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124章 开心喜乐

第124章 开心喜乐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轩轶听过了这句话,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事实上如果不是夕影这个时候提起来,少年已经忘记了自己来到遗忘之城的最初目的。

    他最初来到这里,其实就是要完成霓凰一族与奥斯家族的契约,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太子妃。

    或许是两个,或许是一个。

    但是随着妖妖病情的加重,事实上轩轶已经早已经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知道夕影主动提起来,轩轶才意识到,竟然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的说。

    然后轩轶嗯了一声。

    “并不是我不喜欢你。”夕影看着轩轶,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我到现在,依然很喜欢很喜欢你的。”

    这位少女有着天底下最好看的皮囊,一颦一笑便能够倾尽君王江山,听着她说出这句我到现在依然很喜欢很喜欢这样的话,相信任何人都无法无动于衷。

    轩轶当然包括在内。

    他也明白为什么夕影先说了那句我不会要求成为太子妃,然后才说这句我到现在依然很喜欢你。

    因为这两个看似矛盾,但是夕影说的是同一件事情。

    她并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角色的替换,就好像轩轶也没有准备好接受她一夜之间就长大,就变美这件事情一样。

    虽然说之前的妖妖一直都说想要长大嫁给轩轶,至少说是要给她一个能够争取的选择机会。

    但是当妖妖发现自己真的长大之后,她才能够真正理解轩轶为什么说她太小。

    那个时候妖妖可以有很多孩子气的天真和执拗,但是长大之后这些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嗯,谢谢。”轩轶如是回答夕影的喜欢。

    “但是我没有准备好。”夕影点头说道:“毕竟我当初其实还是想先慢慢长大的。”

    轩轶点了点头,表示尊重夕影的意见。

    曾经妖妖就好像自己的跟屁虫一般,为了让自己不把她抛下几乎愿意做任何的事情。

    可是就在一夜之间,这个小女孩就这样长大,不仅是妖妖,连轩轶自己都要去学着适应这个过程。

    轩轶从红玉床上坐起身来。

    在方才的时间里,少年躺在床上听过了夕影讲那个漫长的过去故事。

    夕影的凤凰真血在少年的体内燃烧转化,修复他今天已经过度透支乃至于有些虚弱的身体。

    而在吸收凤凰真血的过程中,轩轶甚至感觉自己那原本刚刚晋级事实上还不甚稳固的境界终于有了再次松动的痕迹。

    而他现在已经是法相巅峰,如果这个境界再有松动,那么前方便只有一个法相圆满了。

    这可是万物流转的法相圆满,即使是此时的轩轶,想到自己已经接近了这个境界,也不由的心中一热,毕竟他之前的每个圆满境都带给他了极大的飞跃,而显而易见的,万物流转这个目前为止仅仅专属于轩轶自己的法相境如果能够真的能够推到完美的领域,那么会带来怎样的能力。

    少年真的已经超级期待了。

    不过目前只是松动,在一个星期前,轩轶才刚刚险险抵达了法相洞天然后凭借凤凰之火和凤凰真血的双重作用才摸到了法相巅峰的门槛,想这么快晋级即使是轩轶也有些感觉力有未逮。

    不过仅仅是感觉松动,就是一件值得山呼万岁的事情了。

    如果现在不是在这座陵墓中的话。

    “现在是什么时间?”轩轶问道。

    在少年的记忆中,应该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因为首先自己昏迷可能就要昏迷个几天,毕竟那天受到的伤势是除了那天在众星之城求死之外最重的一次,众星之城那次是最后多亏了静谧之湖的帮助才捡了一条命来,这一次则是依靠夕影体内的凤凰真血。

    不过这件事情想起来是那么的讽刺。

    轩轶是为了求取凤凰真血才来到遗忘之城,才在霓凰地宫一步步披荆斩棘向前,可是到了最后,妖妖,或者说夕影其实早已经拿到了凤凰真血,并且最后轩轶反而是靠凤凰真血救了性命。

    “现在还是现在。”夕影笑眯眯地看着轩轶。

    轩轶想到了点什么,但是表情有点不可思议:“我有点不懂。”

    其实他是有点懂的,但是这个时候少年宁愿装作不懂。

    因为这件事情注定会是一件很烧脑的事情,所以说轩轶宁愿去听夕影来解释给他听。

    毕竟那段时间里,夕影可没睡,轩轶可是一直睡着。

    夕影伸手指了指天花板:“这里是我睡了一千年的地方。”

    轩轶表示他懂。

    “那么我睡了多久?”轩轶问道。

    “正常时间还是真实时间?”夕影问道。

    “都要。”轩轶已经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正常时间是半个月。”夕影歪头说道,红发的少女有那么一丝俏皮与可爱。

    毕竟她虽然可能已经有一千多岁了,但是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她事实上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真实时间,距离你抱着我走上台阶,刚刚过了五分钟。”

    抱上台阶,轩轶反应过来夕影指的是他之前抱着妖妖走上那条漫长台阶的过程。

    因为夕天在此之前说了那句请到我面前。

    现在轩轶知道了妖妖和夕天的关系,也当然理解了当时夕天为什么会说这样的一句话。

    或者说,自从自己来到遗忘之城开始,那位族长大人就已经在注视着自己,从带着林薇小姐姐闯关开始,到接下来自己独自一人,不对,还带着一个叫做卡斯特的金牌打手进入霓凰地宫的时候,同样在夕天的眼中。

    他就像自己之前所说的那样,不会干涉轩轶所作的任何事情,轩轶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那。”轩轶看着夕影:“我们回去吧。”

    他现在已经知道大概是什么时间了,以及为什么只过了这么短的时间。

    只能说,夕天所掌握的时间法则,可能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法则之一。

    夕影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周围,三殿下弯腰向着夕影行礼,然后整个人消失在空气中,而轩二则望着三殿下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地看了片刻,然后回头看向夕影。

    “她还会在那里面多久?”

    轩二的她指的是三殿下。

    “这要看她想在那里面多久。”夕影回答道:“毕竟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已经那么陌生了,我想最终她还是会回到我的体内寄居。”

    “就像是我曾经承诺过的,当初我作为观众看了关于她的一生。”

    “现在轮到她做我的观众,看我接下来的故事。”少女这样说道。“然后我们一起死去。”

    轩二点了点头:“您总是那样善良而仁慈。”

    夕影摇了摇头:“我只是我而已,就像当初叶青同样站在我的棺柩之外与我对话,想要三殿下能够回去她原本的世界,我就没有答应。”

    “因为如果您答应了您就活不到今天这个时候了。”轩二轻声说道:“叶青也不会蠢到做逼您去死的事情。”

    “您能够答应把三殿下的身体放出来,我们已经非常感激了。”

    “至于今后,我祝愿您可以在剩下的日子里,玩得开心点。”

    夕影看着轩二的灵魂虚影,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轩二也回到了轩轶的身体中。

    整个陵墓之中,重新只剩下来了夕影和轩轶两个人。

    轩轶站了起来,站到了夕影身边。

    这个少女长大后果然好高,几乎能够轩轶的眼睛那里,少女穿着火焰的长裙,裙摆轻扬。

    “准备好了吗?”夕影问道,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拉住了轩轶的衣角。

    力度很轻。

    轩轶点了点头,随后他眼前的景色就出现了非常复杂的变化,等到少年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些如同油画一样混乱的色块终于恢复了原装,这一切不过只持续了零点几秒钟。

    他出现在了宴会的宫殿,那个最高的平台上,夕天箕坐在那张倒塌粉碎的王座上,用手撑着额头,平静和轩轶打了个招呼。

    这是代表着某种认可的招呼。

    来自于兄长对妹妹所挑选对象的认可。

    当然——夕天本人,应该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大舅哥了,应该没有之一。

    这不是轩轶第一次见过夕天族长的真容,毕竟上次已经看到了对方少年人一般的俊美面容,不过那个时候夕天根本懒得和他进行一句话的交谈。

    只是这次不一样了。

    毕竟夕影给他讲过那个漫长的故事之后,轩轶已经知道这位族长大人是会趁着下雨天去攀登囚禁着妹妹的高塔的角色。

    所以相比于那个横压世间千年的最强者形象,已经淡化了很多。

    况且,轩轶也同样知道,夕影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其实全亏了夕天的一己之力。

    所以轩轶想都没有想,就向着箕坐在远处的少年单膝下跪行礼:“见过族长阁下。”

    他跪了下去。

    轩轶当然知道,他能跪下去就意味着夕天同意让他跪。

    不过夕天的目光其实聚焦在轩轶的身边。

    夕影站在那里,手依然牵着轩轶的衣角。

    夕影对着他点头,红发的少女丽色天下无双。

    “所以你已经决定了对吧?”夕天看着夕影说道。

    语气轻轻,并没有太多的宠溺意味,但是却充满了意味深长的感慨。

    就好像你守护了某个人一千三百年,某一天,她突然对你说,她想出去走走。

    那一瞬间的怅然若失,轩轶或许可以体会,但是或许真的做不到。

    夕影点了点头:“我还有三年的时间吧,我会在最后的时间回来,陪你度过的。”

    夕天挥了挥手:“既然决定要出去,又何必回来陪我,我们都不是什么小孩子……”

    夕影松开了拉住轩轶的衣角,然后向前走了一步。

    她只走了一步,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夕天的面前,然后她弯下腰,将夕天抱在了怀中。

    “哥哥。”夕影开口轻轻呢喃。

    然后她在夕天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夕天脸上露出了有些意外的神情,他伸出手,揉了揉夕影的长发。

    “如果来生转世的话,我依然希望可以做你的兄长,看着你走过自己平安喜乐的一生。”

    夕影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然后她用力握住了夕天的手掌。

    然后指节用力,将夕天从地上的王座残骸中拉了起来。

    夕天要比夕影想象中还要轻许多。

    轻得不像是那个号称世间无敌,连林薇都在他手下走不过一招的绝世强者。

    两个人并肩站在一切,手牵着手。

    同样的红发炎瞳,只是夕天白衣如雪,夕影身上的长裙如火。

    就如同一对真正的璧人一般,轩轶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当初在幽影一族的战场上,这对兄妹是如何并肩对抗整个世界的。

    他只感觉有些美好,然后开始想念姐姐。

    他想念那个在湖中的姐姐,希望有一天可以和她一起这样手牵着手,走在阳光之下。

    然后在轩轶的面前,他看到夕影伸出来一只洁白的右手,平伸,然后如同水波一样起伏。

    轩轶感到了有极强的力量从夕影的手中如同一座灯塔,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世界。

    轩轶记得夕影说过,当她和夕天站在一切的时候,他们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

    强大到甚至足以改变世界。

    “你们好,我是夕影,夕天的妹妹,霓凰一族的少族长。”

    夕影静静开口,声音在整个殿堂中回荡,然后扩散到整个遗忘之城。

    所有人都停下来了手中的事情,聆听着在天地间回荡的声音。

    “我知道你们中间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因为我原本就不是一个值得被铭记的人。”

    “更何况,因为我的缘故,你们中的很多人遭遇过很多痛苦与不幸的事情,在此,我向你们表示歉意。”

    “霓凰一族会继续向前,凤凰之火既然点燃就不会熄灭。”

    “我会在这个世界的角落注视你们,然后守望你们。”

    “而在此之前,我想要宣布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诞生过的污秽之血,他们所遭受的苦难与折磨,我愿意道歉,然后一己承担。”

    “我在这里,向天地许诺。”

    “这个世界所有的污秽之血,都会消失在他们诞生之前。”

    轩轶直到夕影的最后一句话出口,才意识到这个少女究竟要做什么事情。

    是的——她强大到足够改变世界。

    整个世界都开始发出蒙蒙的光辉,这个世界的许多角落,脸上或者身体上有着异样灰色鳞片,或者说干脆是蠕动的肉芽的丑陋的孩子们,他们全身都开始发出蒙蒙的光辉。

    这些光辉最终分散成光粒,然后向着天空升起,然后向着遗忘之城这处最高的宫殿汇聚。

    污秽之血是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夕天将它化为了诅咒,诅咒每个胆敢污染霓凰血脉的族人。

    妖妖当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时候从,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为什么要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要遭受这么多的苦难。

    如果不是轩轶的话,妖妖其实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而现在,她终于有机会弥补自己的这个过错。

    从古到今,从夕天下达那个诅咒开始,所有因为霞之一姓与异族通婚所产下的孩子都将会消失在他们被孕育之前,所有的因果都会被在第一时间被抹去。

    既然因之不存,果当然也不复存在。

    那些光粒在夕影身上汇聚。

    少女的表情稍微有些痛苦,毕竟即使以她这样大的容器,承载这些东西也会感到艰难。

    但是她还是说出了下一句话。

    “然后,这些消失的孩子,将会在未来的一百年中,在霓凰一族的新生儿中诞生。”

    那些在夕影身上聚拢的光粒重新扩散开来,然后洒向整座城市,就好像无数随风飘荡的蒲公英。

    发着光的蒲公英。

    “愿你们在自己新的人生中,有灿烂美好的前程。”

    少女如是说道,然后松开了握紧夕天的手。

    “愿我可以有一个开心喜乐的结局。”

    夕影轻轻说道。

    她低着头,影子在身前拉出长长的阴影。

    (第六卷火凤燎原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