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54章 天阶夜色凉如水

第54章 天阶夜色凉如水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的眼睛微微收缩了那么一刹那。

    但是只有那么一瞬间。

    原本轩轶以为自己被叫破身份的那一瞬间就会有杀人灭口的心思。

    但是此时此刻,轩轶没有一点杀意弥漫而生。

    哪怕他暂时还不想让钱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你知不知道你是在玩火,女人。”轩轶叹了口气,幽幽说出这句话。

    钱樱俯下身子噗嗤笑出声来。

    是的,这句原本霸气十足又邪魅异常的话,从此刻的轩轶口中说出,总感觉充满了无奈。

    “如果不是你答应过我哥的话,你早就把我杀了对吧。”钱樱笑过了之后,直起腰看向轩轶:“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在晖亡之林的时候,你究竟答应了我哥什么。”

    “但是,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你之所以会帮我,是不是没有一点是对我本人的喜欢,都只是对我哥的承诺对吧。”

    轩轶没有回答。

    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说真话或者还是假话,都无法满足眼前的少女。

    因为他俩之间没有任何的可能。

    哪怕说钱樱此时的身份是自己名正言顺的侧妃,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在自己身边的人。

    但是,轩轶想要帮助这个金发的少女,究竟是完全出于对钱梨要照顾他妹妹的承诺,还是说有对钱樱本人的好感,其实二者并没有区别。

    如果说真话的话,轩轶当然有针对钱樱本人的喜欢了。

    但是现在给钱樱希望就是更大的残忍,所以轩轶只能选择沉默。

    “太子殿下啊。”钱樱微笑着叫轩轶:“我曾经以为我只要能够和别的女人分享您的一部分就够了,我付出,然后取得自己想要的回报。”

    “但是随着我身份的改变,我才知道人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我承认我喜欢您,不是喜欢太子殿下,不是喜欢轩一。”

    “我是单纯地喜欢您。”

    “但是喜欢这种情绪,比我想象中还要自私许多。”

    “我不希望和别人分享您,甚至无法想象您抱过我之后再去抱其他的别的女人。”

    “我知道这大概是奢望了吧。”

    钱樱说的异常平静,猫眼绿的眼睛在灯光下发着光,让轩轶不由回想起来当初在晖亡之林那片灰烬之地的边缘等待着他的少女。

    只是那个时候的钱樱是椒月所假扮的,而眼前的钱樱却是货真价实的钱樱。

    轩轶沉默点了点头。

    他无法给钱樱任何的承诺,哪怕是虚假的承诺。

    “我和太子殿下之间开始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哦。”钱樱继续开口道:“虽然曾经我很希望发生一些什么,但是现在看来,果然什么都不发生对我来说才是正确的选择。”

    “如果当时我选择和您在一起,那么现在的我恐怕会嫉妒地发狂吧。我曾经以为我不是那么喜欢嫉妒的女人,但是嫉妒果然是人类的天性。”

    “那个时候的您是对的,谢谢您那个时候可以拒绝我。”

    轩轶终于开口:“我又不是要去死。”

    钱樱这些话说的像是诀别。

    “但是如果今天不说,我恐怕以后就永远没有勇气说了。”钱樱看着轩轶:“喜欢一个永远不会喜欢自己的人,实在是太过痛苦的事情了。”

    “因为爱情是自私的。”轩轶静静道。

    钱樱点头:“是的,爱情是自私的,我遇到您实在太晚了,晚到几乎已经没有夺走您的心的机会。”

    “所以说你是要向我告别?”轩轶试探着问。

    因为钱樱这番话真的是很像告别。

    两个人站在帝都皇宫的屋檐下,外面夜色正好,星光迷离。

    钱樱摇了摇头:“如果我单纯只是我的话,那么说完这番话,我大概再也没有在今后面对您的勇气了。”

    钱樱顿了顿:“因为这确实是很让人害羞的话语。”

    “但是我并不是单纯的我,我还是您的太子侍中,我没有办法丢下您的信任一走了之,也没有办法将钱家的烂摊子留给您。”

    “我以钱樱的身份来到这里想对您说这番话,只是因为我以后或许再也没有说这个的勇气了。”

    “您以后会拥有真正属于您,并且拥有您的妻子。我只是一个与此无关的局外人。”钱樱看着轩轶:“但我会依旧完成和你当初的那个承诺,做好您冲锋陷阵的棋子,为您奉献上我唯一可以奉献的忠诚。”

    “或者等到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再没有一个人喜欢您的那一天,我希望有那一天的到来,但是我又不想等到那一天。”

    “不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希望可以做您一个人的妻子,可以不和任何人分享您的存在。”

    钱樱一口气说了很多。

    轩轶刚想说点什么。却看到钱樱已经将身体凑了上来。

    然后点起了脚尖。

    她轻轻将嘴唇覆盖在了轩轶的唇上。

    一触即分。

    轩轶刚才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躲过钱樱的这个突然袭击。

    但是他找不到说服自己躲过去的理由。

    就好像在当初的月光下,银色的灰烬在银白光芒的照耀下好像月光草的海洋。

    那一夜钱樱吻了他,那也是属于轩轶的初吻。

    那一次他没有躲开,这一次他依旧没有躲开。

    少女的嘴唇湿润,柔软,又带着轻微的颤抖。

    让轩轶有些意外的冰凉。

    钱樱一击得手,然后回退两步,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轩轶有些微红的脸颊。

    “您该不会……”钱樱顿了顿,脸上带着促狭:“该不会还是个雏儿吧。”

    轩轶回想起那个在月光下蹦蹦跳跳得意忘形的少女,想着她同样促狭的表情。

    是的,不知道该说当时的椒月扮演的能力天下无双。

    还是说眼前的少女和当初的钱樱而这合为一体。

    轩轶强忍着自己吻回去的意愿。

    哪怕此刻的钱樱真的很诱人。

    “我正在想这算不算袭击皇室。”轩轶最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钱樱笑得前俯后仰。

    笑声清脆悦耳。

    “谢谢您没有拒绝我。”钱樱说道。

    轩轶叹了口气:“我曾经告诉过你,如果合适的时候,我会给你讲一个很长的故事。”

    “一个关于钱梨的故事。”

    “我想您也很想知道我是如何知道您就是轩一的吧。”钱樱笑了笑说道。

    “不,我不想知道,因为这肯定和该死的女性直觉有关。”少年在宫殿屋檐下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但是我想我们现在有不少的时间。”

    钱樱坐在了轩轶的身边,双手撑住地面,而不是揽住轩轶的腰。

    天阶夜色凉如水。

    坐看牛郎织女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