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69章 我会很开心成为

第69章 我会很开心成为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饶是夕溪,看着那根金红色的箭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瞬间,火红的瞳孔也不由为之收缩。

    她没有想到轩轶遭受雷击的痛苦之时,居然还有能力忍耐下去,并且保留了最后一击的能力。

    换句话说,是最后一击杀死她的能力。

    这一次轩轶没有任何犹豫。

    对于任何想要杀死他的人,轩轶从来都缺乏将对方杀死的勇气。

    从星鹤渡开始,到许许多多想要杀死这个少年的人,最终都死在了他的前面。

    凤凰之羽,激发而出。

    这一箭,便等同于一只火凤向着你张开羽翼飞去。

    赤红色的火焰激荡而出,驱散了将轩轶禁锢的雷电,然后巨大的凤凰虚影浮现,那一瞬间仿佛有一个虚幻的领域向外扩散而出。

    凤凰之羽之所以能够成为轩轶而今最强也最可靠的底牌,靠的就是它是轩轶所掌握的最接近洞玄之上的手段。继续有雷电从天空落下,从最初的赤色变为了猩红,夕涯不断地召唤雷电劈向使出凤凰之羽的轩轶,但是没有一支突破少年的屏障。

    而轩轶只想杀死眼前的红衣女司祭。

    “你没有给我活下去的机会,我也不会给你的。”轩轶抬头望着对方的眼睛,两个人都有赤红色的瞳仁。

    如同燃烧的火焰。

    少年手中的凤凰之羽化作一根笔直的红色线条,一头连接轩轶的右手,另外一头则指向夕溪的眉心。

    夕溪叹息了一声。

    一声过后,一道极亮如同太阳初升的第一缕日光一般刺眼的光线照耀了整个世界。

    轩轶凤凰之羽出手之后,原本守护他的凤凰虚影瞬间消失不见,少年只感觉全身被抽空一般,原本在夕涯的雷电打击中,由于无力对其进行吸收转化的自己此时感觉更受重创,那一瞬间轩轶感觉眼前有点发黑,然后摇摇晃晃地跪立在地面上。

    他怀中的妖妖连忙上前,将轩轶的一个肩膀撑了起来,让他不至于跌倒在地上。

    然而轩轶却听到了那么他最不想听到的低低笑声。

    “这就是凤凰之火的力量吗?”

    轩轶骤然睁开眼睛,看到夕溪毫发无伤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是眉心原本那一枚燃烧的火焰印记此刻已经不翼而飞。

    轩轶无法相信,那一记凤凰之羽,是绝对可以杀死天境之下的任何人,就算是有能力躲在世界罅隙的椒月,在这记凤凰之羽的攻击下也不敢确保毫发无伤。

    但是眼前他却真的看到了。

    夕溪笑了笑:“很惊讶对吧。”

    轩轶点了点头,他已经看到了夕溪的背后。

    他看到了夕溪背后那堵高耸入云的火焰关隘如今已经破出一个小小的缺口。

    虽然这个缺口并不大,但毫无疑问是凤凰之羽造成的。

    既然凤凰之羽能够在这道几乎是守护霓凰一族最重要的火焰关隘或者说九重云霄上留下痕迹,没有道理夕溪的脑袋比那堵城墙更硬。

    “但我不会告诉你原因的。”夕溪继续说道:“如果你还有能够杀死我的办法,那么这一次你就可以真的杀死我一次。”

    “不过在这之前,我想会死去的人是你。”

    “嗯。”轩轶平静回答。

    他连站都有点站不稳了。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先是连破了九重云霄的九道关卡,几乎拼尽全力才从那里走了出来,出来之后就看到妖妖正在被霓凰一族的人所刁难,只能被迫应战,可随即那自天而降的赤色雷电,对于轩轶来说,也是完全不可小视的攻击。

    而最后几乎作为绝杀的凤凰之羽,却被夕溪不知道以什么样的神奇手段免受了伤势。

    轩轶感觉自己已经掏出了全部的底牌。

    可是对方竟然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伤到。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开心。

    他甚至连呼唤轩二的兴趣都没有了。

    时至今日,他越来越明白轩二的能力极限,自己现在让轩二出来,顶多不过是带着自己活着离开这里,就像是当初在星城做的那样。

    当然,前提是坐在遗忘之城的那位夕天族长不阻拦的话。

    因为即使是轩二当年自己全盛的时候,面对那位夕天族长依然是不堪一击的对象,因为对方是这个世界真正活着的传奇。

    无论是永耀至尊也好,无论是初代九公主也罢,乃至于这个世界上曾经出现过的最顶级的人物,在他面前都完全算不上什么。

    即使召唤了轩二,即使从眼前的这个绝境活下去,他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轩轶不知道。

    他拼命才走到了现在,可是却连这堵墙都过不去。

    说不甘心那是当然不甘心的。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做呢?

    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弱小到什么都做不了的小男孩。

    可是现在的自己,依然只能看着妖妖在自己的怀中死去吗?

    就好像说着要好好照顾你自己然后在自己面前死去的姐姐一样。

    少年只能在妖妖的搀扶下站立着,看着眼前的夕溪重新凝结出了手中的火焰长剑。

    “你可以说一句自己的遗言。”夕溪开口说道:“我是霓凰一族的司祭,我有聆听每一个即将死去的人生前愿望的职责。”

    轩轶轻轻笑了笑:“我想先杀了你够本可以吗?”

    “我只听遗言,并不帮他们实现。”夕溪淡淡说道,然后手腕轻抖,火焰般的长剑斩落了下去。

    轩轶没有闭上眼睛,因为他从来没有等待死亡的爱好。

    他更愿意直视死亡。

    但是就在轩轶的眼前,那一剑没有砍下来。

    因为妖妖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红头发的女孩那一刻长裙飘飘,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然后她举起手臂,想要替轩轶格挡住那次攻击。

    而夕溪原本的职责就是杀死污秽之血,杀死轩轶只是附带的事情。

    因为他想要保护这个注定应该死去的女孩。

    所以夕溪面无表情地落下手臂。

    然后她看到自己手中的火焰长剑在那一瞬间熄灭了光芒。

    妖妖脸上的青灰色鳞片原本在帝君的控制下已经凝聚成了一片,可是在妖妖站出来的那一瞬间,那片青灰色的鳞片骤然炸裂开来,那些丑陋的鳞片在少女雪白的皮肤上蔓延,最终爬满她的脸庞和伸出的手臂。

    她用这样的姿态替轩轶挡住了那必杀的一剑。

    “怪物。”夕溪看着眼前的妖妖说道。

    她只剩下那一头火红的头发还露在外面。

    “如果只有成为怪物才能让他不死的话。”妖妖抬起头来,原本美丽青雉的脸庞上全是丑陋的细小灰色鳞片。

    “我会很开心成为怪物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