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芒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月芒小说网

月芒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www.dangc.net

当前位置:月芒小说网> 历史小说> 魔法朋克>第十二章 投我以木瓜

第十二章 投我以木瓜

分类:历史魔法朋克作者:任秋溟直达底部

    以身上奇毒作为超凡要素的致知,在感知境给了他进一步刺激强化身体机能的能力,初识境,他得到了分泌毒液调整毒性的超凡能力,而在轩一进入致知入画之后,对体内毒素的了解进一步加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推算毒素的发作时间,并且可以轻微调整毒素对身体的影响,从而得到一些正面的作用。

    只是越了解身上的毒,轩一就越感觉这种毒深不可测,它就像盘踞在自己体内和自己共生的毒蛇一般,随着自己一起成长,变得越发猛烈可怖,仅仅从中抽离出来一点要素,就能让轩一得到难以想象的加成。

    如今的轩一,可以自由选择对自己或者他人施加毒素影响,正面的比如不惧疼痛,力量大增,情绪冷静之类的药物状态,负面的也同样有麻痹,神志不清,昏迷,瘙痒,疼痛这样的伤害效果,对于习惯依靠格物能力战斗的轩一,不能不说是极大的增益。

    当然,这种能力不能在那些大人物面前展现,毕竟一旦自己致知能力为毒素的情报泄露,星鹤渡的死因就不可避免地会往中毒而死这个方向偏移,这样的话,到时候他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还好,只要他自己不刻意展现,别人的致知能力其实还是很难探知的,况且自己身中奇毒的信息早就是公开的事情,有这层掩盖别人更难探知到什么。

    至于致知的伪装途径,则有大把可以选择,轩一选定的是最普通的斗气致知,毕竟他一向是朝武者方向发展,而斗气的致知途径在体内的表现为内息,具体功效同样是增强力量速度与招式效果。

    所以很容易模仿。

    正在轩一思索这些的时候,他面前的门突然整个打开。

    少年正坐起来,他所在的位置也是星狱中狭小的单间,除了之前送饭并取走报告的暗星人员之外,再没有任何人前来打搅他,而如今他连着写出七份报告之后,非但催他继续写的人不见了,连送饭的人也不见踪影。

    门后缓缓闪出一个少女笑靥如花的脸庞,她有着一头灿烂的金色长发,浅蓝色的眼睛如同猫眼。

    钱樱蹑手蹑脚地走近囚房,然后看向轩一,焦急说道:“快快快,我带你出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轩一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他淡淡看着对方,缓缓说道:“有意思么?”

    钱樱已经死了,真正的钱樱还在几千里之外,那么眼前的钱樱还能是谁?

    椒月顶着钱樱的相貌被识破之后一点都不害羞,她回头把牢门关上,然后细心地插上插销——这个插销轩一一直都不敢动,但是椒月的动作却熟练地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你不想做点什么?”少女接着微笑款款地说道。

    轩一叹了口气。

    自从椒月扮演的钱樱死去后,即使这个奥斯行走依然能够扮成对方的模样并且仍旧以假乱真,但是性格方面,却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看着对方。

    钱樱只得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坐在轩一的对面,这间牢房小的出奇,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床供卧,一桌一椅可以写字,对面的椅子是审讯人员坐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洗漱间和马桶。

    只可惜在轩一的牢房里,并不提供水,连咸水苦水都不提供,只有一条润湿的湿毛巾每天随干面包与肉松一起送来。

    轩一穿着宽松的白色囚衣,他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澡了,更不曾吃过任何东西,看起来形容枯槁,而椒月坐在他对面,就这样和他对视,迟迟也没有说一句话。

    最终还是轩一顶不住了。

    对方来头太大,她就是真盯着自己看一天一夜也没有人管。

    所以轩一开口道:“你来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这里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如果有的话,说一声尽管拿去。”

    椒月笑了起来,让轩一还是不由自主想起那个倔强的贵族少女。

    “有些人做事并不为任何东西,轩一你一定不知道吧。”

    “我在你隔壁住了好久,有些闷,就来和你喝喝酒聊聊天。”

    “毕竟。”少女淡淡笑道:“我感觉其实我们关系还不错。”

    “至少你和钱樱关系不错。”

    这样说着,少女伸手便从虚空中掏出一瓶还没有开封的红酒,直接扔到了轩一的怀里:“我知道你好久没喝过东西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雪中送炭。”

    轩一勉强笑了笑,拿牙齿起出塞子,仰头便如水一般咕咚咕咚灌下肚中,原本久渴之身这样饮酒极其伤身,但是少年对自己身体了解甚详,所以并不在意其中的隐患。

    不过几秒钟时间,轩一便饮尽了整瓶红酒,他晃了晃瓶身,感觉身体在慢慢恢复活力:“如果是平常,我一定不会喝这种女人的酒。”

    是的,轩一虽然和自家老姐一样嗜酒如命,但是对于红酒一向敬而远之,早年不碰的原因是因为这东西太贵,醉起来也没有普通的蒸馏烈酒厉害,至于近几年虽然经济条件改善,但是二人对红酒原本的酸葡萄心理也慢慢变成了彻底的鄙夷。

    椒月笑了笑:“那么你一定不会想知道你饮牛一样喝得这瓶酒究竟值多少钱的,如何,这几天过得还好吗?”

    轩一虽然一口气干了一瓶,但还是不会被这点酒醉倒,他笑道:“我这几天过得如何,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吧。”

    椒月点了点头:“是的,我本来以为你会很惨的,所以特意住在你隔壁,不过没没想到你竟然会傍到那么粗的大腿,让我稍微有点意外。”

    轩一笑了笑:“我最粗的大腿不是你吗?”

    “只要你稍微往外面说一个字,我就已经死了。”

    椒月笑道:“和你当初一样,如果你在你的报告中写了关于我的半个字,那么你现在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但是既然你没写,我自然要投桃报李。”

    这样说着,椒月再向虚空中探手,然后取出一笼精致小巧热气腾腾的透明虾饺出来。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少女笑着念诗,然后递出一双筷子:“如何,要不要尝一尝呢?”

    ( )