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110章 起源(下)

第110章 起源(下)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夕影从四岁起,就住在那座高高的塔上,每天的消遣就是爬到塔的最高处,看天边的游云,明月,夕阳与晚霞。

    别人将她称作为高塔上的公主殿下,并且对她感恩戴德。

    因为所有人都隐约知道,每天帮助自己飞速成长的那充沛的灵力,就是与这位高塔上的公主有莫大的关系。

    在她一己之力下,整个霓凰一族的年轻一代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

    但是夕影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开心。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难过。

    自从被确认自己的病无法治愈之后,她就被视作一个注定会死去的孩子。

    一个现在还活着,但是未来很快就要死去的人。

    而她的价值就变为了实现现在的价值。

    隐族从来都是高效而务实的种群,若非如此,他们也不可能曾经残酷的百族之战中厮杀出来。

    夕影从来不曾拥有过自己的童年,因为她只是那位高塔之上的公主殿下,每天会有人飞上高塔给她送上食物和饮水,以及漂亮合身的衣服。

    但是没有人会和她说话,因为和她说话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因为年幼的她,并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她所说的每一句话语,都带着真实足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

    她说要下雨,明天这个世界就会下雨。

    她说要打雷,明天这个城市就会打雷。

    她说明天先吃煎蛋,那么明天给她的食物中就有煎蛋这个选项。

    同样,如果她说谁会死,那么过不了几天,那个人就会死。

    这种能力便是言灵,便是能够将语言变为现实的力量,是一种非常高深而强大的力量,只有那些最强大的圣人才有资格掌握。

    在几百年后,夕天曾经也下过一个言灵,那就是针对与外族通婚的霞之一姓,在他们身上种下了永远无法解除的诅咒,让每个霓凰族人都对污秽之血忌讳莫深,并且天生就厌恶那种污秽的结合。

    这是言灵。

    而早在黄金人类收服七大隐族的时候,他们曾经下过一个更强大的言灵,那就是这个世界所有敢口呼隐族之名的人类,都会遭受到各种难以想象的攻击和灾难,乃至于会在那一瞬间形神俱灭。

    只有洞玄之上的人类,才有机会抵御这种不讲道理的无差别的毁灭,或者说你在特殊的地域,比如说各族的祖地,又或者说并不在这个人类主宰的位面。

    这同样是言灵,这个言灵则直接在万年之中彻底封锁了隐族的存在。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你准确说出隐族的名讳,那就会有遭遇突然来临的死亡,这种根本无法诉诸于口的恐惧,成功地让隐族之名绝迹于世界,而隐族才终于成为了隐族。

    时至今日,这个言灵依然活跃在这个世界上,隐族的真实名讳,依然是这个世界的禁忌,即使是像椒月这样的上位者,提及这些族群的名讳都是慎之又慎地采用各种代指,而当初轩轶听说过星澈一族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们那个强大的教官先是笑嘻嘻地说出了这个名字,然后看谁会忍不住将这个名字重复出来。

    轩轶那个时候就永远不会忘记那几个孩子同样笑着说出这个名字之后在自己面前面露绝望地化为灰烬的场景。

    言灵从来都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它是哪怕都连那些彼岸的黄金人类或者说夕天这样即使在圣人也算得上出类拔萃独孤求败的存在都慎重使用的东西。

    但是夕影却没有克制这种力量的能力。

    因为她是巨人,侏儒无法教会巨人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况且她还是那么的年幼。

    所以她的每一句话都会向这个世界注入真实的影响,而那些影响反过来又会抽取她自身的力量,让她体内那个千疮百孔的身体向外流泻火焰与灵力的速度更加的迅速。

    而唯一能够克服言灵的东西,侏儒们唯一教会这个巨人能做的事情。

    就是让她不要讲话。

    不要讲话那就不讲话。

    因为夕影从来都很乖,乖到清楚自己很快就要死去,知道自己越来越衰弱,她依旧很乖。

    她乖乖地居住在专门为她修建的高塔里,每天任劳任怨地给那些在她身边依靠汲取从她身上扩散的力量的族人当做人形的修炼聚灵器,就好像是被牧人用篱笆围起来的巨龙,而这只巨龙明明抬手就能够撕裂那对她来说连纸片都算不上的篱笆,杀掉围绕它的那群烦人的绵羊,乃至于杀死那个胆敢囚禁它的可恶牧人。

    但是她什么都选择不做,生来乖巧,那便生来乖巧地等死。

    甚至她连自己有一个和她同时出生的哥哥这件事情,都快要被她忘记了。

    那一天夕影坐在高塔上看着晚霞,突然觉得太阳晒着自己有些不舒服,于是就破例开口说想要看下雨。

    三个小时后,雨水就哗啦啦地落了下来,夕影开心地坐在高塔的顶端,看那落遍整个城市的大雨。

    看的很开心。

    因为这是她最人畜无害的恶作剧,而且这座炎热了许久的城市,也需要雨水的清凉。

    高塔下那些修炼的孩子连避雨都不曾,因为这样的雨水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

    正在夕影以为这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天的时候,她看到有一只手,攀上了高塔的城墙。

    借着这场无与伦比的暴雨,那个小孩想要看高塔里的公主。

    他全身湿漉漉地站在夕影的面前,火红色的头发不停地向下滴水,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狼狈到极点的落汤鸡。

    夕影看着对方感觉对方熟悉又亲切,以及他们两个人真的长得很像。

    夕天觉得面前的女孩腼腆又好看,并不像许多人传说的那样,高塔里有一个法力高强又丑陋无比的女巫。

    他们告知了彼此的名字,自从出生后再一次相遇,这次相遇之后,就再难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两个人分开。

    他们也知道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因为有些关系,只要彼此见上一面,看上对方一眼,就可以心知肚明心有灵犀的关系。

    夕天许诺说他会经常来看这个被父亲所隐藏起来的妹妹。

    夕天允诺说他会找到办法去救这个正在慢慢死去的妹妹。

    夕影安静听着哥哥对自己的允诺,总是笑着说自己不要紧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夕影终于慢慢掌握了控制言灵的方法,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意这件事情了。

    那一年,夕天八岁。

    夕影,也是八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