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66章 森严

第66章 森严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一步步走来,白听雪放开身前的妖妖,妖妖奔跑过来抱住轩轶的腰低声哭泣起来。

    少年全身的黑衣破烂,满是裂口露出里面的浅麦色肌肤,但是朱红色的眼眸却锐利如同猎豹,冷冷望着夕溪:“敢问阁下是?”

    “她是霓凰一族的现任女司祭,夕溪。”落颜在一旁低声给轩轶做着介绍:“霓凰一族年轻一代的第二人。”

    “所以还不是第一对吧。”轩轶笑了笑说道,伸手摸了摸正在自己胸口哭泣的妖妖脑袋,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眼前这个丽色惊人的红发女子。

    她确实美的惊艳,但是却不能让轩轶动颜分毫,毕竟身边总有椒月这个性格恶劣的小恶魔公主在侧,少年的免疫力早就被锻炼得无与伦比。

    “你又是谁?”夕溪妙目流转,将目光锁定在轩轶身上,火红的裙摆在身后飘动就好像是凤凰的尾翼。

    “在下轩轶。”轩轶平静回答。

    “你方才在九重云霄之中?”夕溪继续问道。

    轩轶的身后是那扇被他用拳头轰开的朱红大门。

    轩轶点了点头。

    在之前的那个无天无地的所在中,少年将自己的能力最终发挥到了极致,才堪堪走出所谓的九重云霄。

    “你上了几层?”夕溪继续问道。

    “我记不清了。”轩轶回答道。

    “记不清就是很多层了?”夕溪问道。

    “记不清当然有不少层。”轩轶点了点头。

    红发的少女向着燃烧的火焰关隘伸出手臂,火红色的星火在她手心燃起,然后升空,最终飘落在身后那道巨大长城之上。

    所有人看着那些星点落下,然后夕溪望向轩轶的时候眼神有了微妙的变化。

    “你叫什么名字?”夕溪重复了刚才已经问过的问题。

    但是方才夕溪问的是你是谁,而现在问的却是你叫什么名字。

    其中当然有差别。

    因为她已经得知了轩轶方才在九重云霄的成果,旁观的人都心知肚明,并顺便开始猜轩轶究竟过了几关,又登了几重云霄。

    “轩轶,你已经是我族的贵客了。”夕溪沉静说道,然后转向周围众人:“遗忘之城欢迎你们的到来。”

    轩轶点了点头,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他依旧虚抱着怀中的妖妖,然后向着那扇朱红的大门走去。

    但是夕溪却开口将轩轶叫住:“你们中间并不包括她。”

    夕溪指的当然是轩轶怀中的妖妖。

    “如果我一定要带她进去呢?”轩轶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因为他在来到这里之前,就从落颜对污秽之血的态度中感知到了整个霓凰一族对这种血脉的态度。

    毕竟这是夕天族长所亲自下的诅咒,代表的是那位族长的意志。

    而从之前的那个故事里,轩轶已经明白这位夕天族长在霓凰一族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

    他是一千三百年的无敌天下,同样也是一千三百年的族中神灵。

    毕竟是他当初以一己之力将霓凰一族扶上了魔之眷属的位置。

    “那么你就和她留在外面吧。”夕溪面无表情地说道,即使这样,那张宜喜宜嗔的脸上罩着薄霜也感觉明丽照人。

    落颜刚刚站起身来,闻言刚想说两句什么,却看到夕溪连望她一眼都不曾,左手平直张开,手指打开张成四根纤长的白玉树枝。

    有火焰在树枝间缠绕,然后化作一条细长的火焰锁链掩面而出然后缠绕在落颜的脖颈上。

    只见夕溪伸手握着那条火焰的锁链轻轻一拽,落颜整个人便被拽倒在地,然后在砂石的地面上拖行着:“落颜,你不感觉你的话有点多吗?”

    在场人都看着落颜双手抓着脖子上的火焰锁链,看到那些火焰在少女的皮肤上炙烤,但是之前还强大无比的少女甚至不敢反抗一下。

    她甚至没有用手扯断脖子上的链子。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她做得到。

    就算不用夕天族长赋予她的那非人的力量,单单凭借她本身的力量,也是绰绰有余的。

    因为夕溪虽然比落颜要强,但是绝对不过是强出一线罢了,他们都清楚西夕溪绝对不是洞玄之上的境界,充其量也不过是同为洞玄境罢了。

    但是夕溪却可以像栓一条狗一样将锁链套上落颜的脖颈,当众对她羞辱,但是落颜却不敢丝毫无力反抗。

    白听雪向前走了一步。

    但是有一个声音先一步响了起来。

    “你叫夕溪是吧。”轩轶单手平平伸出,橙黄色的落日弓在他手中浮现,与此同时,那根鲜亮的金红色箭羽在落日弓中浮现,目标对准了握手火焰锁链的绝美少女,霓凰一族的女司祭。

    “放开手,否则你先死。”

    夕溪哪怕从来没有和轩轶这样的人打过交道,但是这一瞬间她也感到了极度的危险,在少年手中那根金红色箭羽中,她感到了非常熟悉的力量,而且是足以置她与死地的力量。

    并且她相信这个名叫轩轶的男人真的不惮于对她拉弓,然后射箭。

    夕溪放开了左手。

    火焰的锁链在空气中飞快地消散。

    落颜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

    “你为了她就敢杀我吗?”夕溪非常明智地先放了落颜,然后再对着轩轶开口:“我管教我的家臣,与你何干。”

    “在我面前就与我有关。”轩轶没有收回手中的凤凰之羽,因为这是他眼前最大的依仗。

    轩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在霓凰城外就会被逼到不得不动用这根凤凰之羽的地步。

    并且这根羽毛只有区区的一根,一旦用掉自己再没有可以随时随地用来威慑的武器。

    在霓凰之血的作用下,方才那根锁链在落颜身上留下的伤痕迅速地消失,与此同时之前被落颜击伤的落暮也从城墙下走了过来,满脸愤怒与羞愧之色,他望着落颜,踏步上前,含怒出手,却看到一个白衣人站在身前,用手格挡住了他升腾着火焰的拳头。

    白听雪平静站了出来,一手便挡住了落暮的攻击,然后将目光看向对峙的夕溪和轩轶。

    “诸位。”他开口说道:“我想这里的事情,我们需要给彼此一个交代。”

    “所以,能不能够坐下来谈一谈。”

    夕溪这才注意到白听雪。

    “敢问阁下是?”

    “雪瞳一族行走。”白听雪悠然回答:“白听雪便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