是任务失败,并且还是在任务目标前不战而逃,那么死不死本身就在一念之间。

    少年就是在这样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像他这种贱民出身的执行专员,要比普通执行专员的命更加不算命,但是他还是活着走到了现在,靠的就是从心。

    遵从内心的感觉,便是从心。

    可是轩轶并不会因此感到悲伤,因为他见过了太多人的死去,如果连敌人的死都会感到悲伤,那么少年未免也太过多愁善感了吧。

    所以轩轶笑完之后,看向对方:“我的命就在这里,你要拿去吗?”

    中年人没有回答轩轶,而是静静做了自我介绍:“我是青安帝都的暗部负责人,你可以叫我星魁。”

    轩轶皱了皱眉头,青安帝都的暗部负责人,事实上如果类比的话他的身份更接近于当初在星城的兰竹声,属于外交级别的驻外武官,只是星城并不是国家,严格来说星城是一个自由邦,所以便没有大使馆的说法,只有相应的办事处,只是星城却有暗星这个不是外交机构但比外交机构更好用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大城都有自己的相应网络。

    比如说那个在兰阴城死在轩轶手下连名字都快记不起来的星城暗线。

    “所以呢?”轩轶轻轻问道:“我还是那句话,我的命就在这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